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七章 ...

  •   
      办公室里一片低气压。
      这届学生的高考分数出来很不理想,不少老师都挨了批。刚才教导主任的痛骂声里,所有人都怯怯的,只有白丹和李晓梅还算镇定。一个是发着呆,左耳进右耳出。一个爸爸是校长,根本不把教导主任放眼里。就在所有人都忙着检讨的时候,李晓梅拍了拍白丹的背。见白丹终于把视线从办公室窗外那一片缓缓游动的白云上收回,才小声地问:“乐天商场新开了一家溜冰场,明天要不要去溜冰?”
      “我……不太会溜冰。”
      “我教你。”
      盛情难却。白丹想了想,说:“好。”
      白丹和李晓梅是同一批进来的同事。年纪相仿、大龄未婚,都承受着社会的舆论压力,一直走得比较近。不过白丹是有男友,没结婚,李晓梅是连男友都没有。相比之下,后者对前者还很是羡慕,总是要求传授经验……
      “来,说说,你是怎么勾搭上林烨的?”
      ……又来了。
      白丹忙不迭把刚写好的工作总结收进包里,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还有点事,明天再见。”
      第二天,当一辆保时捷卡宴在乐天商场门口停下,李晓梅马上就后悔了。透过车窗,可以看到林烨是如何体贴地为白丹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李晓梅的心脏实在受不了,翻了个白眼,从走进商场到换溜冰鞋、戴护具,没和白丹说过一句话。溜冰鞋从直排轮滑变成冰刀鞋,白丹有些不适应。之所以说不太会溜冰,是因为她只溜过旱冰,没溜过真冰。而这家新开的溜冰场号称L市首家真冰溜冰场,眼看李晓梅先溜走了,白丹却连站稳都有些费力。她深吸一口气,数着拍子,一、二、一,抬脚、向前——
      忽然被人从背后扯了一下马尾辫。
      那感觉太过久违。
      她愣了一下。瞪大眼,回过头。
      忘记了是如何失去平衡,向后倒去;如何以一种很不雅观的姿势倒在地上;如何忍耐手肘、膝盖、脚踝等关节的疼痛;如何在旁人同情或嘲笑的视线下挣扎……当被那双白皙、修长的手慢慢地、慢慢地从地上拉起来,她抬起头,视线从对方的手,上移到肩,再到脸……四目相对。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有一片温柔的海,让她几乎要溺死在里面。好像又回到了很久以前。偌大的放映厅里,他看着她,一字一顿地说:“爱到可以为你去死。”那一秒,只记得自己猛烈的心跳。有什么被压到心底的很久东西忽然复苏了。噗通、噗通,几乎要跳出喉咙——
      是他。
      是他吗?
      定睛一看,那种温柔不过是她的错觉。熟悉的脸,却是陌生的表情。有点为难,也有点尴尬。“不好意思,”他迅速甩开她的手,指了一下地面,“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身份证掉了。”
      不仅脸,连声音都一模一样……
      有那么一瞬,她很想喊出那个名字。可是没有,没有勇气。紧张,紧张得发不出声音。最后还是眼看他转身走了,愣愣地盯着那个背影发呆。脑海里一遍一遍地回放:那双白皙、修长的手,漂亮的桃花眼,说话时有点不耐烦的神情……
      ……
      后来的事情都记不太清了。好像李晓梅火急火燎地过来,把她里里外外检查了个遍,确认她没摔出什么毛病;好像李晓梅真的开始教她溜冰了,她却心不在焉的,摆手、抬脚,动作还是很迟钝;好像教了一会儿,李晓梅没耐心了,也就随她去了……唯一的印象是她无数次和他擦肩而过。明明低着头,明明没有看他。余光却总是被吸引过去。他线条流畅的侧脸,微微偏头的角度,睫毛颤动的弧度……都能看得分明。
      她和他擦肩而过。然后,她看到他接了个电话,匆忙走掉了。她几乎是下意识的也拉了拉李晓梅的胳膊:“走吧。”
      李晓梅有些诧异:“还早呢,还不到五点。”
      “走吧。”
      李晓梅拗不过她。两人并排坐着,换下溜冰鞋、护具。而他就在和她只隔了几排座位的地方,收拾好自己,起身,把东西交还给前台,从柜子里拎出一个黑色书包,走了。一系列动作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你到底在看什么?”李晓梅跟随她的视线看过去,那里并没有人。
      “没什么,”她收回视线,解下膝盖上最后一块护具,“看到一个人,很像以前一个……朋友。”
      “过去打个招呼吧?说不定就是呢?”
      “不了。就算是,他应该也……不记得我了。”
      ……
      走出乐天商场,李晓梅张望了一下,没看到那辆惹眼的保时捷卡宴:“林烨呢?林烨怎么没过来接你?”
      “他有工作。”
      “这个点了,还有工作?”李晓梅叹了口气,“林烨啊,相貌、家境、人品都是一等一的好。就是工作太忙了,总是没时间陪你。平时就算了,这都周末了……乐天商场离你家那么远,他过来接你一下的时间都没有吗?”
      白丹笑了笑:“我自己打车也没关系啊。”
      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到了车站,李晓梅坚持要送白丹上车。周末,这个点车站应该有很多人。今天却没什么人,只有风呼呼地吹。过了一会儿,李晓梅像是忽然想到什么,“对了,”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地问,“听说……林烨向你求婚了?”
      夕阳下,白丹低着头,没有说话。昏暗中,她的五官、轮廓模糊不清,眼底却有夕阳映出的火红的光,带着几分和外表不符的说不出的妖冶。她脸上是从下午就有的神思恍惚。也不知道是没听到李晓梅的问话,还是听到了不想说。
      李晓梅大着胆子又问下去:“听说……你拒绝了他?”
      车快来了。
      白丹向前一步,找到公交卡,做好上车的准备。李晓梅趁这最后的机会赶忙敲了一下白丹的脑袋,恨铁不成钢地说,“你说你……林烨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钻石王老五啊?这是多好的机会啊?以前我还担心林烨拖着你,没想到你自己这么不争气。你说你,你、你……”说得急了,她声音都有些颤抖,“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终于上了车。
      开车的前一秒,白丹回过头,笑了一下。那个笑容浸染在大片火红的夕阳里,美丽、虚幻,好像随时就会消散,好像她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她张口,嘴唇一开一合,“我在想……”风声很大,李晓梅只能通过她的口型、混杂在风声里的模糊声音,加上自己的想象来判断她说了什么。以至于李晓梅觉得自己一定是判断错了,白丹不可能没头没脑的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人会不会真的有来世转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