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新手村日常 ...

  •   第二天一早春日悠就提着熬好的伤药和餐盒,拖着刚睡醒的春日岚出门朝山上走去,生怕桔梗要跟着一起来。
      
      走到山脚下,她远远看着那个漆黑的山洞,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总觉得隐约有股不详的气息冒出来,春日悠就越发的怂,干脆蹲在山脚下不动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喂……”
      
      春日岚扯了扯她的衣袖,其实她也有些紧张,剧情里面隐隐记得这里面的人将来是个人见人恨的大反派,似乎是很危险的人物。
      
      “怎么办……”春日悠挠挠头,她到底要不要去救鬼蜘蛛?还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毁尸灭迹?然后骗桔梗说人已经死了?
      
      来到这个时代这么久,杀妖已经杀到麻木,死人也见过不少了,可让她亲自动手杀人,即使知道对方将来有多危险她也下不去手,也是更害怕未来出现什么变故。
      
      “……”两姐们蹲着沉默了半响,春日岚有些无奈开口:“那我去吧。”
      
      “啊……?”春日悠有点诧异。
      
      “我去杀了他,这样剧情就不会发生了,你也不用这么苦恼了呀。”春日岚抬起天真透亮眼眸,声音轻轻地,却像晚风一样微凉。
      
      “不行。”春日悠拉着她的手摇摇头,她不能让岚接触这样危险的存在,不禁想起来从小都是妹妹照顾她多一些,明明比她还小却像个大人一样成熟温柔。
      
      “没事啦,他现在还没有被妖怪吞噬,看牢一点就行了。”春日悠像是说服自己一样说给春日岚听,“而且他是因为爱上……不对,对桔梗起了不轨之心才会这样,假如他没有遇见桔梗,担心的事情就不会发生,而且……”
      
      春日悠停顿几秒,握紧手里的竹篮,阴恻恻地笑起来:“在我悉心照料下,能不能活过几天都是个问题呢,你在这里等我,不要靠近。”
      
      说罢,她就提着东西朝山洞走去。
      
      春日岚盯着她视死如归的背影,叹了口气,这话说给自己听还行,可若是鬼蜘蛛的不轨之心,转移了呢?
      
      到时候有她哭的,春日岚打了个哈欠,好困。
      
      鬼蜘蛛其实一大早就被疼醒了,发现自己已经被安置在阴冷潮湿的山洞里,他勉强晃动唯一可以活动的眼睛打量四周,似乎被人救了?
      
      真没想到被烧成这样,还能活着。
      
      鬼蜘蛛忽然听到山洞外的动静,他滑动着眼球,漆黑的山洞外,一个穿着红白巫女服的女子踏了进来,背对着阳光的身影就像镀了层金一样光芒四射。
      
      女人,鬼蜘蛛的眼球猛然紧缩,死死盯着洞口,竟然是女人。
      
      春日悠皱着眉头,看着地上浑身烧伤溃烂的男人,就算是这样瘫痪在地,任人宰割的模样,那目光也依旧带着一股侵略性,极其令人不舒服。
      
      不过真是有够难看的,全身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烧焦的地方皮肉绽开,有些伤口都已经流脓了发出阵阵恶臭,难怪桔梗昨天晚上就想来帮他处理伤口。
      
      这幅样子放着不管,大概没多久就死了吧。
      
      “呵……”
      
      鬼蜘蛛看着眼前如神抵般的巫女露出嫌弃的眼神,他讥笑两声,既想满足自己的伪善又丝毫不掩抵触的情绪,真是蠢。
      
      起码做出一副善良的模样才会被人感激啊。
      
      可他只能发出嘶哑诡异的音调,烧损严重的喉咙每发出一丝声音就如同刀削一般疼痛,几乎疼晕过去。
      
      听着这刺耳的声音,就像是用指甲刮着黑板一样,春日悠忍不住搓着手臂的鸡皮疙瘩:“别叫了,还活着就该给祖上点高香了,还指望能说能唱呢?”
      
      鬼蜘蛛停止了魔音洗耳,听到对方清脆的声音,改用下流的眼神不断巡视着春日悠,仔细看看还是个大美人,从对方白皙无暇的脸颊到纤弱的颈脖,滑落到胸脯和腰肢,一直到对方青葱玉指。
      
      高贵圣洁的巫女,竟然是如此的年轻漂亮,比他见过的所有歌妓和姬君都要貌美,这样的人竟然毫无防备的出现在他面前。
      
      如果没有变成这副模样,必定成为他的抢夺品之一。
      
      这样赤裸的目光真是没由来的恶心,春日悠轻轻咬着下唇,想到日后会发生的事,目光逐渐冷淡下来,真想……
      
      鬼蜘蛛感受到了这个女人身上散发出的杀气,仅仅只是这样看着就觉得受到侮辱了吗?想杀了他吗?
      
      真是单纯到可怕。
      
      春日悠蓦然回神,指尖抓紧了手中的竹篮,不行,她做不到,她抿着唇开始手上举动,敷药和喂食。
      
      这个女人什么时候会杀了他呢?
      
      鬼蜘蛛一口一口艰难的咽着粥,轻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女人的脸蛋和身体上,如果死之前能好好享受这女人一番,让他瞑目也不无不可啊。
      
      实在受不了这样的目光,春日悠动作越发粗鲁,她盯着鬼蜘蛛,扯了扯嘴角:“收起你那恶心的眼神,不如趁现在多感受一下新鲜空气,免得以后没机会了。”
      
      带着几分威胁的意味,或许是见鬼蜘蛛这幅惨样,胆子都变大了。
      
      鬼蜘蛛没有理会,而是盯着她的身体,龌龊的心思不言而喻,春日悠喂完最后一口粥马上起身,迫不及待迎着光出去,背影仓皇。
      
      这么怕他这个废人吗?
      
      从阴暗的山洞中再度传来嘶哑尖锐的笑声,比乌鸦的叫声还难听,春日悠脚步微微一顿,头也不回的离开。
      
      “怎么样?”
      
      春日岚坐在外面终于等到悠出来,见她的脸色不太好,难道是发生什么了吗?
      
      “太恶心了!那个目光!”春日悠看见岚立刻扑上去抱住她,咬牙道:“就连眼神都这么令人厌恶。”
      
      “那还不如……”春日岚想也不想就开口,却被悠打断,“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不行,这种事情我们都不可以插手,不仅仅是因为剧情关系。”
      
      干净的手上只要沾染了血腥,无论多纯洁的心灵都会染上一层阴影,欲望在阴暗处被无限制放大,一旦沾染,就会被一点点污染下去。
      
      恶由此来。
      
      春日岚微微张了张嘴,最终把话咽了下去。
      
      “好了,我们来布下结界吧,只要妖怪不能靠近这里,就算把鬼蜘蛛照顾到死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春日悠甩开脑中恶心的画面,拍了拍手,想到了好办法。
      
      两人在山洞周围布下了结界后才离去,路上顺便解决了一只虫妖,走在葱郁的林间小路上,春日悠抬头看了看树荫摇晃的天空,突然开口:
      
      “喂,你过来干什么?”
      
      一抹红色身影停在不远处的树枝上,蹲坐着盯着下面两个人,用脚挠了挠耳朵,无所谓道:“切,桔梗让我来看看你们是不是在路上被妖怪吃了。”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春日悠挑眉,之前阴郁的心情一扫而空,明明是桔梗姐姐担心她们叫犬夜叉过来寻人,这蠢狗真是不会说人话!
      
      “喂什么鬼象牙?本大爷只是顺路过来看你死透没!”犬夜叉翻了个白眼。
      
      “你死我都不会死!”春日叉腰怼回去。
      
      “呵你一个人类最多也只能活一百来年,变成死老太婆看你还能不能嘴硬!”
      
      “别吵了,刚刚和悠在路上顺便解决了一只虫妖,所以才耽搁些时间。”春日岚揉了揉耳朵,蹲在路边歪着头,伸手挽起齐肩的发丝,摘下来一朵野花。
      
      纤细单薄的身躯和悠呈现截然相反的美感,像崖边盛开的白色幽兰,天真温柔又带着些许清冷。
      
      “嘁,估计是还没断奶的小妖怪吧!”犬夜叉抱着手臂,站在树枝上盯着她们,耳朵一动一动的,看起来手感特别好。
      
      “那你整天在树上呆着,怕是连走路都不会吧!”春日悠毫不客气的嘲讽回去,两人一言不合就要打要杀,春日岚叹了口气,继续蹲在路边摘花。
      
      最后两个家伙灰头土脸的回到村子里,而春日岚抱着一束野花慢悠悠的走到后面,好不惬意。
      
      桔梗:“……”
      
      “你们就不能……”桔梗放下手里的草药,伸手擦拭着悠脸上污渍,将头发丝上叶子拂去,“跟岚好好学一下吗,天天打打闹闹的,真不让人省心。”
      
      “谁跟她打打闹闹啊,蠢女人就是蠢女人,跑步都能平地摔,笨蛋哈哈哈哈哈!”犬夜叉窜到树上,咧着嘴大笑,盯着春日悠那张黑脸,心情大好。
      
      “你这狗东西不教训你一次……”春日悠抓着弓,气的有些手抖,哆哆嗦嗦地想拿出背后的箭矢,再一次被枫和桔梗拉回屋子里。
      
      “好了好了,你们怎么去这么久?”桔梗拉着正气上头的春日悠,轻笑着取下她背后的箭筒,试图转移话题。
      
      “我……”
      
      春日悠想到鬼蜘蛛这个大麻烦瞬间泄了气,把空的药罐拿出来,嘟囔:“没什么,就是伤的太重了,我怕血腥味引来一些妖怪,就和岚在附近布下结界。”
      
      桔梗点点头,摸了摸春日岚乖巧的脑袋:“这样也好,当初不敢带回村子里也是怕引来一些麻烦,那拜托你们了。”
      
      “桔梗姐姐你跟犬夜叉,好像有点不一样。”
      
      春日岚眨了眨眼睛,她对于人类和妖怪之间意外的感兴趣。
      
      桔梗闻言手上的动作变得十分缓慢,眼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情绪,就像是拨开云雾后星辰闪烁的夜空,朦胧又温柔。
      
      看着眼神闪闪发亮的三个人,桔梗哑然失笑,看来不得不说些什么了,想了想才开口:“我从出生便决定了身份,在被委托净化四魂之玉后就已经默认将自己奉献给这项使命。”
      
      “可遇到犬夜叉之后,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自由的感觉。”
      
      桔梗垂下眼眸,手慢慢抚上胸口,不自觉浮上犬夜叉傲娇别扭的神情:“他和其他的妖怪不同,半妖也拥有着一半人类的感情和内心。和他在一起的日子很放松,我竟开始向往普通女子的生活。”
      
      春日岚和春日悠坐下来静静听着桔梗讲述。
      
      “和自己心爱的人厮守终生,去游离四方或者守一亩田,生下孩子,教他们识字射箭认草药,就这样平淡普通的生活下去……我这样,想放弃自己的使命是不是很自私?”
      
      她在迷茫,不知道何为正确何为错误。
      
      桔梗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尽管笑着却让人感到难过心疼,她害怕背叛与欺骗,更害怕世俗对待巫女与妖怪之间的偏见,如此温柔的人却依然遵从内心选择相信了犬夜叉。
      
      “不。”春日悠突然开口,上前抱住桔梗的手臂,声音闷闷的:“你首先是桔梗然后才是巫女啊。”
      
      桔梗怔了一会儿,才抬手摸了摸悠的脑袋。
      
      “还有是我姐姐!”枫也抓紧桔梗的衣袖,如此信赖的模样,虽然她还什么都不懂,但只要是姐姐的选择她就会支持。
      
      春日岚点点头,无声的支持她。
      
      “你们……谢谢。”
      
      桔梗闭上眼睛,掩去眼中的雾气回抱她们,心中从未如此温暖充实过,也许遇见她们就是上天对于她的厚待。
      
      守在屋外的犬夜叉半靠在树干上,灵敏的耳朵微微抖动两下,月色照在他柔顺的发丝上像银色瀑布直流而下,橙黄的瞳孔中比以往清澈许多,他抬头看着月亮,口中喃喃:
      
      “普通人类的生活?”

  • 作者有话要说:  预计这个月就会开=V=求预收!《我有特殊的养崽技巧》打破次元壁的黑化甜文~
    女主黑切白,被一步步蚕食入腹的故事~依旧全员暗恋向=v=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