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天书二 ...

  •   “今天是什么日子?”
      乐湛一愣,“十七吧,咋了?”
      “完了完了,乐湛,快快快,陪我回趟院子!”张良扎进书堆里就开始找鞋。
      “啊?这会儿都快开饭了,您回去干嘛?家里面没啥事啊。”
      “一句两句说不清楚,快走吧,来不及了。”
      少爷的想法谁都猜不透,有时半夜批文章,有时饭点要出门。谁知道要干啥,随他吧,谁叫他是主子。
      张良梗着腿,一拐一拐往前挪,还心急得要死,“走快些。”
      “少爷,就你这残腿,咋快啊?”
      “唉,你背我吧。”
      “啥?”
      虽说早有名声在外,您也不用这么胆大妄为吧,街上这么多人看着呢,俩大男人,搂搂抱抱?
      “没,就当我没说。”
      偶遇项伯那日,张良也偶遇了一位被乐湛开玩笑的“仙君”,有无仙气不得而知,五日平明与会的约定却是亲口定下的。
      不巧最近懒在屋里,日子记不太清,等想起来已然误了时辰。
      与人相约晚到虽不犯法,可那老先生有些老糊涂,万一生气把自己扔下桥,岂不又冲他喊,“孺子,下捞我!”
      想来便头痛起来。
      幸而二人赶到桥边时,老叟依旧立于桥上,并无把自己扔下桥的冲动。
      老头子仍戴一大斗笠,也不知是看见了还是没看见,摇摇摆摆走下圯来。老爷子忘了?忘了好啊,忘了就好。
      “竖子!与老人期,后,何也!”
      乐湛瞬间来了气性,“你这老头骂谁呢!”
      若不是看他年纪大,乐湛定要一拳抡过去。
      “良未能守约,先生教训的是。良给您赔罪了。”张良气还没喘顺,没劲儿生气,只向老者赔罪道。
      “少爷!”乐湛气性不减。
      宗主重礼不是怪事,可这货穿一身破烂,上来就损宗主出生,还给他行礼赔罪?
      “后五日早会。走了走了。”
      说罢,老叟又大摇大摆离去,渐隐于市井。
      “少爷这是怎么一回事?那老头敢这么骂您,你还给我下禁令?”乐湛忿忿怼道。
      张良反倒没怎么生气,反安慰道:“是我有错在先,叫老人家在此等了一上午。况且,我本就并非嫡出,只能说他有些神通罢。下回记得提醒我,别再耽误了。”
      乐湛身手好,做事却不爱琢磨,主子说得云里雾里,自己更是没头没脑。
      “走吧,今日辛苦了,一块儿在外面吃一顿。”
      “好!”
      “你付账。”
      “少爷!不带你这样的。”
      张良解释道:“方才走得急,我忘带钱了。”
      百密一疏,人之常情。
      也罢也罢,胭脂铺对面开了一家包子店,春祭尚未结束,还能买到肉包。价钱不贵,味道也十分鲜美,本壮士就勉强请自家少爷一顿。
      一屉四个,足足三屉。热气腾腾,皮白宣软。不到一刻,笼屉尚还烫手,笼里却只剩下两只白胖子负隅顽抗。
      “少爷再吃一个?”乐湛嘴上谦让着,眼珠子都快扒包子上了。
      “不了,你吃吧。我去结账。”
      傻护卫奇怪道:“你不是没带钱吗?”
      “没带半两,身上还有些碎金。”张良清影飘起,走向柜台。
      “少爷!”乐湛顿时眉笑眼开。原还惦念自己荷包,只点了略微能不饿的量。既然主子付钱,那也别难为店家找不开零钱,不如与人方便。
      “怎么?”
      “这是小店,咱家金子太重,找不开的。要不,再加两屉?”
      张子房也笑了。平时也没亏待他,怎么还和小孩似的,一有合胃口的就没个饥饱。
      亏得店家敦厚,一个肉包只卖七钱。他这豆大的碎金品相却纯,便又添了四笼。
      “少爷不再吃点?”
      “饱了。”
      “才吃三个就饱了,你饭量跟娘们似的。”
      “没你这么废口粮。”张良理理衣襟,怡然看着店外春景,丝毫没有挖苦人的愧疚感。
      “我这是吃饱了好干活。待会儿我背少爷回去!”
      “算了吧,大庭广众的,不嫌丢人。”
      乐湛傻笑,“嘿嘿!不丢人,不丢人。”
      “慢点吃,没人和你抢。怎么跟饿着你了一样?”
      “少爷又不四不知道,”乐湛不过是个护卫,自然无人教也无人管他吃相,此时满嘴塞着包子,勉强答话道,“我签契那年,整整一个月没吃饭,当时都快饿死了。后来,咳咳,后来饭量就变大了,吃也吃不饱。不过,我吃得多,力气也变大了!就能保护好少爷了。”
      “喝口水,别噎着。比我大五岁还同小孩儿一样,也不知你打算如何护我。”张良故作嫌弃,撇撇嘴角。
      “照顾你的时候多着呢!”
      乐湛说的签契,正是影客认主契。
      暗影客,非人,非鬼,非虚,非实。若想操控,必须以魂为媒,献祭于它。可笑就可笑在——张氏,无魂。所以即便能招出暗影客,却无法令其听命。
      因而历代宗主都会选一心腹家仆,不能是张家人,且只对宗主一人忠心耿耿,通常自幼时便伴其左右,心意相通。
      待其长至十七岁——有时可略微偏差,譬如乐湛十六时便签下契约,但绝不可大过二十岁,否则智虑不纯恐有反心。说明道理,自愿献魂,不能有任何外伤、内伤地死去,所以有些是渴死,有些是饿死。
      待死后,魂裂。留于身体的一半,可使躯体行动且与常人无异,有情有感,除非自戕,否则无死无伤;献与暗影客的另一半,则像傀儡缚丝,予其命令以供调动。
      而生前所签认主契,是暗影客认此人为统领之信物,亦是此人效忠主人的誓词。是张氏宗主对此心腹的唯一一项约束。除非锦书被主人亲自烧毁,此人不得反抗主人的任何命令,即便是主人未言明的心间暗语。
      否则,此家仆便会魂散,沦为无知无感的一具暗影客。
      历代宗主,垂危之时鲜有记得烧去认主契,放这至忠随侍一条生路的,顶多心中默念,愿此人随自己一同归去,眼瞧着那可怜人饮剑。
      更有甚者,生死之间全然忘记还有这档子事。主人离去没有任何命令,也没有任何禁令,所以他做什么都对,做什么都错,认主契便自动认定此人违反誓言,魂飞魄散。
      那年张良十一岁,初掌宗族。
      按家规,宗主掌权,择影客统领。
      他在祠堂哭了一整夜,求各位旁支叔叔不要逼乐湛签契。一直地哭,一直地向长辈灵位磕头。
      后来还是乐湛,把他抱起来,拿衣袖擦去糊在张良脸上的血痕泪痕,笑着对他说,“少宗主,我自愿的。往后,就让乐湛来保护你吧。”
      太饿了,想多吃些。这是乐湛签契后,除去保护主人这一誓言,有关自己的唯一愿望。

  • 作者有话要说:  阿良最近是不是有点GAY GAY的?
    不,他还直着!
    乐湛其实是阿信比较心疼的人物,无足轻重、身份卑微,即便连生死的权利都没有。但他对少爷的忠纯,又恰恰给了阿良小时候唯一的光。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