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下马威 ...

  •   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开衙门,立规矩,在当地树立起自己的威望。福宝身为跟在沐青天身边时间最长的小厮,在临行前也恶补过相关的礼仪。以后他就是沐大人的小厮,一言一行都代表着他家少爷的脸面。
      
      “奇怪,怎么还没有人出来迎接。”福宝搓搓手,抻着脖子向远处张望。
      
      几日之前他们就找了个书生修书来自明里,告知一行四人到达的时间。照理说信应该是已经送到的,自明里的百姓也应该出来迎接他们的新里正,引着里正去住所才是,为何现在连个鬼影都瞧不见?
      
      沐青天虽然是村官,但他对名/利/场上的事见得也不少,马上就看出了端倪。
      
      “进去吧。”再等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天越来越冷了,再不进村,恐怕连暖和的被窝都睡不上。
      
      “不成。”福圆向前一步,“公子,要是在这里认输,接下来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福宝是个直肠子,年纪又小,最见不得他们少爷受委屈,直说:“果真是‘穷乡僻壤出刁民’!一点礼数都没有!”
      
      沐青天板起脸,不轻不重地在福宝头顶敲了一下。
      
      “豪宫华府里住的也不一定都是好人。”
      
      翠竹在一旁点点头,很认同沐青天的话。
      
      福宝揉了揉脑袋,小心地往后退一步,说:“是福宝错了。”
      
      不过刚一过石碑,沐青天面前就出现了两条路。路两旁没有标识,他不知道哪一条是通往自明里的路,又或者两条路全可以到达自明里。
      
      “公子,还是再等等吧。”
      
      自明里地处山川深处,周围全是高大的树木,杂草丛生,不远处的草甚至长到有人的小腿那么高。要是走错路迷失在深山中,再走出来就很困难了。
      
      沐青天摸了摸下巴,嘿嘿一笑。之前酒楼里那两人话里话外都在指责自明里的上一个里正,想必他的前任是个鱼肉百姓的贪官,这才会让自明里的百姓这么愤怒。
      
      这样最好,要是前任太优秀,他就要花更多的努力来取得这里的百姓的信任。
      
      他走到两条路边上,撩起下摆别别扭扭地蹲下。那群强盗土匪劫走了他的衣服,就只留了他身上穿的这件。最后一件衣服,要是破了烂了,他就只能裸/奔了!
      
      “公子要做什么,吩咐福宝他们就行。”翠竹走过去想要搀起沐青天,却发现小少爷一脸严肃地盯着地上一株草。
      
      她拽了一下,没拽动。
      
      抽筋了,抽筋了啊!!!!沐青天在心里咆哮,可是无人能懂他的痛。他知道现在这副身体设定是娇生惯养的小少爷,可没想到这么娇啊!!
      
      “也许公子是发现了什么,想让我们一起来看?”福圆猜测,也走过去,蹲在沐青天不远处盯着那株草看。
      
      “是哦!”福宝一拍脑门,也跑过去蹲下。
      
      事已至此,好面子的沐青天也不能说自己只是单纯的腿抽筋站不起来。他轻咳一声清清嗓子,语气正经,指着其中一条路严肃道:“你们看,这条路有什么?”
      
      “土?”福宝歪头。
      
      沐青天无语地扭头看了福宝一眼,“再看。”
      
      还是翠竹聪明机灵,先看出了沐青天想让他们看的东西。
      
      “少爷,是车辙。”
      
      “对。”
      
      两条路都有通行的痕迹,但很明显,左边的这条车辙更多,而右边的路虽然有一些车辙,但全都被来往的脚印压在下面,痕迹已经很浅了。
      
      自明里是个小地方,撑死也就两百户人家,不可能有这么多车马通过。左边的路很可能是通向山后的官道,而右边的路才是进入自明里的道路。
      
      “少爷真聪明!”福宝狗腿地使劲夸着沐青天,就差把他吹成上天入地都找不见的文曲星了。
      
      沐青天有点小骄傲,但福宝的赞美并不能让他抽筋的腿不再抽筋。沐青天试着动了动腿,还是钻心的疼,只能抛下面子,哭笑不得地朝福圆招招手,说:“福圆,来扶我一把。”
      
      三个人这才发觉沐青天的腿不正常地僵着,连忙站起身过去扶他。福宝福圆都特别自责,一点儿也不觉得他们少爷柔弱,反倒觉得是自己失职,没照顾好少爷。
      
      少爷只需要貌美如花,脏活累活他们来干!
      
      沐青天被搀到路边的大石头上坐着,翠竹蹲在他面前左右摇晃着他的腿,一点点按摩,给他疏通筋骨。虽然很罪恶,但沐青天还是想仰天长啸一声“好爽”,古代医学果然不容小觑。
      
      休息片刻,沐青天就带着三个人继续赶路了。不知道还要走多远的路,早出发总是好的,必须要在日落之前到自明里。
      
      沐青天的推测不错,走了大概小半个时辰,一行人就看到不远处天空中升起的炊烟。大家都很高兴,走了这么长时间,终于看到重点,不由都加快了脚步。
      
      “奇怪,怎么只有一缕。”福宝走在最前面张望了一下,嘟嘟囔囔,又返回来跟沐青天报告。
      
      “只看到一缕烟?”沐青天思考片刻,继续问:“那烟是什么颜色的,你能看清楚吗?”
      
      “是白色的。”福宝如实回答。
      
      是白色就好,沐青天松了口气。明朝时煤炭早已经大面积推广使用,不止是烧火做饭,还有取暖、冶铁,全都需要用到煤炭。煤炭烧出的烟是白色的,是炊烟。若是黑色的烟,沐青天就要考虑考虑了。
      
      路走到一半,远处模模糊糊传来一阵人声和马蹄声。经过上次的教训,这次福宝和福圆反应很快,马上就挡到了沐青天和翠竹前面。翠竹则是拉着沐青天闪进了旁边的树林中,掩身在一棵巨木后,静观其变。
      
      沐青天木着脸看着自己被翠竹拉住的胳膊,挣了一下,没挣动。
      
      不是吧阿sir,我力气没沐老爷大也就算了,怎么一个小姑娘也比他力气大啊!明朝的我到底是个什么废物啊!
      
      翠竹以为是自己弄疼了少爷,稍微松了点劲儿,但没有松开沐青天的手,压低声音说:“少爷,前面有福宝福圆挡着,一旦生变你就先跑,不用管我们。”
      
      沐青天皱眉,“这怎么行,你们是我的人,我当然要护着。”
      
      翠竹感激地看了沐青天一眼,真诚地说:“少爷,有你这句话,我们就算是死也甘心了。”
      
      反正沐青天也不打算跑,他还有个有钱的爹可以求救,大不了就被土匪捉去做苦力,好歹还能活着吃饱。
      
      随着马蹄声和人声逼近,福圆先看到了这群人的衣服。
      
      “好像不是土匪。”他悄悄对身边的福宝说。
      
      “小心,现在的土匪强盗可精着呢。”福宝板着脸,学沐青天的语气说:“‘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是少爷教我的。”
      
      一架马车在福宝和福圆的面前停下,领头的马高高扬起蹄子叫了一声,差点就踏碎了他们的脑壳。
      
      “来者何人!”福宝腿都在抖,但为了身后的少爷,他还是强装着镇定大声质问。
      
      福宝的气势镇住了对面,一个穿着棉服、管家模样的人从人群里走出,到福圆福宝面前,先是朝他们作了一揖。
      
      福宝愣住了,福圆用手肘捅了下他的腰,他才醒过来,说:“可是自明里的人?”
      
      “是,在下年顺,是自明里张府的管家。我家老爷才知晓里正大人今日到达,加急了来迎接,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请大人见谅。”
      
      树后的沐青天冷笑一声。什么“才知晓”、“加急来”,这张府估计是自明里的地头蛇,专门来给他下马威的。
      
      年顺很精明,一眼就看出福圆和福宝并不是来任职的新里正,但他还是恭敬地把客套话说全了,因为他知道这个新里正一定藏在不远的什么地方偷听着。
      
      福宝一听对方态度这么温和,一下就有了底气,脾气也跟着往上涨,黑着脸说:“文书几日前就送来自明里,你却说今日才收到。就算今日收到,现在已近黄昏,难不成你家这马跑得比人还慢?”
      
      沐青天点点头,又摇摇头。点头是夸福宝机灵,一下就看穿了这位年管家的谎话;摇头是可惜福宝心思单纯,直接说破了谎话。
      
      “福宝福圆,来。”沐青天笑眯眯地朝两人招手,把他们一起叫到树后面。
      
      年顺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看福宝福圆的动作,说的话人应该就是他们自明里的新里正了。
      
      “公子何事?”福宝小心地问。
      
      “无事。”沐青天还笑着,“看树。”
      
      年顺又等了一会儿,结果没人出来,也没人说话。这种情况并不在他的预料中,无奈他只能回到马车旁边去请老爷下来。
      
      张富坐在马车里读着前几日早就送来的信,脸上全是阴险与狡诈。他低声呵斥了年顺,随后又换上一张谄媚的笑脸,提起一身肥肉从马车车门里撞出来,由一个美貌的侍女扶下马车。
      
      年顺站在马车边低头颔首,引着张富去了刚刚福宝和福圆站的地方。
      
      “草民张富,拜见大人。”张富装着要跪,年顺赶紧趴到地上,让张富跪到了他的背上。
      
      “这里风光,果然与太仓州不同。”沐青天还是不出来,接着说:“这树长得真是奇特,张老爷不来看看?”
      
      沐青天不知道,自己和张富这次的博弈全都落入了另一棵树上的人耳中。
      
      “有趣。”

  • 作者有话要说:  黑烟是战争时木头和□□燃烧产生的烟,□□从唐朝开始在战争中使用~
    小剧场:
    现代沐青天:爷能抗!
    明朝沐青天:嘤,我好娇弱。感谢在2020-11-03 20:56:01~2020-11-04 19:21: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大大加更吗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哎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哎呀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