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人间四 ...

  •   “小姐,炎辉阁殷主事和朔汤阁蔡主事快来了。您快去前院迎迎吧。”
      现下刚至寅时,在南郡天才透光。屋里婢子还在为黎淑洗漱,杜娘便慌忙进来。
      一月前就听闻佥合堂三位阁主有所活动,原想着是去掌门那听训阴阳推衍,不想却转眼就有两位被派到南郡来了。前阵子筠修阁自顾不暇,也就没着力打探其他消息,不想昨日才传来他们入郡行踪。这眼下就到了,脚程倒挺快。
      “杜娘娘,帮我先把客人迎到正厅。我梳洗好了便过去。”
      “小姐,咱们筠修阁平日里头不讲什么麻烦规矩也就罢了。”杜娘说着摒退婢女,又附在阁主耳边轻声道:“这次两位阁主可都来了,且也比小姐年龄大许多,千万莫叫下头的烂舌头嚼到堂主耳边。咱的伤刚快好,再有什么闪失,老奴的心可都要被扎碎了。”
      “知道了,我马上过去。你把我那身水靛色素衣取来,再叫子翕师兄也随我同去。”黎淑仗着自己未行笄礼,摆明了的草率打扮。
      杜若也知劝不动这丫头,利索回道:“老奴这就去办。”
      黎淑看顾左右,确认四下无人了,拉开钗盒中一暗格,将那瓷瓶里的药仔细在左腕涂了,再将白纱覆上。她也不知这药是否有用,左不过维持现状。
      还以为那二位阁主已临街而立,没想到进城时核查手续繁琐,待黎淑出来,仍未见人影。
      店铺对面炸油饼的货郎已在吆喝,刚出锅的饼滋滋地冒油,北风一吹,葱油香扑面而来。“咕噜——”这几位迎客者面面相觑,“咕噜......”
      偏偏清早街道,别无嘈杂。
      “吭,”淑阁主清了下嗓,吩咐道:“你们且先候着,我先处理下其他事。”
      大步流星,直奔饼摊。
      “老板,十张咸的,三张甜的,炸脆些。”
      刚开张就来了大生意,货郎动作自然麻利,不一会便用荷叶包好。“小姐您端好嘞,小心烫嘞!”
      铁齿铜牙可全然不顾,转身就啃了起来。
      尚立在街对面的随从全然呆住了,平日杜主事叫饭点送主屋两份饭,当真不是为了试毒,果然没有浪费。
      “呐!咱们正好六个人,一人两个。我吃那俩甜的。”
      好好好,一人两个,您这是刚才三四口吃完的油饼不占肚啊?
      您是阁主,你怎么叫都有理,有饼吃便是好事。
      这几人还满嘴油光,商队人马恰巧就过来了。
      淑小姐刚咽下最后一口,抬眼正好迎上佥合堂商队仆从的惊讶目光。
      “看来,咱们佥合堂在南郡的生意确实不错啊。这四钱一个的油饼,黎阁主说赏就赏了。蔡老头,这亲侍想到驿站买壶干净水你都不肯,未免太苛待人了。‘舍得’二字,咱们可得向我这师妹好好学学呢。”
      说话这人,一身金丝红衣,乌发如云,正是殷脂——“落花无痕淑小姐”的后半句,“柔骨藏锋殷媚娘”,平日还算安分地待在炎辉阁,今天也赶来凑热闹。
      炎辉阁为何?
      堂主也不敢轻动的地方。倒卖军械就罢了,江湖上排在前头的细作杀手不少也听命于这黑店。殷阁主妩媚多情,交锋出手也极利落。亏得面上做了个清倌院,即便有时露了马脚,官员也只当姑娘玩的新鲜乐子,不怎追究。
      另一位略显矮胖的老者开口,“呵,我这糟老头子不过只会算算命的。陛下恩泽庇佑百民,巨鹿那地界又能有什么祈福生意?没你们俩卖东西挣得多,还不得精打细算过日子?”
      能掐会算蔡先生,铺面生意不如人意,可门生暗探遍布天下。前些年边军抵御匈奴还是和他谈的生意。如今年纪大了,习惯还是谨慎,粗布麻衣,荆簪敝履,俨然一个落魄算命先生的打扮。
      “我们这等两位的都饿透了,更别说大家一路车马劳顿。若是不嫌阁中饭食还不如这街头小食,不如进屋歇息些时辰再聊?”黎淑假笑道。
      仗着自己年龄小,淑小姐这么些年装傻充愣的本事愈发精进。
      待安顿好商队,杜娘特意于正厅安排了一席迎客宴,把黎淑按在东席上,又命人请殷阁主与蔡阁主来。
      蒜煸春笋、玉烧晚菘、鲍汁汤饼、桂香莲羹......皆是洞庭一带清淡鲜香的名菜,招待远客最是妥当。
      客人坐定,杜娘道了礼便准备退下。
      殷脂抬眼看这人就要走,连忙叫住,“杜娘,操持辛劳,坐下一同用吧。”
      “承脂阁主的情,只是贱婢身份卑微,不敢与主人同席。老奴这会子还得去伙房瞧那帮懒骨头做事呢。咱家小姐莫要再拘着了,快招呼两位主子用菜吧。”杜娘赔笑道。
      又告退了一次,这才得以脱身。
      合了门,不由揩汗,每年这般都是席间要盘问筠修阁事务的架势。小姐答错什么不要紧,她这堂主放在小姐身边的教引可就罪责难逃了,不依家法张几个嘴可是万万没道理的事。
      虽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说法,但席间闲谈也是少不了的。气氛瞧着尴尬,殷脂便先开口了。
      “近年筠修阁生意可好?”
      “还好,今年明账共收了一千二百八十三金六百零四贯钱,洞庭郡和巴郡多些。使毒的生意没怎么赚,大概一二百金还有些瞧不出成色的玉料。前月出了个岔子,官家那边没挣到。”
      今日的汤饼当真不错,以至黎淑回话连头都懒得抬,依旧专心眼前佳肴。
      “这账是自己开始算了,还是那婆子帮你理的?”
      蔡老头向来厌恶筠修阁抢他家风头,说话也毫不掩饰。
      “久闻蔡主事骨筹大衍术炉火纯青,不如您现算一卦,看看我家账簿到底是谁管着?”
      一个倚老卖老,一个童言无忌,即便堂主在场这两人也敢吵起来。
      “就是随意聊两句罢了,堂主何时还指望你我姐妹给堂里挣钱了?不过是给咱们个安身处。”
      到底是风流场上的红人,“周旋”二字殷脂最知道该怎么写。
      “自师姐拜别师父,我俩也有快十年未见了。没想到师姐风采如故,愈发会逗人开心了。”黎淑冷笑回道。
      翻过年头黎淑才到十五岁,幼时被带进阴阳家,如今也未满十年。殷脂的师姐名分是真,可二人从未有过什么同门情谊。
      说来殷脂也是奇才。专攻暗器格斗,为人左右逢源,打探各路消息均是灵活。年仅十七便独挡一面坐稳了炎辉阁主事之位。就是如此风头占尽、树敌无数,也没见有人敢和她明面上过不去的。就连黎淑,呛人也得收敛地拐个弯说。
      “老头子说话向来直来直去,你们当也习惯了。你年纪也不小了,往后嫁人了,府中账目也得看得懂才行。我二人本也懒得跑这一趟,但堂主嘱咐过了,你性子倔,得当面说清才好。”蔡主事漱了漱口。
      待齿间干净,又说道:“五月的时候,我呢,照例是得为堂里算一算的。往年不过是些个宝物所在的,今年却得了个姻缘。呵,堂主还以为是殷脂的呢,可惜是个木宫且在南边,好巧不巧让你这丫头捡到了。”
      怎么可能?我,我还小呢!有仇也不能公报吧?黎淑暗想道。
      “堂主亲自又推了一遍,准着呢。可惜不是在自家里面,约是在齐地下邳附近,明年开春左右。”蔡老头双手撑案,俨然是得意模样。
      黎淑杏眼都差点蹦出来,“下邳?”

  • 作者有话要说:  请问为什么会使下邳哩?
    本文1v1但还是会有一小点阴差阳错,会甜的!
    求收藏?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