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生日夜宴 ...

  •   重生回来的第一天,她就遇见了自己最不想遇见的人——杨子荣。
      
      在这个世间,元莘可谓是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这个杨将军府里的二公子。
      
      自从元莘去年前在崇元寺里,机缘巧合遇见杨子荣后,不知为何,此人对自己一直穷追不舍,明里暗里表白多次,虽然每次都被拒绝,却依然没有放弃。
      
      论家世,杨子荣的父亲杨柏青是常虎大将军,官拜三品,不可得罪。
      
      论武功,杨子荣力大如牛,勇猛异常,以元莘的功夫,还奈何不了他。
      
      论脸皮,那杨子荣更是厚若铜墙铁壁,无论元莘怎样拒绝,他都能毫不在意,笑脸纠缠。
      
      其实杨子荣性格憨直豪迈,人也并不算坏,只是实在不是元莘喜欢的类型。
      
      何况杨家当年与靖王一同进京救驾,后因有功,封了常虎大将军,留在了汴京。
      
      而父亲却因猜忌靖王,将太子送往别处,将靖王与杨家得罪 。
      
      上一世,杨子荣因执意要娶自己,不仅自己被禁足,还连累她被杨府夫人羞辱一番,告诫她休要纠缠。气得元莘当场掀翻了桌子,并表示永不再踏杨府家门。
      
      虽然重来一次,元莘依然会这样做,但那样的场面,总是难堪。这一世,希望不要再重演吧。
      
      元莘回过神,一边大脑飞快地运转着想要逃走,一面礼貌说道:“真巧,没想到杨二公子也来了。”
      
      “哪里是巧,我是专门打听到沈府千金生日宴,你一定会到,所以特意前来的。”
      
      元莘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心想,这厮还是这般直截了当,丝毫不会觉得尴尬啊。
      
      远处沈姝华见元莘到了,也面带笑意,款款走来。
      
      “你到了啊。”
      
      旧友相见,没有刻意的寒暄,也没有甜腻的亲昵,元莘也只是点了点头,当做回应。
      
      “莘妹,今晚月色甚好,不如我们一同坐下,把酒言欢?”
      
      杨子荣虽一脸真诚,可元莘却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摆了摆手忙说道:“不了不了,我将贺礼赠予沈府千金,便就走了。”
      
      说罢,便将礼盒递进沈姝华怀里,转身要走。
      
      “别呀!”杨子荣一听元莘要走,连忙拦住去路:“难得出来一趟,吃了宴席再走罢。”
      
      沈姝华心思玲珑,当即明白了杨二公子的用心,想要成全二人,便说道:“是啊,宴席马上开始了,你可不能扫兴呢。”
      
      说罢,便拉着元莘的手臂,直径走向席桌旁。元莘见此情形,也不好驳了沈姝华的面子,只好坐下。幸好男女分席而坐,她也不用一直应付杨子荣,等吃得差不多了,再找借口离开便是。
      
      待所有人都坐下,家仆们便将准备好的菜色,一道一道地端了出来。
      
      不亏是沈府,玲珑八宝鸭、燕窝水晶烩、鸳鸯炸肚、黄焖羊肉...满桌珍馐,色香味俱全,令人食指大动。
      
      姑娘们端着小姐的架子,喝着果子酒,细细品尝食物,时不时低语浅笑着。
      
      相比之下,男子那边则要狂放许多,或行酒令,或猜拳,将一坛一坛的陈年佳酿,分之饮之。
      
      不少姑娘侧目望向男子那边,微微红着脸,与身旁的姐妹交谈着。元莘左右无人可交谈,一时无聊,也转头望着男子那桌。
      
      眼神无意一瞟,便见杨子荣正趴在桌子上,双颊赤红,眼神迷离,怕是已经醉了。
      
      元莘觉着差不多了,正想趁着杨子荣醉酒,找借口离开。
      
      不料,杨子荣注意到元莘的目光,也望着她憨笑,随即起身 ,往自己的方向走来。
      
      杨子荣醉酒的模样,元莘不幸见过。
      
      去年年关时,杨子荣便喝酒壮胆,冲到了元家府内,想向元莘表白心迹。
      
      那时父亲也不在家,杨子荣没把握住度,一不小心喝多了,在元府里大吵大闹,非要见元莘。
      
      元莘无奈,令下人将他扶进院子坐下,又叫人备了醒酒汤给他灌下去,才走了出来。
      
      谁知,元莘刚出现,离杨子荣还有十步的距离,杨子荣便扑了过来,嘴里说着令人面红耳赤的爱慕之词,吓得元莘连忙点了他的昏穴,才结束了这场闹剧。
      
      今晚,场上这么多人,若是杨子荣再闹起来,怕是这沈府里平整光洁的大理石板,找不到地缝给她钻的。
      
      想及此处,只有一个字——逃!
      
      元莘赶忙起身,向沈姝华表示自己要去方便一下,便匆匆离了席。
      
      元莘在前,大步流星,杨子荣在后,步履蹒跚,却始终紧跟在她身后。
      
      沈府面积大,宅院结构复杂,像是一座迷宫。元莘迫切想甩开杨子荣,也顾不得看脚下的路,无头苍蝇似的瞎转悠,最后干脆纵身一跃,直接翻到后院,躲进一片漆黑的小屋内。
      
      元莘侧身站在门内侧,凝住呼吸,听着屋外的动静。
      
      杨子荣见自己跟丢了,嘴里含糊不清地喊着:“莘妹!莘妹!你去了哪里?”
      
      声音由近至远,愈来愈飘渺模糊。
      
      元莘深呼一口气,正准备出去,却不料有脚步声越来越近,还未等元莘反应,便推门而入。
      
      幸而元莘反应够快,屋内够黑,一个旋步,便躲在旁边衣柜的侧影初。
      
      进来的是名男子,嘴里吹着口哨,点燃了屋内的烛火,有了微弱的光源。
      
      元莘将屋子环视一周,是很典型的下人房间,屋内陈设简陋,面积狭小,屋里堆满了杂七杂八的个人用品。
      
      最令元莘不安的,是黄木硬床前,正摆放着一个大浴盆!
      
      难不成,这小厮正好此时准备沐浴洗澡?!!
      
      纵然元莘母亲早逝,自己与父亲和哥哥们生活,从小习武练剑,不把自己当成女孩子看待。
      
      可她毕竟知道男女有别,只能默默祈祷男子刚刚洗过,如今该歇下了,自己也好趁他睡着溜出去。
      
      正这样想着,男子却开始解下腰带,一件一件地脱着自己的衣衫,露出光洁宽厚的后背,透过昏暗的烛光,看起来尤为暧昧。
      
      元莘登时觉得五雷轰顶,平生第一次,羞的眼睛不知往哪里放。
      
      男子结实的手臂往下,正欲脱下裤子,露出小半边紧实圆润的臀部,吓得元莘连忙侧头闭眼。
      
      或许是太过慌乱,竟一头撞在柜子上,发出结实的闷响声。
      
      上一世,元莘是将门烈女,巾帼英雄,虽一生未婚嫁,却也十分注重名节。
      
      如今是重生的第一日,上天就让她颜面尽失,贞洁尽毁,还不如一头撞死在柜子上算了,什么元家血仇,什么江山社稷,通通算了吧!
      
      元莘正懊悔着,自己为什么要来沈府,男子的目光便寻了过来。
      
      这一瞬,四目相接,男子□□着胸膛,女子染红了双颊,屋内光线暗淡,偶有微风顺着窗缝拂来。
      
      空气仿佛凝滞了一般,元莘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男子喉结滚动,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下一秒便要惊叫起来,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了男子哑穴。
      
      “别喊!我并非有意闯进来,若你大喊大叫,毁我清誉,我必将你碎尸万段!”
      
      元莘极力保持着冷静,露出平日里一副不好惹的模样,并亮了亮随身携带的玄虹剑。
      
      此剑是祖父留给她的,据说祖父与佑成皇帝一同打江山之时,从一名西塞女将军手里夺来。剑柔韧轻便,吹毛利刃,周身散发着幽幽的寒光,令人不寒而栗。
      
      男子见元莘把剑,果然吓得面部抖了抖。
      
      元莘对于男子的反应还算满意,便使剑将男子的衣物轻轻挑起,解了穴,命他把衣服赶紧穿上。
      
      男子点了点头,一脸的幽怨,含着泪,撇着嘴,神情仿佛刚刚受过极大的屈辱,颤颤巍巍地伸手取回衣服。
      
      “且慢!”
      
      元莘低喝一声,将剑尖的衣物随意一抛,再次点了男子的穴。
      
      男子长臂伸直,僵在原地,无法动弹,眼睁睁看着闯进来的陌生女子,一手持着剑,一手举着烛台,缓缓向自己走来。
      
      莫...莫非,这女采花贼...竟有特殊爱好?
      
      想想自己进入沈府已有三年,为了沈家小姐,至今都未娶妻,一直守身如玉,如今却要被女贼人夺了清白。堂堂七尺男儿,居然还要遭受滴蜡这种□□。
      
      可惜自己没有半点武艺傍身,如今又被人点了穴,想死死不了,想骂骂不出来,除了任人宰割,还能如何呢
      
      男子紧闭着眼,等待着滚烫的酷刑。
      
      女子似乎靠近,鼻尖袭来一阵清香,这股清香不同于一般女子身上的浓艳,也不似丫鬟身上的粗俗,而是一股淡淡的澄花油香,其中参杂着一丝清冽,沁人心脾。
      
      呼吸声愈来愈近,男子裸露着的肌肤,能感受到阵阵温热鼻息,身体因未知的恐惧,微微颤栗起来。
      
      许久,女贼人没有下一部动作,倒是腋下有些温热。
      
      男子好奇睁开眼,竟见她举着烛台,正盯着自己的腋下!
      
      实在是...太变态了!
      
      士可杀,不可辱!男子决定,待自己穴道解开,必定要与这女贼人同归于尽!
      
      陡然,男子后劲部被轻轻一点,一股气涌了上来,呼吸也变得顺畅起来。
      
      “你姓甚名谁?何年何月出生?是哪里人氏?”
      
      女子的视线终于从自己尴尬的部位移开,举着烛火,隔在两人咫尺之间。
      
      男子透着光,见眼前的女子,面容清丽,未施粉黛,双颊微红,犹如芙蓉,一双杏眼微瞋,眉宇之间自带着一股英气。
      
      美则美矣,却少了女儿家那份柔媚,与沈家小姐相比,还是略逊色几份。
      
      呸呸呸!自己未免也太糊涂了,这种女淫贼,岂可与天仙般的沈小姐相提并论!
      
      男子忿忿地侧过头,咬牙切齿地说道:“女淫贼,我是不会屈服于你的,要杀要剐,随你的便!”
      
      女子面容又红了几分,眼中暗藏着怒火,几番调整呼吸后,低声道:“我再说一遍,我是无意中闯了进来,并非有意要看你洗澡,只是一场误会。”
      
      “误会?误会你会点了我的穴,拿着蜡烛,盯着人家的...”腋下这种部位,实在过于隐私,男子一时之间说不出口,只得气急败坏地说:“哼!落在你这样的女贼手里,算我倒霉,你还是一剑杀了我吧!”
      
      “你再说一句女贼试试?”女子手里的剑又紧了几分。
      
      “女淫贼,女采花贼,臭流氓,臭变态!!!”
      
      须臾之间,一阵剑风拂过,寒光一闪,男子还未看清剑是何时入鞘,便见自己一缕发丝被削落在地。
      
      女子将脸凑了过来,神色冷凝,黑眸里透着阴鸷的寒光,缓缓说道:“你再多说一句,我削下来的,便就是你的舌头!”
      
      “你...”
      
      男子还未来得及说完,便被捂住口,屋外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似有十来人的架势,一路喊着元莘的名字。

  • 作者有话要说:  前两章的前朝往事较多,都是必须要交代清楚的。后面两章,男主就要闪亮登场啦,之后的剧情也会轻松一点~请耐心看下去哦。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