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闲谈 ...

  •   晚间果然有琴会消息传来,林乐姑娘一曲樵歌饱受众与会者赞赏。公子没说什么,但大家早已清楚,才貌双全、沉稳修德,如此妙人理应配未来天下之主。
      正巧颜商前来探望,小师弟自然可以再顺便问些细节。
      “听说公子今日对琴会大加赞赏,师兄办事果然周到。”
      颜商嘴角弧度不改,“就属你嘴甜。按部就班罢了。”
      “对了,师兄,今日殿下对师兄琴艺做何点评?”
      “我……没弹。”
      “啊?”张良十分吃惊,公子听琴,承贤庄一景不得观,半景也不给面子吗?
      “你不在,琴音单薄,没什么意思。”
      “可惜可惜。”
      颜子器淡去几分笑意,“子房,你大概猜到了吧,这琴会本就另有它意。咱们不过奉命操办,更是没有乱出风头的道理。”
      “听说林姑娘琴艺超群,师兄觉得呢?”
      “女子习琴,已属罕见。不说技艺,气韵便胜出许多。”
      “哈,当然气韵超群!父亲是墨家掌门,母家还同丞相是一宗。听说此女容貌出众,还十分娇柔呢。”张良说到一半,见颜商并不接话,尴尬咳嗽一声,转而问道,“其他人呢?”
      “也有才子做了几句诗即兴赋曲,还算合音律吧,不过图个兴致。”师兄略显心不在焉。
      张良想起前两天弟子瞎传的颜商与殷脂情投意合的段子,又问道:“佥合堂在太原的店铺歌舞不错,今天没露头?”
      “佥合堂是阴阳家的生意吧?店铺如何卖歌舞?”
      “清倌啊!师兄不知道?去年路过,有幸一观,比官家办的确实胜过许多。”
      颜商耳尖透红,斥道:“不知羞!身为儒家弟子,不克己复礼,去那种地方作甚!你,你怎的,怎的……唉,我也管不住你了。”
      “就是陪些大买家进去喝些酒而已,不是师兄想的那样。师兄若是生气,良往后再不去就是了。师兄别生气了嘛。”张良知道惹着师兄了,赶忙赔罪。
      颜子器扯回袖角,“好好说话,都多大了,也不知羞!”
      “好吧好吧,等我腿好了,我去戒律堂领罚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想起方才的话题,颜商思忖片刻道,“不过,今天没见他家有人来。”
      “谁都没去?”
      颜商沉思片刻,答道:“他家上次集会才被讽弹的是靡靡魔音,今年可能也懒得自取其辱。”
      魔音吗?黎淑左手拇指有琴茧,以她的傲骨,应当不屑吧?张良暗想。
      “是吗?我都记不得了。”
      颜先生恢复微笑,“你当年辩和连胜五场,名家都说不过你,春风得意,哪还能记得后面这些琐事。”
      “年少无知,也不知冲撞了多少长辈。”当年那些冲动事,张良一件都不想再提了。
      “不过,今天有位姑娘像是李掌门带来的,用秦筝弹了一曲高山,有些风骨。”
      “师兄喜欢?”
      “我觉得那丫头不错,与你年纪相仿。等大师兄闲些了,带你去见见?”
      “算了吧,良还不急。师兄你还是给自己多打算吧,省的再过两年孟当家又念叨。”
      颜商无奈叹气,“子房啊,为何不能好好叫孟师兄一句大师兄呢?”
      “不顺口。”
      “可你小时候,一直都是这么叫他的。那日在靶场,你又唤了他一声大师兄,他高兴得和我说了一下午。”
      “我有吗?不记得了。”
      “子房,师兄对你我,乃至儒家每位弟子,都是全心全意地好。虽说严厉些,那也是他一片苦心。你现在大了,自然需要多体谅,别……”
      颜子器话说一半,张良便打断了,“师兄,我明白。不必多言。”
      “对了,颜师兄,射艺首场怎么没见你在场?”
      “我在剑馆。”
      张良略感意外,“剑馆?咱们庄的,不是只有大师兄一人参赛吗?好像还是第二天的赛程。”
      “师兄和掌门陪着公子殿下,我自然要去剑馆打点。”颜商笑答。
      剑馆与靶场仅一幕之隔,或许师兄看到了些刺客踪迹。于是张良追问,“可有异常?”
      “并无。要不是师兄后来找我,我都不知道你出事了。”
      “唉,师兄啊,太可惜了。”
      “可惜什么?”
      “以师兄之才,随便展露一二,公子不就对你青眼有佳了?可惜辩和公子没去看,其他赛事你不参加,好不容易办次琴会也不弹。怎么感觉你怕公子似的,偏要躲着。”
      张良像是突然察觉什么,边说着边去瞥颜商作何反应。
      这人居然依旧淡然挂笑,“我志不在此。”
      竟连丝毫慌张都不曾有,若非平日就蒙着假面,便是当真于心无愧,志不在此。
      “好了,不早了,你早些休息。我去巡夜了。”
      “师兄怎么又去?前天不才巡过吗?”
      “前夜是替你的班,今晚本就是我当值。”颜商奇怪平时挺伶俐一人,今天怎么什么傻了?
      小师弟救驾负伤,师兄们自然不舍得他再拖着伤腿值夜。
      于是乎,即便白天诸事已然破烦劳神,晚上还是你一天我一天的,自然而然地替他值过。
      “良儿还小”,是他未加冠时孟宏替他值夜的常用说辞;“行动不便”这一事实,完美衔接。

  • 作者有话要说:  阿信最近作了个弥天大死,两个坑双更太难了。
    这周开始要准备论文了,所以头真的超级秃。
    这部分可能看起来节奏变慢了,十分抱歉,后面会加速滴!感谢尚为弃坑的看官老爷们!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