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五章 ...

  •   
      “所以,后来你们为什么要分手?”
      林烨低头,往咖啡杯里加入奶和糖,有一下没一下地搅拌着。阴影覆盖住他的脸,显得脸色不太好看。为了那场浪漫的求婚,时间、地点、婚戒……他都提前了几个月精心准备。没想到白丹当着所有人的面收下了他的婚戒,却偏偏没有说出我愿意。这也就算了,她竟然把戒指完璧归赵,还说起了她的初恋……
      咖啡杯旁边,Cartier婚戒的盒子静静地躺着。
      她不可能不知道它意味着什么。
      结婚,不仅意味着两人五年爱情长跑修成正果,更意味着两个家庭的联合。房产、商铺、股份、资金……凡是他家有份的,都愿意和她共享。从前是他拖拖拉拉的不愿意结婚。一来还没玩够,二来见过无数居心叵测的女人,看中的不是他的人,而是他的身家、背景,想从中谋取利益。不过都五年了,再拖下去也不好。当他终于想通了,想结婚了,却万万没想到在她这里吃了个闭门羹。
      他抽出一支烟,点燃,深吸一口,再缓缓吐出……郁结的情绪终于消退了些。缭绕的烟雾后面,她很自然地喝着咖啡,的确是无动于衷的样子。他眯起眼睛,第一次觉得自己看不透一个女人。金钱、名誉、地位……这些世人趋之若鹜的东西,她好像一点也不在乎。那么,她到底在乎什么?
      终于,他捕捉到她眼神有一丝波动。
      她说:“因为,他去世了。”
      故事的结局,像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声音,听不出悲喜。他披上外套,起身。窗外,夜色已深,是该回去了。他摁灭烟头,抬眼。火光闪动的一瞬,没注意到她眼角滑落了一滴泪。泪痕晶莹,一瞬就消失不见。
      那一天……
      白丹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
      她是如何和后妈爆发激烈的争吵,如何一气之下舀了一勺紫菜汤朝后妈脸上泼过去,又是如何被爸爸扫地出门,坐在街边的路灯下发呆。等委屈、愤怒、悲伤平息后,心里只剩下迷茫。和后妈的争吵,有必要吗?没有。胳膊拧不过大腿,吃亏的还是自己。后妈的脸被汤水烫伤了,解气吗?没有。再怎么伤害后妈,妈妈也回不来了,那个幸福快乐的家也回不来了。被爸爸扫地出门,难以置信吗?没有。他不仅是她的爸爸,还是后妈的丈夫。夹在中间做人,难免得罪一边。
      道理都懂,可就是很迷茫。
      ……就像被世界遗弃了一样。
      陈诺找到白丹的时候,她还在发呆。忽然一道阴影从头顶投下,她抬头,对上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惊弓之鸟般转身跑了,边跑边抹脸上的眼泪、鼻涕。太丢人了,这副样子被他看到实在太丢人了……不管他在身后如何呼喊,她都一直在向前跑。耳边狂风刮过,喉咙干哑疼痛,眼前的景色从熟悉变得陌生……有那么一瞬,她甚至想丢下这里的一切,跑到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去。
      那辆车驶来的时候,她还在向前跑。
      还记得耳边传来尖锐的警笛声,以及他撕心裂肺的大吼;还记得她顿了顿,像电影里被刻意拉长的慢镜头一般,慢慢地、慢慢地偏过头;还记得车灯刺眼的光芒,车玻璃后面,司机暴睁眼球,手忙脚乱地刹车;还记得短短一瞬,脑海里却闪过很多画面:小时候,妈妈唱摇篮曲哄她睡觉,爸爸拿鞭子责罚她捣乱又下不去重手;后来,爸爸妈妈没完没了的吵架,生活鸡飞狗跳;再后来,爸爸妈妈离婚,妈妈去世,爸爸力排众议娶了后妈……
      每一个画面,开心的、难过的,都有他的陪伴。
      画面走马灯般闪过,最后定格在偌大的放映厅里,他看着她,一字一顿地说:“爱到可以为你去死。”
      ……
      后来的记忆实在不可思议。
      她醒来的时候,躺在家里的床上。窗外洒进来冬日和煦的阳光,照得眼前一晃。起床、换衣服、吃早餐……爸爸在看报纸,后妈在剥鸡蛋。一切很平静,可又好像有哪儿不对。过了一会儿,她终于意识到是哪儿不对,抬头,难得主动和爸爸说了句话:“昨晚我什么时候回来的?”
      报纸后面,爸爸眼皮也没抬:“昨晚你出去过吗?”
      她眨了眨眼:“没有吗……”
      到了学校,那种不详的预感更强烈了。一节课过去,两节课过去……对角线的另一个顶点,他的座位竟然还是空的。她伸长了脖子,焦躁地左顾右盼,却盼到他爸爸、妈妈和三姑六婆到学校来闹事。昨晚他出车祸的消息就这么不胫而走。两节课的功夫,传遍了整个学校。学校门口挂起了两条白色横幅,摆了一幅黑白相片。当她看到相片上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整个人都懵了。
      出车祸?
      他?
      昨晚的车祸难道不是一场梦吗?
      就算不是,出车祸的难道不是她吗?
      可是,他妈妈哭得悲恸的样子、保安头痛的劝阻、路人叽叽喳喳的议论……那么真实的存在于眼前,由不得她不信。定睛一看。黑白相片上,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好像什么也没有,好像又有很多故事。她一动不动地看了好久。恍然间,好像又回到了偌大的放映厅里,他看着她,一字一顿地说:“爱到可以为你去死。”
      ……
      难道……
      她忽然懂了。
      什么都懂了。
      昨晚出车祸的是她,该死的也是她……他真的为她去死了。
      后来她哭了很久。坐在街边的路灯下,和他最后相见的地方,哭到眼睛肿了、嗓子哑了,才明白他是真的不在了。那个欺负她的他、保护她的他、温柔地看着她的他……是真的不在了。哭过了,心里也空出了一块。时间一天天过去,风波又归于平静。学校门口的横幅、相片撤了,他家人不再闹了,同学不再议论了……她也不再哭了,终于接受了事实。可是心里空出的一块却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她失去了他,像歌手失去了声音,画家失去了想象,骑士失去了信仰……她没有死,却失去了他,失去了灵魂,变成了一具彻头彻尾的行尸走肉。
      那一天……
      白丹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
      那一天,她出车祸了。
      那一天,她没有死。
      那一天,他成为了她的替死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