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人间五 ...

  •   原还以为会在北边,至少是白马城,或是,随便其他什么地方。
      下邳算什么鬼地界?黎淑长这么大,就在琅琊和南郡呆过,下邳飞什么鸟她都不知道,还去遇娘的天作之和!
      殷脂忙搭话道:“我原也不信的。可不到一月,儒家掌门就遣人送信,说是明年的百家清谈改在了下邳的承贤庄。还有啊,咸阳宫也有消息,虽没讲明是哪位贵人,但也定下要有显赫公子去集会督查的。一来是观天下才子学识,二来啊,正好与我这小师妹成一段好姻缘!”
      “小东西,老天赏的,接好吧。虽是不可说透,但富贵着呢。”
      这一席话彻底把黎淑讲懵了。好吃的还没吃够呢,杜娘娘也不知道能不能陪着自己了,还有,管他是哪位公子殿下、黎民百姓,她都没见过啊!就仓促把她卖了,洞房花烛夜比干瞪眼吗?
      “堂主就是宠你这小徒弟,怕吓着你。这不,让你师姐陪你几月,好好跟人家学学什么女工花艺的,把话讲得男人爱听些,对你有好处。对了,杜娘呢,往后就不留在筠修堂了。生意上的事让你娘,咳,那个,那个首徒抓紧学起来。他叫什么来着?小伙子看着还不错......”
      任蔡老头说什么黎淑都没心思听了。殷师姐唤了两三遍,她才回过神来。
      “嗯?先阁主首徒?子翕,方子翕。”
      叫上来见过,皆有所保留地寒暄几句,择选新任阁主的事仿佛便敲定了。
      下了宴席,再叫杜娘已无人回应。
      向来如此,所有人只听堂主一人号令,无敢旁议。
      断她手筋如是!带走乳母、更换阁主亦是!没人在乎她的感受,因为这生来便被认定是毫无价值的。说什么富贵姻缘,不过是要在皇室里塞个阴阳家的人罢了,有钱有权,才不枉师父多年对佥合堂的苦心经营!
      “你的伤怎么样了?”殷脂倚在门框边。
      素来听闻师父纵着小徒弟娇蛮不听话。不过她小小年纪没了父母,尚未及笄,乳娘也被押走,到底还是可怜的。听堂里人说起过,这孩子脾胃差,无论怎么吃,总还是瘦瘦小小的,故而师父也不曾教她武功之类。
      没有本事,娇弱女子便同女萝一般,一辈子都得倚着男人过活。
      看她方才落寞神情,殷脂也心疼几分,便想着跟来看看。
      屋里这人却不领情,一声不吭。
      “你大概是恨师父吧?刺客还没被搜着,他便挑了你手筋。这回尚不知你愿不愿嫁,师父便给你安了婚事,还换了近仆。”
      殷脂自顾自地倒了杯水,挪至黎淑身旁坐下。
      “可师父自然有师父的道理,你是他最疼的小徒弟,放在心尖上都不够,又怎会害你呢?”殷脂哄人最有一套。管他三七二十一,先动之以情。
      而后便是晓之以理,“皇帝陛下荡平六国,何其勇武,天下人无敢对目。咱们不是随陛下打天下的有功之臣,仅凭炼制丹药蒙皇帝厚爱。若是师父护短,难免有人参咱们暗通敌寇,那时便是谁都帮不了咱们的。况且,师父是知道你会药理的,自然也知道吃些苦痛伤便是能恢复的。你也是明白师父苦心的,对不对?”
      黎淑冷嘲道:“不过是怕我祸及佥合堂。既然怕,何苦要这般折磨我,丢给郡守不就好了,是死是活与你们何干!”
      一想到这几日仅是练习用这废手拿东西时钻心的酸痛,黎淑眼泪都快涌出来了。索性把头别向窗外,冷风一激,更是止不住。
      殷脂抚着她的背,又接着说:“小淑,我知道的,全心地信一人,却又被这人刺伤,心里是会很疼。可师父是掌门,是堂主,他已经尽力护着你了,等你再大些就懂了。先喝口水,小心烫。”
      等黎淑平静些了,她又开口道,“至于这婚事......”
      “我不嫁!堂主喜欢那便请堂主嫁罢!”小丫头略微平复的情绪瞬间又被点燃。
      “先听我说完。”殷脂语气虽柔,却不容置喙。
      “普通人家的女儿十三四岁就要许人家了,我们是没这世俗束缚,但终归得要有个归宿的。难不成你想一个人在这阁里待一辈子?无依无靠,还得提防着后起之秀,那才是苦命。蔡老头的确不大喜欢你这边,可他骨筹推衍的功夫师父也不一定能比得过。起先我们还怕是朔汤阁给你下的算计,师父又自己推了足足三次才确认的,当真是天作之合。”
      黎淑却不领情,“他与你是师徒,对我而言更像堂主。”
      “别说这昏话。师父那么严厉的一个人,对你可曾真正发过一次火?来之前,我去见过他。师父说,黎淑年纪小,心也干净,佥合堂风光一时但也难世世荣耀,这里面的风雨不是你该担的。上回那事一出,师父也心疼得紧。让你高嫁,是为了寻一人能为你遮住全部风雨,快快乐乐地过一辈子,再没人能伤到你。”
      瞧出师妹眼底露出缓和,殷脂又道:“皇子之中与儒家走得近的,一位是伯公子扶苏,另一位是公子高。他们二人啊,一位宽厚仁爱,民望所归;一位才高风雅,母家雄厚。无论是谁,皆是这世上一等一的好夫婿。且只要徐先生推波助澜说上两句,往后的事都是十拿九稳的。你向来讨人喜欢,母仪天下也未尝不可期。”
      “可是我不想。师姐,我不想!”
      话未讲完她又哽咽起来,胃底也一阵翻涌,烧得绞痛。
      殷脂心生怜惜,察觉此事说得有些操之过急,转而安慰道:“阿姐知道的。所以啊,咱们先准备着,明年集会去看看,若是觉得那位公子尚可呢,自然是好。若是相看两厌,那便就此作罢,凭他神仙指婚咱们也不理。好不好?”
      外边一堂能单手拧断她骨头的狠角色,筠修阁的毒再好,也不够她一路销声匿迹。只能先蜷在师姐怀里,点了点头。

  • 作者有话要说:  缩水版二更?
    求收藏、评论?
    听说作者都是要从小养才可爱,请问阿信可以可可爱爱吗?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