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六章 ...

  •   
      假期很快过去了。回程的飞机上,白丹和林烨相敬如宾。一个打着盹,一个看着报,几乎没有交流。
      他合上报纸,忽然说:“我以为,这会是我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次旅行。”
      她并没有真的睡着。背对着他,她睁开眼,小声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那是飞机上两人唯一的对话。之后,他继续看着报。她打了个哈欠,看着窗外发呆。灰茫茫的云层一闪而过,模糊、迷离,什么也看不清。
      ……就像她稀里糊涂的这些年。
      忘记了那段行尸走肉的日子持续了多久。生理上,靠呼吸、吃饭、睡觉维持着生命。心理上,却已经没有活着的感觉了。她对任何事物都失去了反应。以前会有愤世嫉俗、多愁善感,还有排斥被人靠近又渴望被人关心的别扭……一下子都没有了,剩下一片麻木。想到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心里才会有点久违的钝痛。不过,很快又被麻木压了下去,压到很深的心底。
      就这么压了……这些年。
      后来,她长大了,成熟了。锋芒收敛了,心思玲珑了,适应社会了。过去那些惊天动地只是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当渐渐发现自己不过茫茫星河的一粒尘埃,青春期也就过去了,叛逆期也就过去了,那段行尸走肉的日子也就浑浑噩噩地熬过去了。时间冲淡了很多东西,爱恨情仇总会一笔勾销。生活又步入了正轨:学业完成了、工作找到了、有了朋友、也有了男朋友……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却没有被时间冲淡,反而更加深刻了。夜半,总会从梦中惊醒,望着窗外的月亮发呆。那一天晚上,坐在街边的路灯下,头顶也是这样一轮月亮。心里空出的一块一直都在,那是陈诺留下的烙印。像一堵透明的墙,横亘在她和幸福之间。她趴在墙上,望着那边幸福的景象,却怎么也跨不过去……
      陈诺,你知道吗?有时候活下来的才是最痛苦的。
      飞机抵达L市。
      白丹走在前面,林烨拖着大袋小袋的行李走在后面。他拦了辆车,把行李放进后备箱,关门、抬头,一缕发丝刚好从眼前掠过。阳光下,乌黑的发丝闪动着晶莹的光泽,发尾有一点微卷。他忍不住抓住那缕发丝,问:“还早。乐天商场新开了一家溜冰场,等会要不要去玩?”
      她微微弯腰,上了车,那缕发丝不经意就从他指尖溜走:“不玩了,回去吧。”
      毕业后,她回到了L市一中当老师。还有一个月就是高考,正是工作最忙的时候。这段时间,几乎没有一天不是说话说到嗓子哑了,熬夜熬到眼睛通红的。好不容易挤出了两天假,眼看又落下了很多工作:卷子没改、教案没做、学生留言的问题没回复……光是想想都觉得头疼,哪还有什么玩的心情。还是早点回去加班加点吧……
      他向司机报出她所居住的小区地址,点燃一支烟,没有说话了。他烟瘾很大,不过在她面前会收敛一点,因为她不喜欢。这几天当她的面却也抽得很凶,顾不得那么多了。数到第四支烟快要燃尽了,车停下了。他看着她下了车,从后备箱里取出自己的行李,没有要过去帮把手的意思。就在她收拾好了,向他道别的时候,他忽然扯住她的手腕,“这个,你还是收下吧,”说着递过去一个红色小盒子,上面有一个烫金的Cartier。她回过头,看着他,迟迟没有动作。他笑了笑,“这个本来就是送你的,你不收,我只能扔了……”他作势要扔,却进行到一半又势头一转,塞到她手里,“别有心理负担,我没别的意思……就当是我送你的五周年纪念日礼物吧。”
      面子给到这份上,真的可以了。
      她别过视线,点了点头,说:“谢谢。”
      回到家,收拾着行李。假期只有两天,她带的东西不多。收拾着收拾着,只剩那个红色小盒子了。这个……本来是不该收的。盒子不大,拿着却有些沉甸甸的。没想到,他会真的向她求婚……从前他拖拖拉拉的不愿意结婚,她看得出。他不曾向她提起一个字。每当朋友问起,也总是回避。不过,以他的身家、背景,她的确是高攀了。谈恋爱就算了,结婚另当别论。他不提,她也不问。反正她也没想要个名分,不结婚也没什么不好。当他真的向她求婚,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
      打开首饰箱,把红色小盒子放了进去。沉甸甸的感觉终于没有了。她松了口气,余光忽然瞥见那枚压箱底的银戒。指环上镶嵌着半颗磁质的爱心,好像还差另外半颗就能圆满。很特别的款式。她眼神闪烁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把银戒取出来。冰冷、细腻……和当年一点变化也没有。
      ……就像镜子里的她一样。
      她抬眼,看到自己一张白净的瓜子脸,扎着简单的马尾辫。五官、皮肤、轮廓……和当年一点变化也没有。以前还没意识到这一点。当过了三十,身边的人眼角出现纹路、皮肤变得松弛、身材开始走样……她的青春就显得不同寻常。后来,这种不同寻常已经不能用基因好、保养得好来解释。虽然不可思议,但更不可思议的事已经发生过了,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她终于意识到了,也接受了这一点:她的样子好像永远停留在了那一天……
      那一天,她出车祸了。
      那一天,她没有死。
      那一天,他成为了她的替死鬼。
      ……
      那场浪漫的求婚,林烨像是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单膝下跪,深情地望着她。阳光正好,微风不燥。面前的他相貌、家境、人品……都很不错。她应该感到幸福,应该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那句“我愿意”,可是……
      透过那双阳光下通透的眼睛,她看到了自己的样子。
      看到了当年自己是如何被陈诺从背后扯了一下马尾辫,如何忽然亲了陈诺,如何在偌大的放映厅里,听到陈诺一字一顿地说“爱到可以为你去死”,又是如何在那一天晚上,坐在街边的路灯下,发现陈诺是真的不在了,哭到眼睛肿了、嗓子哑了……
      那些画面一闪而过。定睛一看,面前的林烨还在深情地望着她。
      他在等她回答。
      可是,喉咙却像是被什么无形的力量堵住了。她避开他灼热的视线。“我愿意”三个字含在嘴里,怎么也说不出口。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