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里正沐青天 ...

  •   成化二十三年,八月己丑,帝崩。九月乙卯,上尊谥继天凝道诚明仁敬崇文肃武宏德圣孝纯皇帝,庙号宪宗。
      
      同年,皇太子朱佑樘继皇帝位。次年春,改年号弘治。
      
      “公子,寅时三刻了。”
      
      躺在床上的青年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头顶上镶着金线的房梁,目光有些呆滞,好像还没怎么清醒过来。
      
      侍女听到房间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就知道主子已经醒了,又问:“公子,需要奴婢替您更衣吗?”
      
      本来已经绕到屏风后面的青年听到侍女的话后,吓得毛都炸了,手一哆嗦就把被熏得香喷喷的亵裤扔到了地上。
      
      “不,不用了,麻烦……咳,你去帮我打盆水来就好。”他把亵裤从地上捡起来,抖了抖灰重新穿上。
      
      “是。”
      
      穿越过来已经有一个月了,沐青天还是没有适应这里的生活习惯,好不容易才改掉了礼貌用语,但紧张的时候还是会原形毕露。不过好在他是府里的大公子,一切都由着他的喜好,别人也不敢多说什么。
      
      听着侍女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沐青天赶快换好衣服推开门出去,一脸的痛心疾首。
      
      封建糟粕啊,男女授受不亲,他一个三十多岁的纯洁好男人,怎么能让个小姑娘来给他换衣服。
      
      一个月前,他还奋战在小莲叶村抗洪抢险第一线,疏散完村里最后一户之后,他永远地留在了那里。沐青天还没反应过来,只感觉后脑一痛,就被打上来的浪卷进了波涛汹涌的洪水中。
      
      沐青天挺没心没肺的,飘在自己灵堂上面,看着自己半透明的身体,心里想的居然是“啊,原来人真的有灵魂”。
      
      灵堂里很安静,人来了一波又一波,沐青天飘在自己的遗照上面,一个个跟他们问好。
      
      “李伯,搬了吧,大家都搬了,你看这洪水一来,什么都淹了。”
      
      “阿喜婶儿,国/家每月都会发残疾人补助,可别忘了去领。”
      
      没一个人说话,就算是哭,大家也都紧紧抿着嘴,不发出一点声音。
      
      最后进来的是一老一少。老人撑着拐杖,双腿还在颤抖着,半边身体都靠在了身边的女孩儿身上。女孩扶着自己的奶奶,手里紧攥着一支白色的菊花。她太用力了,花茎都被捏得弯曲。
      
      沐青天知道这祖孙俩——他们是自己疏散的最后一户,老人患病瘫痪在床,女孩的父母都出去工作了,只留下她们两个人留守,是小荷叶村里的特困户。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可能是他天生是个缺心眼子吧,沐青天并没有对自己的死感到什么遗憾和痛苦。他带来了专家,带来了新的技术,也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作为一个扶贫干/部,他觉得自己做得还不错,问心无愧。
      
      还没等他感慨完,他就穿越到明朝了。
      
      一开始沐青天还以为这里是哪里的影视基地,但一个月的见闻和生活无情地打烂了沐青天的脸。
      
      这里是明朝,鼎鼎有名的大明王朝。
      
      不过沐青天并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穿越到了历史上的明朝,他是个扶贫干/部,又不是考古学家或者历史学家,对中/国古代历史的了解仅限于能把“唐宋元明清”这五个大字背下来。
      
      洗过脸,沐青天按照记忆去了前厅,准备和他的父母一起吃早饭。
      
      沐府是当地的富商之家,弘治元年时,皇帝将苏州府辖下一些县合并,建立太仓州,沐家也就随着合并一起迁移到了太仓州。太仓州临海,物产丰富,沐老爷依靠货物交易很快就发了家,成了当地的土豪。
      
      明朝重农抑商,沐老爷虽然有钱,但并不受人尊敬。他已近花甲,再去种田科举也不显示,于是就把主意打到了儿子沐青天身上。
      
      沐老爷托人,花了一大笔银子给沐青天捐了个官,希望儿子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
      
      今天早晨,沐老爷就打算说这件事。
      
      沐青天到前厅,先给坐在主座上的沐夫人沐老爷行了礼,然后再由侍女带着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青儿,多吃点。”沐夫人夹了盘中最大的肉放在沐青天的盘子里。
      
      沐青天真的很想吐槽,“青儿”这个名字听起来就有种奇怪的感觉……不过他不敢说,害怕这对夫妻识破他的身份,发现他们疼爱的儿子早就换了芯。
      
      算了,不是“小青”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是是,多吃一点。”沐老爷笑呵呵的,脸上的肉都堆了起来,挤出一群褶子在上面策马奔腾。
      
      如果能重来,他发誓自己绝对不会碰那块儿肉!
      
      早餐吃完,沐青天打算像往常一样继续回房间里躺尸一上午,下午再去城里集上打听打听消息。结果沐老爷大手一抓,沐青天就被他固定在凳子上动弹不得了。
      
      爹,好身手,老当益壮。沐青天人都僵硬了,挣扎又挣扎不开,也不敢惹事生非暴露自己,只能坐在黄花梨木小凳上,乖乖等着听沐老爷吩咐。
      
      “别紧张,你爹要说的是好事。”沐夫人看出儿子的紧张,出言安慰道。
      
      “是啊,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说着,沐老爷就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纸捧在手里,就像是捧着圣旨一样。
      
      “自明里的里正辞官了,县里推举孝贤人去补位置。你猜怎么着?”
      
      沐青天不想猜,他已经嗅到了危险。
      
      “爹把你的名字报上去,咱家要出官老爷了!”
      
      沐老爷和沐夫人都很高兴。这事是瞒着沐青天去做的,毕竟捐官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昨天下午县衙门才派了人,把从崇明县发来的沐青天的任书送到沐府。
      
      说来也是巧,从前没有太仓州的时候,这崇明县的事是怎么都轮不到太仓州来管的,结果皇帝一纸令下,把崇明县划给太仓州管辖,这才让沐老爷钻了空子。
      
      “可,可是爹,我不识字啊!”
      
      沐青天从二十一世纪来,学的写的都是简体字,对繁体字的认知只是会读,但完全写不了,更不知道古文应该怎么写。他说明朝白话都说不利索,要是去做官,那不是没几天就要被问斩?!
      
      “我沐禹石的儿子,谁敢多嘴?”
      
      任书都下来了,沐青天也不能不从,要不然整个沐府都会受到牵连。沐老爷看着沉默的儿子,喜悦的心情也一点点凉下来。沐青天是他的独苗,他和夫人也倾尽了全部心血去宠这个孩子,从没打骂过他,放任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今天,沐老爷第一次对儿子发火。
      
      “你知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他把任书往桌上一甩,还没忘要避开儿子,别让纸割伤儿子。
      
      “等我和你娘都入土了,你要怎么办!抱着这堆金子银子坐吃山空吗!”
      
      沐青天一抖,把头埋得更低了。他不擅长跟人吵架,一到这种时候他就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等别人吵累了就好了。
      
      沐夫人心疼儿子,但沐老爷的话提醒了他。他们俩都不年轻了,没几年活头,到时候儿子要该怎么活下去呢?
      
      “青儿,这次你就听你爹一句劝吧。”
      
      “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沐老爷鼻子一歪,气得拂袖离去。
      
      沐府的下人动作都很快,不到半天就给沐青天收拾好了行囊,也喂饱了马,随时都可以出发。沐青天拽了自己的一个小厮进屋子,拿出任书悄悄对他说:“这上面写的什么,你给我说说。”
      
      他甚至连任书都看不懂!
      
      小厮苦着脸,说:“公子,你这就为难福宝了,福宝不识字。”
      
      沐青天叹气,挥挥手让小厮离开了。他不敢去问沐老爷,只能抱着任书苦恼发呆。
      
      “自明,苏……”沐青天努力辨认着上面的字,再转换成自己的理解。他觉得自己应该是要去这个叫“子明”的地方做官,至于“苏”和“南”是什么意思,他就两眼一翻,一窍不通了。
      
      “难不成是俸禄?”沐青天猜测。
      
      下午的时候,沐老爷又来了一次他的房间。沐青天学乖了,点头说自己会去做官。沐老爷欣慰地点点头,决定一家人去城中酒楼吃一顿,就当是给儿子践行。
      
      “听说自明里的里正辞官归乡了,这祸害可算是走了。”饭吃到一半,沐青天突然听到隔壁包厢传来八卦的声音。
      
      “何兄有所不知,这里正可不是什么‘辞官’,他是逃跑了!”
      
      沐青天伸长了耳朵偷听着隔壁的对话。他们在谈论的“自明里”好像就是他马上要去的地方,说不定能了解些什么。
      
      “跑?为何要跑,他在自明里不一直混得如鱼得水吗?这个鱼肉百姓的恶官!”其中一人似乎对自明里之前的里正意见很大,话里都带着气。
      
      “还能为什么,那位,那位啊。”
      
      “原来如此。”
      
      “只可惜了自明里的人,都快饿死了。”
      
      两人交谈的声音越来越小,没过多久就换了话题。沐老爷看儿子都快把身子贴上墙了,问他:“青儿,怎么了?”
      
      沐青天额角微抽——您说您学什么不好,非要学沐夫人的称呼来叫他?
      
      隔壁没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了,沐青天坐正身体,说:“儿子只是听到有人在说‘自明里’。”
      
      他想再从沐老爷这里套一点消息出来,没想到沐老爷听到他的话居然直接红了眼睛,一抽一抽的,眼看着就要哭出来了。旁边的沐夫人也是拿着手帕擦眼泪,俩人就差抱在一起哭了。
      
      “这自明里确实是苦了点,但爹会多给你点银子,别委屈了自己。”
      
      这顿饯行饭勾起了沐老爷对儿子的不舍,再想到自明里那种鬼地方,只觉得亏欠了儿子,越发心疼了。
      
      结合隔壁和沐老爷的话,沐青天基本断定这个“自明里”应该是个非常贫困的地方。
      
      贫困好啊!沐青天的眼里有了光,他最擅长的就是扶贫了,当年的小荷叶村一穷二白,现在也发展成了旅游景区,全是他一手扶起来的!
      
      “爹不必担心!”想到能继续扶贫大业,沐青天整个人都鲜活起来了,一改之前的萎靡,像是打了鸡血。
      
      沐老爷被儿子的喊声吓了一跳,没夹住丸子烫到了嘴皮,疼得嘶嘶抽气。
      
      “你,嘶,你愿意就好。”
      
      一想到一个贫瘠的村子将会在他的手下焕发新生,沐青天就觉得兴奋,迫不及待地想要奔向新工作。
      
      第二天一大早,拜别了父母,带着两个小厮还有一个侍女,沐青天就坐着马车上路了。
      
      “王爷,那人已经出发了。”客栈上房里,一个黑衣人正跪在地上向端坐在桌前的男子汇报。
      
      “……”
      
      “王爷?”黑衣人半天没有得到回复,疑惑地抬起头。
      
      “小七啊,你说现在是什么时辰?”
      
      “回王爷的话,卯时一刻,那人走得还挺早。”
      
      “既然是卯时一刻,你为何要穿夜行衣?”
      
      ……
      
      沐老爷财大气粗,宠儿子的名声传遍太仓州,愣是给沐青天准备了一架双驾马车,厢里还配了软垫,用的都是苏州上好的丝绸和棉花。一路上走走停停,白天赶路晚上睡客栈,生活起居又有小厮伺候着,除了无聊点,沐青天也没受什么苦。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劳其筋苦,要是穿越者过得都像沐青天这么舒服,那岂不是遍地都是穿越者了?
      
      太仓州民安物阜,社会稳定,沐老爷做生意也不接触外面的人,从不知晓这苏州府辖下居然还有强盗。
      
      等出了太仓州,进入官道,周边就开始变得荒凉。
      
      “福宝,还有多久才能到下一个镇……里?”沐青天把头探出车窗问道。
      
      福宝一脸担忧,说:“回公子的话,按这个速度,咱们今日恐怕是到不了秦安里了。”
      
      到不了有人烟的地方,就意味着要风餐露宿。沐老爷在儿子临行前也料到这种情况,给沐青天多准备了一些吃食,以便不时之需。
      
      “公子无须担心,福宝和福圆会保护好公子的。”
      
      两个小厮就近捡了一些木柴,从马车上搬出一口锅,又生好火,就等沐青天把干粮拿出来做些简单的菜了。
      
      沐青天看着只剩碎渣的布,欲哭无泪。我的好爹爹,你怎么不提前说,这些是准备要在路上吃的干粮啊!
      
      侍女和小厮也傻眼了,但是他们不能责备公子,公子也是不小心。要是公子因为这件事内疚了,他们也要心疼的!
      
      “公子,福宝这里还有一个包子,你吃填填肚子吧。”福宝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里面是他昨天在上一个县里买的包子。
      
      “那你们呢?”
      
      “公子说笑了,奴婢怎么能跟公子相提并论。”侍女俏皮地笑笑,拿了包子在干净的帕子上擦了擦,递到沐青天手边。
      
      沐青天没说什么,接过翠竹手里包子贴在已经被烧热的锅上,又倒了一些水在锅底。四周静悄悄的,只有风吹过树叶和火星噼啪的声音。沐青天盯着篝火出神,思考着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
      
      突然来到这个世界,突然做官,每一件事对他来说都是从未经历的挑战。在这里他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只能靠自己。这里不是现代法治社会,一旦走错一步,就可能被投入牢狱受到各种折磨,甚至丢掉性命。
      
      他记得,历史上的明朝是一个复杂的朝代,锦衣卫东厂两方争权,贪官横行。现在是弘治六年,是明朝历史上“弘治中兴”的中期。现在的明朝国泰民安,可谁能想到之后会发生什么?战乱,饥荒,天灾,任何一样放在古代都是很难去解决的事。
      
      为了生存,他必须在这里深深地扎根。
      
      沐青天叹了口气,用木棍拨了拨下面篝火。
      
      福宝福圆和翠竹的心都揪了起来。公子叹气了,公子为什么叹气,是因为现在的情况吗?是他们的错,他们早就该考虑到这种情况,多准备一些干粮的。
      
      “公子不要烦恼了明日我们可以在秦安里多留两日。”福宝安慰道。
      
      沐青天有些感动,看着真情实感担心着他的三人,觉得这个时代也不是他想得那么不好。
      
      沐青天笑了笑,起身回到马车上拿出一个茶壶还有四只小杯子。
      
      “晚上天冷,都喝点热茶暖暖吧。”
      
      三人的脸上都出现了惊讶的表情,在惊讶过后,翠竹更是一脸惶恐。
      “奴婢们怎能与公子同食?!”
      
      沐青天又把锅里已经热了的包子拿出来,放在手上呼哧呼哧吹着,快速分成了四份放在油纸上。
      
      “吃!”沐青天眼睛一横,语气强硬。
      
      这种封建糟粕实在是要不得,以后大家就是生活在一起的一家人了,还整这些虚的。沐青天决心要跟身边的人都打好关系,第一步就是消除这种“主从”观念。
      
      福宝的手都在颤,率先小心地从油纸上拿起一块包子放在嘴边,咬下了一个小角。公子对他们太好了,他发誓,只要他福宝还活着一天,就永远忠于少爷!
      
      见福宝动了,福圆也伸手拿了包子。翠竹还想说什么,但看着沐青天柔和的面庞,话到嘴边最后还是变成了“谢少爷”。
      
      有了这件事,四个人之前的气氛明显轻松了许多。吃完饭之后,福圆和福宝负责保火和洗锅,翠竹则是上马车为沐青天铺上暖和的被子。
      
      马车太小了,挤不下四个人。沐青天想让大家都睡被子,但翠竹是个姑娘,也不好跟他们一起。最后沐青天也不想了,嘱咐马车外的三个人晚上不用管他,睡得离火近些就好。
      
      被子很软,里面还有翠西塞进来的暖炉暖着脚,奔波劳累了一天的沐青天很快就睡着了。半夜,他感觉脸上痒痒的,好像有什么人在摸他的脸。
      
      沐青天一挥手就把那个恼人的东西拍了下去,小声嘟囔着:“小红别吵。”
      
      小红是沐青天以前养的一条土狗,是沐青天的得力干将和倾诉对象。
      
      那人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会被拍开,之后就是气急败坏,直接把沐青天从暖和的被子里拽出来,掐住他的脖子。
      
      沐青天被摔得眼冒金星,马车里又昏暗,他只能感觉到有人在掐着他的脖子,却看不清这个人的脸。
      
      “好,好汉……”
      
      沐青天被踹下马车,吃了一嘴的草,抬起头来就看到已经被塞住嘴的福宝福圆和翠竹三人。他们奋力挣扎着,看到沐青天被丢下马车更是激动。尤其是福圆,平常看起来木讷,此时却是最激动的那个,眼睛都好像要喷出火。
      
      眼泪一下就从沐青天的眼眶里冲出来,在他脸上留下两道泪痕。他不脆弱,也不想哭,但他从小就是这样,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医生看了他的情况,说:“同志,你这是沙眼啊。”但沐青天很清楚这不是沙眼。
      
      总归也不影响生活,沐青天也就没管。
      
      福圆距离沐青天最近,看到他哭,居然冲开了嘴里塞着的布条,大声冲这些黑衣人喊道:“你们有什么冲我来!欺负我家少爷算什么好汉!”
      
      那个欺负沐青天的黑衣人也没想到沐青天这么弱不禁风,对他更加鄙视了。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打劫!”
      
      他早该想到的,坐着这么豪华的马车,不就是明摆着对强盗说“我有钱快来打劫我”吗?!!
      
      沐青天冷静下来,开始跟这伙土匪强盗讲条件。
      
      “钱你们拿走,只要不伤我们性命,拿多少都行。”
      
      这群土匪似乎对谋财害命也没太大兴趣,抢了马车和车里的钱就走了,还好心地给沐青天留下一小袋银子和一匹马。
      
      “好人啊……”沐青天流下了苦逼的泪水。
      
      又过了半个月,四个人灰头土脸,总算是到了自明里的地界。结果祸不单行,一条大黄狗突然冲出来,惊到了沐青天的马。那马嘶鸣一声,转头就跑了,还扬了沐青天一脸土。
      
      【贪官系统已激活。】
      
      【尊敬的沐青天先生,欢迎来到明朝。】
      
      忽然,沐青天的脑子里多了一个声音。
      
      “什么?”
      
      系统十分尽职地向沐青天解释了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
      
      “从您进来那一刻起,这里就是一个新的世界了。”
      
      “也就是说,我没有代替任何人?我就是沐青天?”
      
      “是的。”
      
      ……
      
      “请问您要做什么?”
      
      沐青天拎起包袱撒开丫子就往自明里外跑,想追上他的马。
      
      “你不早说!我回去问我爹这书上写的都是什么东西!”
      
      马肯定是追不上了,家也回不去了,不过沐青天倒是松了一口气,最后一点愧疚也随着系统的话消失了。
      
      自明里里正沐青天,正式上任!

  • 作者有话要说:  高亮:由于一些原因所以改文名了!内容不变!谢谢大噶~
    之前的文案有漏洞,稍微修改了一下~
    【补充注释:】1、开头参考《明史 明宪宗本纪一二》
    2、崇明县的归属和太仓州的建立及地理位置都出自百度百科。
    3、本文讲的是明弘治时期的故事。
    作者不是专门研究历史的,难免会有不正确的地方,欢迎轻轻指出讨论,杠精勿扰。
    推荐基友正在连在的种田文《回到老家开农场》,很温馨很好看~
    下面是我的现代耽美预收,有兴趣的话赏一口吧!
    《辅助你掉马了》[电竞]
    大龄失业ADC拯救计划
    A:人体模特
    B:网红直播
    井焰:我选C,因为他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和公司解约后,井焰从万众瞩目的冠军ADC变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正愁生活时,栏杆上的小广告引起了他的注意。
    【招聘:私人助理,月薪十万,五险一金包吃住,要求男……】
    等见到老板,井焰才知道“月薪十万”是什么概念。
    叫小老板起床,监督小老板不要逃课,还要陪小老板打游戏。
    好家伙,保姆+陪玩?
    最重要的是,小老板还不喜欢他,处处跟他对着干。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了小老板的秘密。
    白天时刻炸毛的人,到了晚上却变成他另一个身份的超级迷弟。
    井焰觉得自己这棵老树可能要栽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