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天书三 ...

  •   回庄路上,张良还是得偿所愿地自己走回去了。
      蜀地查出些消息,但一路向东,驿站愈发严查,故而只能叫乐湛前去接应,约在留城会面。只是这次没了通商的由头,只能步行前往,一来二去怕也得花费十来日。
      庄里师兄过问护卫去向,张良编撰说他父母有恙,回家探望。合情合理,大家也没再说什么。
      孟宏调了辩和时初展口才的子薠去他轩中听教,顺便也略微照顾这位师叔起居。可毕竟是个小辈,张良也不好意思使唤。所以凡是多靠自己,不过是走得慢些,也不怎的碍事。
      待第十天清晨,乐湛拿着一封密信兴冲冲赶回来时,还未推门,便听子薠火急火燎,在缚云轩大叫,张师叔不见了!
      这还了得!
      今日百家集会结束,但凡在会上有所展露的弟子,皆有幸前去恭送扶苏殿下离庄。张良射艺比试后来稀里糊涂的被定了个第七名——因为后几日比赛的弟子中还有五个虽没有十箭连中靶心,但总比他只有九箭的成绩高。
      而因救驾之事,除了那位已经被王家抬回去的小将军,只剩他既有身份又有功劳,扶苏自然要见。
      庄内已安排仆役去找了,不过隐约记起临行前见过的老翁,乐湛反倒觉得张良许是又去了桥上。将竹片别在腰间,足尖一点跃出庄去。
      此时刚过宵禁,市集鲜有商贩开张。城间薄雾萦绕,并不安静却也并不聒噪,不远处传来鸡鸣犬吠声,张良这是起得多早啊?鸡才刚醒,他人都没影了。不消一会儿,乐湛便瞧见自家傻子站在桥边,边看书简,边痴痴傻笑。
      “少爷你没事吧?”
      张良弯眼看了看他,“没事啊。怎么了?你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还以为得再等两天呢。”
      “我再不回来,你这傻子非把自己整丢不可!咱们快回去吧,孟爷他们都找你半天了。”
      “找我?为何?”
      乐湛懒得解释。就凭蛮力,眼下铁了心要捉他回去。张先生稀里糊涂、不由自主,只得跟上脚步。
      快离开了东市,才幽幽埋怨:“大早上人不见了能不找吗?待会儿贵人离庄,点了名叫你去见,若是瞧不见你人影,孟爷又该责您了。”
      “殿下辰时才动身,急什么?”
      同样与人有约,这会儿又不着急了。啧啧,厚此薄彼啊。
      “对了,乐湛,咱们上回见的那位老先生,还有印象吗?我今日是来见他的,终于早过他了。你猜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一个破老头值得少宗主半夜爬起来等?真是的,衣服都潮了。他能给你仙丹不成?”
      “不是仙丹,是书。就这册。”
      “咱们守着承贤庄的书阁,还稀罕他的破烂书?专攻如何收破烂达到人生巅峰?”
      半拖半走,果然比自己挪动快上许多。刚聊了两句,竟已至承贤庄偏门。
      “还知道回来!”
      恭喜张良再次荣获戒律堂半日游奖励。
      “大当家早。”
      “做什么去了。”明明是在发问,可语气半分未变,怒不可遏,不容置疑。
      “读书。良偶然发现清晨于肆间读书,略有正心修身之效。”
      “好个正心修身,我看你连格物致知都没弄明白!”
      这明显是气话嘛,格物致知,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张良既能任教,怎么说也到修身的水平了。
      要不然家长来接孩子,顺嘴问一句,先生学问如何啊?如实作答曰:方才到格物的水平。那还不得把人家气死。
      只是孟宏正在气头上,而且也是关心则乱,自然不好顶撞争辩。
      “师兄教训的是。是良不才,好高骛远。”
      “这次且饶了你。好歹知道用功念书了。速去正厅,公子殿下有话问你。”
      饶过了?大师兄年纪渐高,人也和蔼起来了?
      进门时瞧见厅内诸君面色苍白、四肢僵劲,还以为一向以和善示人的扶苏长公子,竟因一个张姓草民迟到发威了。
      待恭敬跪下,过了良久才发觉,这些人脸色如此不好看,全因跪得太久而已。
      公子殿下,仍依着卯时一刻晨起的作息,歇于榻上。
      又不是急着要见,这么早把大家招来为何?好让潜伏已久的刺客自己跪到筋疲力尽?
      好在手边还有卷书,正好打发时间。
      嗯,有趣。
      上几片还是从《六略》里摘出来的,这几句不是孙膑注解《孙子兵法》的原话吗?后面写的是,平喘,平喘什么?大约是老先生真心想叫这博学后生相信,所赠之书乃失传已久的《太公兵法》,刻字时用的齐文,明显也是临时翻字谱现译的,七零八落不说,还有错字。不过这后面究竟写的是何内容?
      药方?什么白果三什么?还有这个甘什么什么七钱?
      “张先生是在读什么书?”
      一时投入,竟没发觉扶苏已掀帘进来。众人皆伏地请安,唯有他张良一人跪的端正,自然一眼便注意到了。
      “公子殿下万安,草民张良一时惶恐,忘了礼数。望殿下恕罪。”
      “无妨。先生的伤可好了?”扶苏脸上虽不挂笑,但语气总是和缓的。不过,他并无意叫张良站起来答话。
      “谢公子挂怀,良已无大碍。”
      “孟先生举荐你,说你文章不错,治国道理也通。”
      往年各家翘楚都是在清谈会领到各家先生举荐书,再回乡请里长县丞书表举荐,方能入朝为官。今时不同往日,公子既然在场,难说不会钦点近臣。
      “师兄所言,良不敢当。蒙先师教导,略能读懂些文章。只是家中有些生意操持,经商治国或略有相通。”
      “张先生祖上是韩国贵族?”
      “是。”
      嬴扶苏嘴角微扬,“那你可知,若按秦律,你此生都不可由三老举荐为官?”
      “良自知身份卑鄙,不敢逾矩。”
      “不论规矩,你想为官吗?张先生可愿帮扶苏筹谋?”
      张良心道:不想。莫挨老子。
      “师祖曾言,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良无先贤之才,惟愿守心修身。”
      扶苏明白此人心意,俯身于其耳畔,怅然道:“先生是还惦记着故韩旧事啊。”
      说罢,手微微使劲按了按他的左肩。再往下两寸,便是刺秦旧伤。
      公子凤目寒光扫落在刑名家名士身上,“宋先生攻防之说可堪妙绝,你可有意效力大秦?”
      “宋明万死不辞。”
      而后又问了五六人,一模一样的答案。
      殿下欣慰离去,巳时摆驾东晦郡守府。

  • 作者有话要说:  绿绿又抽风了,待审审得阿信头秃。
    然后《鬼嫁娘》审签了,估计也过不了,看官老爷们随意看吧。大冰箱里呆久了,单机已经不足以磨灭阿信的更文热情了。
    不过明天要去实习,论文数据也要开始测了。请个假,让绿绿慢慢审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