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护卫 ...

  •   张富看了眼长着细小尖刺的杂草丛,表情没变,一掌拍在年顺的背上,把人拍得向前一个踉跄。
      
      “没见沐大人喜欢这木头,还不叫人来砍了送去大人府上!”
      
      “是,是。”年顺都顾不得拂去衣摆上的黄土,小跑着去了后面拽出几个人。
      
      年顺边走还边低声呵斥着随行的下人,其中有个不小心脚步快了点,直接被年顺踹翻在地。被踹倒的年轻人也不敢说话,爬起来跪在地上给年顺磕了两个头小声求饶。
      
      “快走!怠慢了大人,几个脑袋都不够你们掉的!”
      
      沐青天皱眉,他当的这个官权利有这么大吗,想杀什么人就杀什么人?
      
      翠竹面色凝重,不着痕迹地向沐青天身边靠了靠。沐府是当地的富户,家中的护院仆役下人侍女不少,但沐老爷待他们这些人都很好,公子也是从未为难于她。这张老爷如此对待自己府里的人,恐怕不是什么善茬。
      
      这群人走近杂草丛中,竟直接徒手抓住杂草的根部向上拽,把枯草连根拔起,一点一点开出了一条通向沐青天藏身之处的路。
      
      等杂草扒光,这些人手上都是鲜血淋漓,手掌上血泡水泡交织在一起,伤口上血液混合着草屑与尘土融成泥,看着极为可怖,又让人心疼。
      
      他们又回到原处,搬起堆积起来的杂草堆一点点铺在黄土上,再用脚踩实。一条路就这么硬生生劈了出来。
      
      张富满意地点头,迈开步子朝着沐青天走去。
      
      “这纹理,粗细,的确是好木,大人慧眼如炬。”张富用力拍了拍树干,大笑两声朝沐青天作揖。
      
      生活在现代法制社会的沐青天从没见过这种折磨人的手段,脸色有些发青。
      
      张富看沐青天的表现,心下更是不屑,吩咐不远处候着的下人说:“天不早了,快去找石头把这棵树凿断搬回去!”
      
      那些人身子一抖,马上向四周散开,在草丛里和道路旁找着尽可能锋利的石头。如果天黑前干不完,他们不仅没有饭吃,连回都回不去,什么时候把树砍断,什么时候才能回自明里。
      
      “再好的东西,沾了血也就不好了。”沐青天蹲下身捡起一块刚刚被人舍弃的、不够锋利、沾着人血的石头在树上划了一道,冷冷地看着张富,而后把石头扔得老远。
      
      “您瞧我这脑子,您说的是。”
      
      “张老爷有自己的苦衷,本官就不计较那么多了。太阳已然下山,还是带路吧。”沐青天给了张富一个台阶下,化解了福宝之前对他的指责,也向他释放了休战的信号。
      
      “大人请。”张富微微弯腰,伸手请沐青天先行。
      
      “沐大人心疼你们,还不快谢谢大人!”等沐青天走出草丛,张富又是一喊,那些人齐刷刷地在沐青天面前跪下,高呼“谢大人”。
      
      沐青天没让他们站起来,反倒是蹲下,和他们一样高。
      
      “本官姓沐,不姓谢。”
      
      跪在地上的人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其中一人有些错愕地抬头,然后又迅速低头,害怕沐青天降罪。
      
      “都起来吧。”
      
      张富热情地邀请沐青天上马车同坐,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这架马车空间本就小,塞他一个已经是极限,这下沐青天坐进去,只觉得自己被肥肉裹得密不透风。
      
      沐青天往右边的窗口那儿缩了缩,透过帘子下的一点儿小缝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
      
      树上的男人见车队走远,朝天放了一只哑炮。很快,一个白衣男子就出现在树下。
      
      “主子,已发现李参石的踪迹。”
      
      男人跳下树,扫了一眼男子的白衣,满意地点点头。
      
      “不错,这次没穿夜行衣。”
      
      而后他又收起不正经,严肃道:“继续盯着,别把人弄死了,本王亲自审。”
      
      “是。”
      
      沐青天实在是受不了张富马车里的熏香味道,无奈只能撩开车帘向外看。张富挺着肚子喋喋不休的,有用的话却没有几句,大多都是对沐青天的赞扬还有对前任里正的惋惜。
      
      “前任里正姓李名参石?”沐青天搜索了一下记忆,对这个名字陌生得很。
      
      “李大人可真是个一心为民的好官啊。”张富叹了口气,眼中全都是对这位李里正的怀念。不过随后他又摆上笑脸,拍沐青天的马屁:“大人肯定是比李参石要好的。”
      
      “既然李大人这么好,为何不干了?”沐青天旁敲侧击,“本官听说他是自己辞官的。”
      
      张富的眼睛转了几转,沐青天在他的脸上看到了好几种微表情。气愤、遗憾、怀念,这俩人的关系倒是有意思。
      
      “官是好官,但不知大人听过一句俗话没有,‘穷乡僻壤出刁民’啊。”
      
      一天之内接连两次听到这句话,沐青天发觉这样的观念似乎在明朝百姓的思想中根深蒂固。明□□朱元璋出身草莽,行事豪放,就连圣旨也说得通俗易懂。当年他揭竿而起推翻了元朝的统治,说难听点也是“刁民”。
      
      既然改变不了“刁民”,就改变“穷乡”,地方富起来了,刁民也就不再是刁民了。
      
      “难不成还是自明里百姓的错了?”沐青天继续试探。
      
      “可不是!”
      
      “自明里这些人,全都是自私自利的,平日里邻里间摩擦不断,李大人出面协调,这些人还不乐意,总是在背后编排李大人。”
      
      “为官者,心胸肚量都应该大些。”沐青天不觉得这个李大人是被流言蜚语吓跑的。
      
      “是啊。起初大人他也没在意,依旧为自明里的百姓想着。但是后来,不知道是哪个心思歹毒的,居然说李大人贪了银子!”
      
      朝中重臣最怕名声不好,那要是一个不小心传到皇上耳朵里,不止是乌纱帽不保,帽子下的脖子也得去试试锦衣卫的刀利不利。相比于京城内的官,外地官员就随意许多。但这两种官员都惧怕一件事——贪污。
      
      弘治皇帝继位后第一件事就是惩贪官除奸臣,还派了庆王微服调查各地官员,弄得朝中乃至全国官员是人人自危,生怕被庆王抓住尾巴,拖进诏狱里。
      
      李大人要真是被人污蔑贪了银子,是该紧张。
      
      “李大人最开始只是想找出散播谣言的人,结果其他人见他这么紧张,纷纷开始效仿,把谣言传得有声有色,要不是草民与李大人熟识,了解李大人的为人,要不也得被这言老虎给骗过去。”
      
      “可惜。”沐青天虚情假意附和了一句。
      
      聊着聊着,马车也终于驶进了自明里。张富看他眉眼中略有疲态,也很识趣地没有拉他去自己府上吃饭,把沐青天引至自明里衙后就带人离开了。
      
      等福宝福圆翠竹收拾好房间院落,月已上树梢。
      
      沐青天躺在卧房里,双手垫在脑袋下面。
      
      “贪官系统?”他突然开口。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他的声音在回响。
      
      “在。”
      
      “以前我没的选,但现在我想做个好人。”言外之意,你能不能找别人去,至少找个贪官。
      
      “对不起,不行的。”
      
      交涉失败,沐青天只能翻身从床上起来,威胁道:“那我也可以不听你的。”
      
      “如果任务失败,将会剥夺您的味觉。”
      
      “永远?”沐青天声音发抖。
      
      “七天。”
      
      七天也够沐青天受的了,他喜欢吃,还喜欢吃好吃的。只吃不尝味,那是对美食的亵渎!
      
      “你一直在说‘任务’‘任务’的,任务到底是什么?”沐青天问。
      
      “新手任务将在三天后发布,这三天是留给您熟悉环境的。”
      
      “请努力贪污,完成任务。”说完,系统就陷入了休眠。
      
      第二天一大早,在山间浓雾还没有散去的时候,一个若隐若现的人影出现在自明里外的小路上。他的长发被一条锦带高高束起,身上穿着素色短服,看料子似乎并不是什么好衣服。男人面相周正,一张国字脸由内而外透着正气。
      
      唯一值得注意的就是他腰间挂着的那把通体黝黑的棍子了。
      
      “大人!大人!沐大人!”
      
      沐青天还在梦中畅游小荷叶村,喂着他的小红。突然小红就开始说人话,还叫他沐大人。沐青天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发现小红的脸居然变成了张富!
      
      “哈!”沐青天被吓醒,摸了摸头上的虚汗。张富的喊声还环绕在耳边,原来这并不是梦。
      
      张富的声音中透着一股焦急,身为自明里的新人,沐青天在回笼觉和出门之间思索了片刻,还是决定起床去看看张富到底有什么事。
      
      走到衙门口,沐青天一眼就看到还是那么富态的张富,还有他身边站着的中年男子。
      
      “大人,这人一早到咱们自明里,非说是您的护卫。”张富抢在男人之前开口。
      
      护卫?说起来,他的确在任书上看到护什么来着的字,估计是跟他一样被派过来的吧。沐青天打量了下男人的身材,眼睛发亮。
      
      张富本以为上任的只有弱不禁风的沐青天一人,没想到今早又来个护卫,打伤了他好几个打手就往自明里里闯。想到这里,张富更着急了。
      
      “壮士,快快请进!”沐青天三步并作两步从台阶上跳下来,直接拉住男人的手。
      
      男人有些意外地看着眼前的人,又扭头看着他们俩紧握的双手,非常冷淡地把自己的手从沐青天白白软软的手里抽出来。

  • 作者有话要说:  补:存稿箱GG了,今天发布晚了
    今日小剧场:
    沐青天眼泪汪汪地看着男人:“你居然不愿意跟我牵手手,我们还是不是好战友了。”
    男人只能无奈地把手牵回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