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决绝之夜 ...

  •   “哎哟!”
      
      秦鹤在地上滚了滚,痛得轻呼一声。
      
      屋内一片幽暗,只有些清冷的月光透过纸窗映射进来,元莘借着光亮看半天,才发现是他。
      
      “你怎么在我床上。”
      
      “我...想你了呗!”秦鹤有些不好意思,揉了揉屁股,又笑嘻嘻地贴上去:“你不想我吗?”
      
      元莘被他这一大胆行为,弄得整颗心都砰砰直跳,连忙制止他再过来,冷冰冰道:“不想。”
      
      秦鹤虽然看不清她的表情,却听出语气中的寒意,问道:“为什么?我是做了什么让你生气了吗?”
      
      元莘下意识摇了摇头,又觉得他可能看不清,便说了声:“没有。”
      
      秦鹤坐在床边问:“那你为什么一直对我这么冷淡?”
      
      为什么?
      
      因为觉得两个人不可能在一起,也不可以在一起。他注定要登上皇位,而自己却不愿踏入这深宫。这样的话,太过于血淋淋,不想让他受伤,所以一直没能说出口。
      
      秦鹤见元莘一直不说话,上前握住她的双手,双眸在黑夜中散发着异常的光亮:“我在洞里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元莘,我愿意对你负责,我是真心的。”
      
      元莘在黑暗中望着那双眼睛,有片刻的晃神,却还是终究将手抽了出来:“我不需要你负责。”
      
      秦鹤有些急了:“你不需要我负责,我也要需要你负责啊!”说完,又瘪着嘴,一副可怜巴巴地神情道:“人家的清白之身,都叫你给毁了,你是不是要担起责任?”
      
      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看一眼都会心软,元莘只能偏过头:“你堂堂男儿,需要负什么责任,你我不说,没人会知道的。”
      
      “可我自己知道!”几次热脸贴了冷屁股,秦鹤也忍不住有些怒了:“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你让我呆在府里,我就呆在府里。你要送我入宫,我也乖乖入宫了。为什么你还要拒我于千里之外?”
      
      屋内光线昏暗,寂静无声,空气也好似凝固了一般。
      
      元莘沉默许久,才幽幽开口道:“你真的什么都没有做错,只是我的任务只是把你送入皇宫,助你登上皇位,再无其他。”
      
      “你的任务?”心中的怒火,瞬间被点燃,全身的血液冲到脑袋里,气得他有些控制不住地低吼:“你永远只想着自己,你有没有为我想想?有没有想过我愿不愿当皇帝?有没有想过我们?”
      
      “你小声点!”当皇帝这话要是被人听了去,那是犯了杀头的死罪的,元莘连忙捂住他的嘴,待他稍冷静一点,才道:“你不登这皇位,那就要由四皇子继承大统了。四皇子野心勃勃,手段狠辣,大邘江山落到他的手里,黎民百姓可就没有好日子过了。为了江山社稷,为了黎民百姓,你必须要登基。”
      
      秦鹤见过四皇子几次,也见识过他的手段,知道元莘所言不虚,于是道:“好,要我当皇帝也可以,除非你当我的皇后!”
      
      当皇后?若他继承大统,便让自己掌管中宫,这样的承诺,天下有哪个女人不感动?连元莘都有了片刻的动摇,幻想着有朝一日,两人黄袍在身,做大邘第一夫妻,携手治理江山。
      
      可那一切现实吗?不现实。她从未想过入宫,更未想过当皇后。让她永永远远锁在深宫之中,与成千的佳丽耍心机,抢丈夫,这样的日子太痛苦了。
      
      她只想要简单的夫妻生活,一生一世一双人,如此而已。
      
      元莘垂下眼眸,低声道:“对不起,我不能...”
      
      简短的六个字,冰凉的声音,如同一盆冷水浇在秦鹤头上。他终于明白,自己只是她的一颗棋子,一颗能救元家,救国家的棋子而已。要用的时候,便小心翼翼呵护着,用完了,就该弃了。
      
      哪怕他们经历过那么多生死,经历过那样缠绵的一夜,也融化不了她的那颗心。
      
      不!这女人根本没有心!
      
      秦鹤终于起身,没再说一句话,离开了这所昏暗的房间。
      
      秋日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悄然而至,空气中的那份燥热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股萧瑟凄冷之意。
      
      元吾光起床时,一股冷风吹过,竟吹得他直打喷嚏,不得不返回屋里加了一件外衣。
      
      院子里静悄悄的,只有几名宫女在打扫卫生。元莘起得早,正坐在庭院里吃茶看书。正殿的秦鹤也起了,眼神落在元莘身上,又迅速飘走,直径离开院子。
      
      那晚的事,元老将军自然不知道,只觉得两人自从入宫后,再没说过一句话。两人之间的气氛,似乎降到了冰点,竟然比萧瑟的秋风,更令人觉得寒冷。
      
      是因为秦鹤不满他们从他入宫?还是另有什么隐情?那晚从他们逃出去后,到底又发生了什么?怎么两人的关系,迅速变差了这么多?
      
      元吾光不止一次地问女儿,可女儿三言两语地敷衍,就是闭口不言,他也不好再强求。
      
      其实他们之间的心意,他是看得比谁都清楚的。女儿能嫁给秦鹤,他也是愿意的。毕竟二皇子身子弱,四皇子心思歹毒,秦鹤反而是最好的女婿人选。而且,当年若不是他,太子也不会流落人间,所以元吾光想过,若是秦鹤求娶,他必定毫不犹豫的答应。
      
      可怎么也没有想到,两个人关系竟然一落千丈,已经到了互相视而不见的地步。明明是一段好姻缘,就这样白白错过实在可惜,想到这里,元吾光不禁深叹一口气。
      
      “爹,早。”元莘的视线从书中抬起,见父亲走过来,请了声安。
      
      元吾光点了点头,坐过去,亲切地问:“用过早膳吗?”
      
      元莘回道:“用过了。”
      
      “哦。”元吾光应了一声,顿了顿,又装作若无其事地说:“这大皇子一大早,是去哪里啊?”
      
      元莘的眼神似有若无地瞟了门口一眼,淡然道:“女儿不知。”
      
      元吾光抚了抚须:“是吗?感觉你最近与大皇子,有些疏离啊。”
      
      父亲想说什么,元莘心里自然明白。自从他们父女入宫以来,父亲便一直想问问她与秦鹤的事。可是事情都过去了,那些酸甜苦辣的滋味,留在自己心中回味便是,又何必说出来烦扰父亲呢?
      
      “本就不是一路人,把他送入了皇宫,女儿也算是完成任务了。”
      
      元吾光追问:“真只是任务吗?”
      
      元莘将视线埋回道书里,无情无绪道:“自然。”
      
      虽然见女儿神情淡漠,可笼罩在周围淡淡的惆怅,可是逃不过元吾光的眼睛。他的女儿,他是最清楚不过的。自从妻子离世后,元莘虽然笑容不多,但却一直很坚强,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会自己处理好。很少会像近日一样,只是表面装作坚强,其实内心惨淡一片。
      
      看来,这次是真伤心了。
      
      元吾光还想说点什么,安慰一下女儿持续跌宕的情绪,却见有太监来报,请元莘面见圣上。
      
      元莘既没有入朝当官,又不是宫里的人,皇帝找她能有何事?莫非与大皇子有关?
      
      还没来得及多想,只见元莘已经跟着太监走远,只留他一人独坐在冷风之中。
      
      皇帝并没有在大殿,而是趁着秋高气爽,在御花园里散步赏花。秦鹤对这些花花草草,颇有一些见解,倒是能与皇帝聊上几句。
      
      两人正聊得开怀呢,元莘走过去,直挺挺地跪下:“叩见陛下,叩见大皇子。”
      
      延安皇帝心情似乎不错,笑呵呵地让元莘起身:“朕找你来,是有一桩喜事与你商议。”
      
      喜事?
      
      元莘听得心里一紧,抬眼望了一望秦鹤,他不会直接求皇帝纸婚了吧?
      
      果然听皇帝笑道:“大皇子已经年过十九了,其他皇子到了他这个年纪,都早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今日他来求朕,让朕赐他一段好姻缘。”
      
      元莘低下头:“陛下挑的姻缘,自然是最好的,民女哪敢妄议。”
      
      皇帝道:“大皇子在外受苦多年,自然要挑最好的姻缘,只是朕也是一时难以抉择啊!大皇子说你最了解他,所以想请你来,听听你的意见。”
      
      元莘一听,原来不是要指婚,是叫自己帮忙挑人选啊。心情松懈之余,却又泛起一股酸涩,情绪隐了隐,问道:“可是有了人选?”
      
      “可不是吗?”秦鹤递给元莘两幅画像:“一位是楚国公的嫡女,年十七,性子极沉静温和,端淑大方。还有一位是曹太尉的二女儿,年十六,俏皮秀丽,而且长得也极美。我真是不知选哪个才好,你帮我挑挑。”
      
      元莘接过画像,画中的女子长相家世都是一等一的。不过就是二选一罢了,她们都是皇帝亲自选的,随便挑一位都是不会差的。元莘指着长相更为端庄柔和的画像道:“那就选楚国公之女吧,身份尊贵,性子也极好,定能与大皇子琴瑟和鸣。”
      
      秦鹤皱眉看着楚国公之女的画像,又看了两眼曹太尉之女:“性子沉静是好事,可会不会太无趣了?这曹太尉之女,天真烂漫,俏皮活泼,与她成婚,日子说不定增趣不少。”
      
      元莘回:“那就选曹太尉之女。”
      
      秦鹤一时有些纠结:“可她会不会太贪玩,管不了家中事宜?还是楚国公之女好。”
      
      元莘登时明白了。秦鹤就是故意来找她茬的。说是什么挑选姻缘,就是想告诉她,她不愿意嫁,愿意嫁的大家闺秀多得是,故意拿她当猴子耍呢!
      
      “既然大皇子都喜欢,不如一并娶了。楚国公嫡女身份尊贵,就当正妻,曹太尉之女就当侧室。免得大皇子纠结。”
      
      “这...”秦鹤没想到元莘会这样说,愣了愣神,继而笑得一脸灿烂:“这也的确是个好主意。”
      
      御花园都是又国内一等一的园林花匠打造,将这园子修的花团锦簌,争奇斗艳的。没了夏日的燥热,让人凉爽不少。皇帝立在一旁,看着秦鹤挑选着未来的妻子,觉得心情极好。
      
      若能给他挑一个好妻子,也算是慰藉了他母亲的在天之灵了。
      
      风轻云静,空气清透,皇帝抬头望了望天,想看看早逝的皇后有没有在天上,望着他们这对好不容易团聚的父子俩。
      
      可不知为何,突然一阵地转天旋,耳边元莘与大皇子的惊呼声变得模糊,眼前的美景也瞬间黯淡。
      
      下一秒,皇帝直接晕了过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