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七章 ...

  •   雪峰大殿。

      舒鱼再次对着无为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大礼,所有的情绪全部宣泄在这一拜当中,“弟子舒鱼,拜见师尊。”

      无为抬手将舒鱼托起,笑道:“你这丫头怎么还多礼起来,往日可没见你这样。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告诉师父,师父为你做主。”

      舒鱼心下一暖,知道师父是因为寒潭的事才这么说的。师父向来最是护短不过,这是知道她在寒潭受了罪才会有此问。

      “回禀师尊,没有人欺负我。”舒鱼声音有些哽咽,她很努力的控制自己,可眼泪依旧吧嗒一声落在地上。

      这就是有人护着的感觉吗,她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受到了。那些人看到她,不是喊打喊杀,就是疯狂逃窜。她身上永远都充满了伤口,剑上永远粘着血。

      舒鱼这一滴泪哪是落在地上,而是落在了无为和君佑的心里,两人瞬间心疼的不行。

      君佑想去把人抱起来哄哄,就是慢了一步,小师妹已经被师父抱走了。

      “师父的小乖乖,不哭不哭了,还说没人给你委屈,没受委屈怎么哭的如此伤心。”

      “真的没人欺负我,我就是太想师父了,感觉好久没见到师父。”舒鱼一边抹眼泪,一边说。

      她也不想的,可是这眼泪根本止不住。好丢脸,她一个活了两辈子的人,居然哭成这样……

      这一幕在另外两个人眼里,只觉得可怜又可爱,他们的心都要化了。

      无为把小徒弟抱在膝上,手中变出一堆稀奇古怪的玩意,在大弟子的古怪的眼神当中,放在了小徒弟的手里,“拿着,师父给你买的。”

      “看,看什么看。”无为瞪了一眼君佑,“也不知道你这师兄是干什么吃的,师妹受委屈了还没发现。怎么,难道要我一个老头子来教你怎么做师兄,还说最疼我家小鱼儿呢,都是鬼话。”

      “师父,您……”君佑想辩解,却被无为打断了。

      “您什么您,难道我说错了?”无为吹胡子瞪眼,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君佑叹息,看出了无为的外强中干,做为一个徒弟当然要给师父面子,“是是是,师父您说的都对。”

      他的敷衍舒鱼都能察觉,更别说是无为了。

      怕小徒弟察觉,无为传音道:“小子,你给我闭嘴,不准说漏了,不然要你好看。”

      “师父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师妹是您不让我给师妹买那些小玩意的。”

      “我也不会告诉师妹,是您担心师妹玩物丧志,特意让书堂的人给她加课业的。”

      “师父放心,我什么也不知道。”

      无为:“……”

      话都让你说了,他还能说什么。

      无为转头,不理这个要把他气死才甘心的大弟子,温言好语的对舒鱼道:“师父听说你前些日子被心魔入侵,这是梵莲,克制魔气,你输入灵气试试。”

      随着无为的话落,一朵金色的莲花出现在舒鱼面前。

      莲花泛着圣洁的气息,淡金色的光芒并不耀眼,反而温和的不行。

      舒鱼下意识接住那朵莲花,面色有些复杂。

      相传佛宗梵音大殿有一池莲花,莲花日夜聆听梵音,感受佛法真经。逐渐发生变异,生出了一朵金莲。

      那朵金莲便是梵莲,生一百年,长一百年,才能得到这么一株,对克制魔气有奇效。

      佛宗向来珍惜不已,前世太初宗想换一朵,都被佛宗拒绝了。

      师父为了换这么一朵,不知道付出了怎样的代价。舒鱼默默的把手放在莲花上,灵气缓缓输入,随着灵气的进入,莲花依旧纯净,一点魔气的反应都没有。

      舒鱼疑惑的看着无为,“师父,这……”

      “这是好事,梵莲纯净说明小鱼儿身体里没有魔气残余。”无为大笑道,又怕小徒弟不理解,便解释起来。

      “小鱼儿知道,入魔之人哪怕清醒过来,身体里都会有魔气残余,梵莲对魔气有反应,哪怕只有一丝,都会暗淡。”

      “无事就好,无事就好。”无为把莲花塞进舒鱼手里,“拿着去玩吧。”

      “师父,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舒鱼连忙拒绝,“您和师兄常年在外,不知遇会到多少险境,有些东西师父和师兄留着防身,不行卖出去或者以物易物,都比给我强。”

      如果当年师父和师兄身上宝物多一些,那些事情会不会就不会发生。舒鱼不知道,但是她想从现在开始改变。

      “小鱼儿往日不关心这些的,怎么突然关心起来,是不是有人说闲话了?”无为冷着脸问道,“告诉师父,是那个不要脸的,我给弟子塞点好东西,还碍着他们眼了?”

      “没有人说,是我长大了。”舒鱼说的很认真,想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决心,“我以后也不会收宝物了,我会好好修炼,需要什么宝物,我会自己取,师父师兄不要为我多费心。”

      “傻孩子,怎么能不费心呢。师父就你这一个贴心的宝贝徒弟,你大师兄就和木头一样,不值得疼,还是小鱼儿乖巧,师父最疼小鱼儿了。”

      “以后别说这样的傻话了,师父听到会难受的。”无为指着君佑道,“你师兄也会难受的。”

      “我们雪峰就你一个女弟子,不疼你疼谁?”

      舒鱼还想说什么,被无为打断了,“不说那些了,你师兄说你想修炼无情道。”

      “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想修炼无情道了?师父吓得连夜赶回来。”

      也不怪他如此焦急,毕竟换道是大事,一选千年,如果选错了,对后来都会造成影响。

      舒鱼知道这件事避不开,不管是师父还是师兄都不会同意让她修无情道的。

      就看她找的理由能不能说服师父,只要师父同意,师兄那边也不会再说什么。

      “回禀师父,徒儿跌落寒潭时,感觉下面有东西牵引,在徒儿昏迷的那一刻,有一个金色光团进入了徒儿识海。”

      “徒儿后来在识海发现了一本剑诀,无情道的剑诀,徒儿觉得与此剑诀有缘,所以想修炼。”

      她说的都是真话,确实有光团,也进入了她的识海,唯一假的就是,修炼无情道不是光团的决定,而是她的选择。

      “你说金色光团!”无为皱眉,思考了会,脸上有些复杂。

      “是的,师父。”

      “原来是这样啊。”无为点点头,没再多问,“既然你决定了,那就好好修炼,记住,修行路上别忘了初心。”

      “是,师父。”

      舒鱼抬眼看了小心翼翼地看一下无为,没想到这么快师父就同意了。她的设想里,师父这关是最难过的,毕竟师兄总是宠着她,就算不愿也不会表现的明显。

      师父就不一样了,虽然也疼她,但是大事方面绝不会纵容。

      “好了,师父和师兄还有话说,你先去安排一下你师弟。”

      “是师父,弟子告退。”舒鱼起身行礼,走出大殿。

      等她离开后,君佑忧心忡忡,“师父,你怎么答应了?”

      “不答应不行啊。”无为看向自己的大弟子,语重心长道,“苍天为盘,众生为棋,我们谁都逃不掉。”

      “什么?”

      “没什么,你只要好好修炼。记住,我们强大了,才会是小鱼儿的靠山,而不是拖累。”

      “别问了,去吧。”

      君佑面色沉重,从师父的态度可以看出,未来一定会发生巨变,或许巨变还和小师妹有关。

      君佑走出主殿,风吹过衣摆,恍如要乘风归去的仙人。

      苍天为盘,众生为棋,那又如何?

      吾心中自有信念,谁若拦我,一剑斩之。

      没有人,可以在他面前伤害他的小师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