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开启反派副本 ...

  •   尽管已经平静的过去许多天,春日悠也渐渐地放下了紧张防备的心理,只是偶尔外出时会不知不觉走到那个山洞附近,大概为了掩饰心虚,还象征性的给他立了个碑。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墓碑还是越看越心虚,渐渐地就不去了。
      
      春日悠这几天比较忙,刚去完隔壁村子除妖,官道实在太远了回来时候偷懒走了山路,山林的风景意外好,她记得前面好像有条小溪,运气好还可以顺便抓条鱼回去。
      
      抱着一捧白色可入药的花骨朵,这些正好在山涧中看见了就顺便采摘下来带回去给岚,微风缓缓撩起她的衣角,似乎听到了溪流的声音,唇角一弯。
      
      “如果今天抓到了鱼,就带给枫去料理。”春日悠小算盘打的很积极,枫虽然年纪小但是做饭真的很美味,反正只要不让我动手什么都好说。
      
      清脆的溪流声拍打着岸边的石头,春日悠放下花束,挽起袖子露出一截白皙的臂弯,只是一次又一次小鱼从手边溜走,慢慢消磨着耐心,最后春日悠终于抓到了一条小鱼,却还没来得笑就忽然感觉到异样。
      
      是妖气。
      
      分神间春日悠手中那条小鱼立马从指缝溜走,跳进水里激起不小的浪花,打湿了裙摆,卧槽好不容易才抓到的一条!
      
      可恶的臭妖怪什么时候来不好,花了好长时间才抓到一条鱼的春日悠出离愤怒了,拿上放置脚边的弓箭,回头盯着妖气散发的来源,缓缓拉开弓箭,眯着眼瞄准远处丛林茂密的阴影中。
      
      难道是猿猴怪?
      
      春日悠松开弓弦,带着白色光芒的箭矢冲向那片阴影,爆炸声随即响起,树木轰然倒地扬起阵阵尘烟,一抹白色的身影冲了出来,速度快到捕捉不到身形,
      
      不对,独猿怪没这么快的速度,春日悠退后两步,一只脚踏进溪流之中,警惕着四周。
      
      “呵。”
      
      耳边忽然传来一声酥酥麻麻的轻笑,春日悠捂住耳朵立即转身,那声音竟然这么近!
      
      周围已经不知不觉被浓烈的妖气所笼罩,连她都感到有些不适应,这附近竟然已经有妖力这么强大的妖怪吗?她有些诧异,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出现的?
      
      春日悠再度张开弓,时刻警惕着周围,手里的箭随时准备发射,忽然手肘像碰到什么一样,毛茸茸的,被吓了一跳的春日悠松开弦转身,一张狒狒皮出现在她面前。
      
      “啊——!!!”
      
      林中突然爆发出一声女人尖叫,春日悠退后两步差点跌坐在地上,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面前被狒狒毛皮包裹着的人,跟见了鬼一样。
      
      “鬼……鬼蜘蛛!?”
      
      “喔?竟然这么快就认出来了?”狒狒毛皮下的男人有些意外地挑起眉,本来他以为自己身上已经闻不到属于鬼蜘蛛的气息了,没想到她能一眼认出来。
      
      总觉得心情有些愉悦。
      
      “你……你还活着?”春日悠有些头皮发麻,却不知道用什么语气跟他对话,这厮总不会是来算旧账的吧?
      
      奈落暗红的眼波流转着莫名的情绪,活着。
      
      这女人碑都替他立好了。
      
      “你说错了,他死了。”皮毛下的男人声音低沉缓慢带着丝丝说不出的魅惑,每个字从他仅露的薄唇中吐出:“现在站在你面前的人,叫奈落。”
      
      “……”
      
      虽然早就知道这件事了,但为了不引起对方怀疑,春日悠强装镇定用疑惑的语气问他:“奈落?为什么你身上会有鬼蜘蛛的气息?”
      
      “为什么呢?”奈落掀起一抹唇角,朝她逼近两步吗,反问她:“你不知道吗?”
      
      春日悠也顺势退后两步,她能不知道吗。
      
      “鬼蜘蛛为了满足自己的邪念,自愿贡献身躯被妖怪们蚕食,而诞生出一个新的妖怪,就是我。”奈落继承了鬼蜘蛛所有的记忆,自然也明白眼前这个巫女对于他的吸引力。
      
      “……”然后春日悠沉默了。
      
      早就知道剧情的她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了,现在到底是应该惊讶还是难过还是愤怒,或者说直接开打才不会引起这个人怀疑吗?
      
      奈落也沉默了,有些意外。
      
      为什么这女人一点反应都没有?
      
      春日悠还是想了想,现在跟奈落交手对她完全没有好处,于是打算晓之以理,有些艰难地开口:“那你为什么会来找我?”
      
      至于奈落口中的邪念到底是什么,他都没有接触过桔梗跟犬夜叉,所以春日悠也十分自觉地开口:“我跟你也无冤无仇吧。”
      
      “喔?无冤无仇……?”
      
      奈落缓缓咀嚼着春日悠最后那四个字,注视着如小鸡啄米般点头认同的春日悠,随即唇角扬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
      
      “妈妈?”
      
      春日悠:“……”
      
      昔日在山洞欺负鬼蜘蛛的画面立刻被强行输入进脑中,春日悠只觉得眼前有点发黑,冷汗直冒。
      
      “妈妈你怎么了?”奈落神色自若的说着,如果忽略掉身后那股快实体化的黑气,那优雅的步伐和温和的语气太极具欺骗性了。
      
      奈落瞬移到春日悠面前,突然伸手掐住对方的脖子。
      
      “呃!”
      
      春日悠被奈落毫无预兆的袭击命中,被抵在树干上,痛苦地抓住对方的手臂拼命挣扎,也仍然阻止不了对方缩紧的指尖,春日悠断断续续地挤出呜咽:“我……我错了……”
      
      奈落平静到近乎冷漠的神色,看着对方越来越苍白的脸色,微弱的吐息拂过他手臂,突然像是被什么击中一般猛然松开手指,眼中闪过一丝了然和隐晦的诧异,他果然无法下手,特意跟随这个女人就是为了验证这件事。
      
      难道鬼蜘蛛之心还存在?
      
      奈落的神情略微凝重,他不可能存在这样的弱点。
      
      重获自由的春日悠脱力般坐到地上,咳嗽几声,一边用余光打量奈落,明明已经感觉到了杀意,为什么又突然放手了?
      
      她可不觉得奈落会有所谓的仁慈之心。
      
      电闪雷鸣之际春日悠像是抓住了什么一样,鬼蜘蛛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邪念才甘愿被妖怪蚕食,究竟是什么邪念,让他如此执着?她没死是不是就说明这股邪念不是想要她的命?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想到这里的春日悠扶着脖子,不可置信地看向奈落,不会吧?
      
      “嗯?”奈落拧着眉头与她对视,“你这是什么眼神?”
      
      急迫验证猜想的春日悠脱口而出:“你是不是觊觎我?”
      
      话一出口奈落就怔住了,死死盯着她看。
      
      “不……不是,我的意思是……”春日悠也自觉自己说的有些过于暴露,毕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出于羞耻心的春日悠立马改口:“……你是不是暗恋我?”
      
      奈落:“……”
      
      春日悠有些紧张地抓住手里的木弓,看着奈落笑似非笑的表情,然后见他又低声笑了起来,低沉撩耳的轻笑,越到最后越笑越大声,就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
      
      奈落袖子一甩,半蹲在春日悠面前,掐着她的下巴,心情极好的回答:“是啊。”
      
      变成这种完全琢磨不清的态度。
      
      这回换春日悠怔住了,竟然这么容易就承认了?可这样反正更加让人怀疑答案的真实性啊,真是狡猾的回答。究竟鬼蜘蛛有没有把应该对桔梗的觊觎之心,转移到她身上?
      
      如果是真的,那她还怕什么?
      
      春日悠胆从心中来,大力挥开奈落轻薄的手,依旧警惕的盯着这个白色狒狒毛皮下的男人,惹来奈落更加畅快的笑声,声音却突然降温:
      “觉得恶心了?”
      
      跟当初救他反应如出一辙,拒绝沾染任何污秽之物的巫女大人,明明被看一眼都如此嫌恶连换药和喂食都极其散漫,为何还要照顾他?
      
      为何鬼蜘蛛还是会……爱上她。
      
      “……不是啊。”春日悠揉了揉下颚,语气软化,下垂的眼帘轻颤着诉说本人的委屈:“疼。”
      
      奈落无声挑眉,如果不是见识到了这个女人在山洞自称妈妈怕的嚣张画面,怕是连他都以为这是个柔弱无害的温顺女子。
      
      这又是哪一出?
      
      “对了。”春日悠见奈落没什么反应,灵动的眼球微微流转,为了验证奈落回答的真实性,她眨了眨眼睛,咬着下唇,看向他身后的溪流,眼中流露出星星点点的期望:“我的鱼……”
      
      “……”到现在还在惦记那条破鱼。
      
      奈落面无表情地站起来,过不了多久这女人就会显出原形的,他抱着手臂讽刺道:“你刚刚用破魔箭射我的架势足以猎杀一头独眼猿怪。”
      
      春日悠:“……”人设好像崩到了。
      
      “……可是人家不吃妖怪。”春日悠蹙着眉,发丝柔顺的散落在肩头,恰好落下几缕划过带着掐痕的脖子,眼中硬是升起来淡淡的雾气:“如果不把鱼带回去,晚上我就没饭吃了……”
      
      演,就尬演。
      
      如此夸张的做作,当他是瞎子不成,奈落冷笑一声,消失在山涧中。
      
      ……
      
      “我回来了!”
      
      听到悠的声音岚立刻放下手里的书本开门,只见她一手抱着花束一手提着长串的草鱼有些懵,接过她手里的东西,随口道:“这些都是村民送的谢礼?”
      
      “不是。”春日悠打了一盆水,拧干毛巾擦拭着脸和脖子,声音闷闷的:“在山上弄的。”
      
      “你能抓到这么多鱼?”春日岚明显不相信这个笨手笨脚的姐姐突然变得这么能干,余光忽然看见她脖子上的青色痕迹,三两步到走身边查看:“这是怎么回事?”
      
      “我没事。”春日悠摸了摸脖子果然痕迹还在,虽然已经不疼了,想了想还是对岚如实道来:“我遇到奈落了,他已经跟妖怪融合变成一个半妖了。”
      
      春日岚瞪大了眼睛,关注点明显不在这上面,她把鱼拎了拎:“他抓的?”
      
      “算是吧。”春日悠想了想有些无力,奈落走的时候这片溪流里面的鱼莫名奇妙全翻着肚皮飘在水面上,吃了不会有毒吧?
      
      “你都不关心下奈落找上我是因为什么!”春日悠梳洗完自己坐到岚身边,今天桔梗跟枫又不在村子里,嘟囔着岚的无情与冷漠。
      
      “你能杀了他,他也能杀了你,但你毫发无伤的回来了,就说明没什么大事。”春日岚淡淡开口,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继续拿起手上的书本。
      
      “嘛,真是冷漠的妹妹。”春日悠打了个哈欠,倒在塌上枕着脑袋,开始胡思乱想。
      
      原著里奈落的出现是场灾难的开始,但现在剧情已经被她错开成这样,也许某方面来说,奈落的存在应当对于她也有不小的收获才对。
      
      春日悠眼神一亮,只要跟他打好关系!

  • 作者有话要说:  好像有点尬,以后不来这套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