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新手村日常 ...

  •   ……
      
      一晃眼又过去了好多天。
      
      桔梗和犬夜叉也已经互表心意了,但是气氛总是暧昧朦胧,就差临门一脚的感觉。
      
      至于鬼蜘蛛,春日悠每天都恨的牙痒痒,明明刚救回来一副快咽气的模样,再加上春日悠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敷药和喂食,竟然活到了现在。
      
      真是祸害遗千年。
      
      春日悠嘟囔着抱起怀里的食盒和竹篮走山洞,长长的发丝随意披在肩上,衬着愈发好看的脸蛋,眉如远山,像是从锦画中走出来的女子。
      
      鬼蜘蛛瞳孔缩紧,片刻间心神晃动,只见她眉眼带笑,心情好像十分愉悦,一步一步走来,轻启樱唇。
      
      “喂,小秃头!妈妈来给你换药了!”
      
      春日悠瞅着他被火烧秃噜皮的脑袋,这幅惨样让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笑嘻嘻地开口。
      
      “……”
      
      鬼蜘蛛还没欣赏到三秒就移开眼球,这么美的女人,却长了张嘴。
      
      “啪!”
      
      春日悠拿出一块药膏极其敷衍的贴在鬼蜘蛛被烧黢黑的光溜溜的脑袋上,鬼蜘蛛怒视向她。
      
      但这么长时间春日悠早就习以为常了,甚至还可以凑近一些,笑容灿烂:“怎么了?你这脑袋被烧成这样,本来也长不出头发了啊,别这么看我,妈妈怕喔。”
      
      鬼蜘蛛扯了扯嘴角,放佛已经习惯这女人露出本性的面目了,除了他大概没人知道这样外表高贵美丽的巫女大人,其实满嘴粗言痞语吧?
      
      “呵……”这么想着鬼蜘蛛讥笑起来,结果又被一贴膏药糊在脸上,力道毫不留情。
      
      鬼蜘蛛手指微微颤抖了两下,如果他能站起来,一定要杀了这个女人!
      
      “唉,桔梗姐姐终于下定决心要用四魂之玉帮犬夜叉变成人了……”
      
      春日悠早已习惯边喂食边碎碎念,就算是像自言自语一样的聊天,也比气氛总是莫名安静诡异的要好。
      
      鬼蜘蛛心中嗤笑一声,巫女与妖怪的爱情就已经够好笑了,妖怪居然想变成人类,如果他能拥有四魂之玉绝对不会这么做愚蠢的事情。
      
      “喂你那是什么眼神?”
      
      春日悠看见了鬼蜘蛛嘲讽的眼神,顿时有些闷气,直接把最后一口粥灌进他的嘴里,冷笑一声:“哼,反正你也只能一辈子呆着这里了,跟你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被粥呛到的鬼蜘蛛咳又咳不出来,每挪动一下就牵扯全身伤口疼痛难忍,这样的身体根本恢复不了,只能慢性死亡,换做普通人早就忍受不了自尽了。
      
      而鬼蜘蛛只是死死盯着女人离去的背影,身上留着山贼血液的邪念与欲望堪堪支撑着这具残破的血肉之躯,这一切只源自于那个掩埋在心底的卑鄙念头。
      
      他想要这个女人。
      
      想将她狠狠压在草地上,撕掉那身碍眼的红白巫女服,掐着她颤抖的下颚,肆意汲取身上的体温,再好好欣赏高贵的巫女大人从云端跌落泥潭的凄惨模样。
      
      品味这令人颤栗的美妙绝望。
      
      他死死盯着春日悠离去的背影,如果他能拥有四魂之玉。
      
      ……
      
      春日岚这会儿正好在树下抱着一篮子新鲜采摘的红果,正分给围着她转圈的小孩子们。
      
      “岚!今天去小枫家蹭饭吧!”春日悠提着篮子小步跑来,顺势拿了两个果子坐到树下,托着下巴,静静看着岚跟小孩子玩闹。
      
      岚来到这里之后变得温柔了,也逐渐恢复了属于她的天真烂漫,和桔梗姐姐那种平易近人的温柔不一样,也许是从小没有父母,姐妹俩靠着微薄的救助金生活,岚的性格比同龄人更内敛早熟。
      
      “桔梗大人回来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春日悠和春日岚和孩子们分完果子提上东西一块儿慢悠悠的回去。
      
      “桔……”
      
      春日悠刚看见结果话还没说完就发现她的脸色异常苍白,赶紧扶着她进屋,仔细查看身上幸好没有明显外伤,“发生什么事情了?遇到大妖了?”
      
      桔梗摇摇头,扶着春日悠的肩膀坐下,脸色稍稍缓和下来,沉声说:“我遇到椿了。”
      
      春日悠愣了一下,顿时没想起来那是谁。
      
      “是和我同门的巫女,竟然也想抢夺四魂之玉……”桔梗垂下眼眸,一想到椿对她下的诅咒,心中莫名有些惶惶不安。
      
      桔梗,你终会因四魂之玉而死在爱心的人手里——
      
      桔梗抓紧了掌心,不语。
      
      “什么?”春日悠终于记起来了,是那个黑巫女,为了保持容颜永驻不惜把灵魂卖给妖怪,可惜她并不了解这个人。
      
      “那你……”春日悠刚开口就被桔梗打断,她摇摇头,朝悠抿唇一笑,将怀里的四魂之玉拿出来:“我没事,她的修为还不能把我怎么样,只是有些感慨,四魂之玉这个东西,实在过于邪门了。”
      
      这是悠第一次看见四魂之玉,完美无瑕的玉珠,散发出美轮美奂的淡紫色光泽,当初交给桔梗的到时候她一直保存在结界中很少拿出来,一旦面世,必定引发抢夺。
      
      不仅是对于妖怪的吸引力,就连人类都想不择手段得到它,据说可以完成任何愿望的四魂之玉……
      
      “为什么把它拿出来?”春日悠有些疑惑,就这样拿出来不会被附近的妖怪吸引吗?
      
      “周围有我的结界,不用担心。”桔梗目光柔和地看向悠,她猜得没错四魂之玉和悠的气息十分相近,虽然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她相信悠不会被它迷惑,于是开口:
      
      “果然你也具有净化四魂之玉的能力,假如我不在了……”
      
      “等等,你不是要用四魂之玉把犬夜叉变成人类吗?”春日悠赶紧打断桔梗,她可不想被桔梗姐姐托付,接下这个烫手山芋。
      
      桔梗怔住了,嘴角展开淡淡的苦涩:“也许,那不是最好的选择,四魂之玉对于妖怪的吸引力实在太过强大。”
      
      “你不相信犬夜叉吗?”沉默许久的春日岚突然开口,桔梗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所以才如此动摇。
      
      “……”桔梗握紧了手中的四魂之玉,春日岚的灵魂发问显然让桔梗更加挣扎。
      
      “就是啊,桔梗你到底怎么了?”春日悠有些着急,她已经努力不让剧情回到正轨了,不免有点心急,到底是什么在阻碍桔梗和犬夜叉?
      
      “你连你自己都不相信吗?”春日岚一字一句的开口,语气疑惑:“无论结果如何,这都是你们的宿命,不是吗?”
      
      “宿命吗……”
      
      桔梗低下眼帘,察觉到结界有妖怪靠近,她缓缓站起来走到窗边,只看见一抹红色身影焦急地来回走动。
      
      桔梗反手收起四魂之玉,挥手散开结界,打开窗户喊了一声:“犬夜叉。”
      
      “桔梗!”犬夜叉嗅了嗅鼻子,是四魂之玉的气息,瞬身跳到窗檐下,竖起眉毛,音量不知觉放大:“这结界怎么回事?遇到什么事了吗?为什么你脸色这么苍……白。”
      
      桔梗突然伸手抱住犬夜叉。
      
      嚯——
      
      春日悠在心里惊叹一声,反应神速捂上春日岚的眼睛,自己倒是看的津津有味,真是赏心悦目。
      
      “啪!”春日岚一巴掌拍下悠的手,眼刀飞过去,用口型骂她:滚!
      
      “你愿意……变成人类和我在一起吗?”桔梗的声音从犬夜叉胸口传来,未曾抬头。
      
      早就满脸通红的犬夜叉手忙脚乱的搂着桔梗,一片空白的脑子渐渐回神,他低着头,似乎感受到了这股不安的情绪,桔梗出来没有这样露出过脆弱的一面。
      
      犬夜叉的眼神从未有过的温柔下来,伸手抚摸着桔梗的发丝,抿了抿唇。
      
      “我愿意,我想跟你一起生活,像普通人类那样,桔梗。”
      
      桔梗没有出声而是抱得更紧了,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滑落下来,她相信犬夜叉,也相信自己。
      
      “嘘……”
      
      春日悠朝岚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继续观望,却被春日岚翻了个白眼,强硬地拉出屋子,不懂什么叫非礼勿视吗。
      
      “欸等等让我再看一眼……就一眼!!”
      
      ……
      
      从那之后桔梗仿佛打开了心境,与犬夜叉的互动越来越熟稔,尽管还是有些避让村民怪异的目光,但一切似乎都在朝着美好而去。
      
      但总归有人欢喜有人愁。
      
      “为什么我要这么勤快的去当保姆啊……”春日悠日复一日的提着食盒跟药膏上山,咬牙切齿。
      
      甚至每天在心中日常一问,今天鬼蜘蛛死了吗?
      
      她现在做梦都盼着鬼蜘蛛咽气,可那家伙仿佛有读心术一样,故意表现得越来越有精神,自己该不会要照顾他一辈子吧?
      
      这么想着,春日悠更加忧愁了。
      
      “咦……”
      
      啪啦一声,春日悠手里的食盒和药膏掉在了地上,她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不远处的山洞,她只不过才耽搁了一天没来,布置的结界竟然消失了!
      
      春日悠上气不接的跑向山洞,看着空无一人的洞里,情绪崩溃的有些突然,在四周走了一圈,只能跑回村子,虽然她很希望鬼蜘蛛消失,但绝对不是以这种方式消失!
      
      为什么结界消失她和岚一点感应都没有?
      
      消失的鬼蜘蛛到底是死了被野兽吃掉了还是和那些妖怪融为一体了?
      
      “什么?”
      
      回到村子后春日岚听着悠急促的语气和错乱无章的话语,愣了一下,随后显得格外淡定:“不用太担心,就算变成妖怪也不会对无冤无仇的桔梗和我们下手,现在以我们四个人的能力应该还能对付他吧。”
      
      岚已经下意识把犬夜叉算作自己人了,可春日悠还是惶惶不安。
      
      无冤无仇……
      
      春日悠的背后莫名冒出冷汗,她跟鬼蜘蛛可能也许有那么,一点仇。

  • 作者有话要说:  就一点点而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