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九章 ...

  •   “君佑,你师妹有上进心是好事。”无为打断他们师兄妹的交谈。

      “是,弟子知错。”君佑垂下眼眸,双手紧握。

      还是太弱小了,如果他能护住师妹,师父便不会说这句话。

      因为不能,所以师妹需要努力修炼,只有师妹自己强大,才能最大程度的保护自己。

      无为慈祥的看着小徒儿,“别理你师兄,我们修道之人自然是要努力修炼。不过你这瓶颈,倒也是个问题。”

      无为清了清嗓子,有些神秘道:“为师有个主意,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师父说的是试炼塔。”舒鱼想了会肯定道。

      “啧。”无为摇头,“你这丫头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让为师一点神秘感都没了,一点做师父的乐趣都没有。”

      “不过你这么说,看来心里早有打算了。”

      “是的,师父。”舒鱼站起来,双手持弟子礼,“弟子想去试炼塔闯一闯,还请师父允许。”

      “好,不愧是我无为的徒弟,为师同意了。”无为大笑。

      君佑有些担忧,想要说什么,在无为的眼神下闭上了嘴。

      “师兄不必担心,我有分寸。”

      “罢了,随你。”君佑无奈。

      对于小师妹他从来都没有办法,修无情道是这样,去试炼塔也是这样。

      君佑不阻止,也就没人再提这件事。

      所有人专心吃饭,这时舒鱼发现自己面前多了几个小碗,碗里是处理好的菜,这些都是一直保持安静的小师弟弄的。

      “师姐,吃菜。”念鱼喜眉笑眼道。

      ……

      试炼塔是无尘宗的专门为弟子准备突破瓶颈,磨砺修为的地方,里面是各种妖兽幻像,虽然是幻像但也具有一定实力。

      而且妖兽的实力,会随着爬塔层数的增加而增加,因此诸多弟子都会来这,在生死之间寻找突破的契机。

      为此,这试炼塔还专门出了一个排行榜,上面写着爬塔层数。

      这天下午,有弟子在试炼塔门口,看到一个穿着红衣,腰悬银白长剑,周身气息冰冷的女孩。

      除了这五年新入门的弟子,其他弟子一眼就认出这位是雪峰的二师姐——舒鱼。

      消息一传十,十传百,所有没有修炼的弟子全部跑了过来。

      大家都想看一看这位改修无情道,一年筑基,两年筑基大圆满,被誉为无情道天才的狠人,是个什么模样。

      “这就是传说中的舒鱼师姐,无情道的绝世妖孽?”

      “不愧是改修炼无情道的狠人,瞧瞧这么冷。”

      “舒鱼师姐不是早就筑基大圆满了吗,怎么还没有突破?”

      “不知道,可能是想再压一压吧,天才的想法我们怎么知道。”

      “不对,我听说是师姐遇到瓶颈了。”

      “哦,怎么说?”

      “好像是说和剑诀有关,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舒鱼虽然现在是筑基大圆满,但是她神识强大,那些弟子自以为说的很小声,实际上全被她听到了。

      舒鱼没有出声,静静的听着这些有些吵闹的声音,心里涨涨的,很满足。

      这些人都肩负着宗门的未来,是那场灭门惨祸的牺牲者。

      可是现在大家都活着,能够感受到阳光雨露,听到鸟语,闻到花香,能吃喝,会八卦,一切都是鲜活的样子。

      只要这一切能够继续下去,那么她的选择就永远都不会错,她永远都不会后悔。

      舒鱼假装没有听见那些关于自己的八卦,身体巍然不动,目视前方。

      这一刻,她好像回到了从前。

      在她还是无尘宗大师姐的时候,她也是这样,永远站在最前方,听着下面那些弟子对她的八卦。

      舒鱼有些恍惚,像以前一样心里不断肯定或者否定那些弟子的猜测。

      听到那些弟子赞叹她天才,舒鱼开始否定。

      她不是天才,她只是站在以前的自己的肩膀上。因为曾经修炼过,所以她得心应手,并不会遇到瓶颈。

      至于在筑基大圆满卡了两年,都是因为她作的。

      修真界现在都是筑基九层,想要修炼到大圆满,很难非常难。

      但是如果能够修炼到大圆满,那么在突破金丹后的好处也是巨大的。

      同阶无敌,越阶作战,这就是筑基大圆满带来的好处,而这一点恰恰是她需要的。

      如果不能在五年后突破元婴,那么到时候她很难去西沙秘境,但是能够越阶作战,情况又不一样了。

      所以,筑基大圆满她势在必行。

      为了能够达到筑基大圆满,她选择用剑诀打磨自己的根基,当剑决突破剑心,届时金丹自成。

      可是没想到,就是卡在这一步,明明前世没有瓶颈的。

      她相信这不是剑诀的问题,如果不是剑决的问题,那么就是她出问题了。

      前世她是在一次次生死之际不断打磨自身,为了追求强大的力量,自虐般的修炼。

      那时候心里只有仇恨,仇恨带给她一往无前的力量。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虽然依旧有仇恨,但是她也有了想守护的东西。

      舒鱼不知道这些改变是好是坏,反正试一试不吃亏。

      不吃亏,试一试的后果就是舒鱼是被抱出来的。

      君佑全程黑脸,周身气压低沉,这些年修生养性,他已经很久没这么生气了。

      “舒鱼!”君佑压抑着怒气,“你真是越来越胆大,这是要翻天?”

      “师兄,你别气,我下次不会了。”舒鱼拉着君佑的衣袖,强烈的求生欲使她快速低头认错。

      她脸上还有不少干涸的血迹,红色的法衣破损不少,经过鲜血的浸染更加鲜艳了。

      这可怜兮兮的模样,君佑就是有再大的怒气也发不出来。

      还是那句话,打舍不得打,骂舍不得骂。

      “下次?你还想有下次?”君佑踩上飞剑,把人带到雪峰的房间,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在床上,“这几天你就好好的呆在这,试炼塔那边不许去了。”

      舒鱼低头没有回答,试炼塔她是一定要去的,但是现在师兄在气头上,还是不要顶撞的好。

      君佑何尝不知道舒鱼不说话代表的意思,但是不许去就是不许去,“你在这里好好反思,什么时候想通了在出去。”

      说完,君佑离开房间,走之前收走了舒鱼的弟子玉牌。

      “师兄,你不能拿走我的玉牌。”舒鱼阻止道,没有玉牌她就去不了试炼塔。

      “你好好养伤,一切等伤好了再说。”君佑没理她,取了玉牌人就匆匆离去。

      “师姐,师姐,你醒着吗?”君佑走后不久,一个童音在门外响了起来,声音轻轻的,像是怕打扰到她休息。

      “我醒着,你进来吧。”舒鱼开口道。

      话落,门被推开。

      念鱼先是探出一个身子,悄悄摸摸的进来,看到舒鱼脸色苍白,心疼的不行,“师姐,这是我炖的补血灵食,你多少吃点。”

      念鱼从储物戒拿出一个小砂锅,打开盖子,瞬间鲜香扑鼻,还有一股浓郁的灵气聚集在砂锅里。

      “谢谢师弟,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舒鱼有些疑惑,师兄来的太快了,让她没有防备的,以一种极为狼狈的姿态见到师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