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5、第五十四章 ...

  •   
      血还在不断落下,“嘀嗒”、“嘀嗒”……清脆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不断回响。昏暗中,白丹微微瞪眼,不确定地上的血泊究竟有多大。不过一定不小,她向后晃了一下。头晕到这种地步,地上的血泊一定不小。
      身后的人扶住她的肩膀。那是一双有力的手,轻松地撑住了她的身体。当年也是这双手,把摔倒的她一点点、一点点拉起来……当年,她心中一动,回过头,他那么近,呼吸就喷洒在她耳边。他低着头,垂着眼,没有看她。不过,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终于不再是一片死寂,而是出现了微弱的光。
      正是这点光给了她希望——
      “我想逃,”她颤抖地缩进他怀里,“好像一切都是我的错,”回忆过于痛苦,以至于她有些语无伦次,“爸爸病倒了。那么强势的人说不行就不行了,不能睁眼、不能说话、不能动作。我从没想过他会变成这样,而且还是因为我。我真的……”她声音变得颤抖,“真的特别难过。”
      “我宁愿他像以前一样骂我,只要他醒来,怎么骂我都行,”说着,她有些哽咽,“不过也有人替他骂我,什么难听的话都骂了。我都不知道那时是怎么过来的,我从小到大都没被那么骂过。家人骂我,外人骂我,所有人都骂我。骂我不孝、骂我浪荡、骂我败类……骂到我自己都怀疑自己,”她胡乱地抹了把泪,“除了骂,还会有人对我指指点点,朝我扔鸡蛋、丢西瓜皮,给我寄恐吓信……我像一只过街老鼠,找不到容身之处。”
      “不过也是我活该。作为一个老师,还是已经订婚的老师,我竟然勾引学生……”她顿了顿,“用他们的话说,我简直是……”似乎是有些难以启齿,她声音小下去,“道德沦丧,”她捂住脸,“我不仅毁了自己,还毁了你。你那个年纪,原本不用想任何事情。好好学习,好好生活,就可以拥有美好未来。我却要把你拖下地狱,让你承受不该在那个年纪承受的痛苦。你越是坚定,我就越愧疚,你原本可以不必这么痛苦。”
      “所以,好像一切都是我的错,”她摇了摇头,“爸爸病倒是我的错,和你在一起是我的错……”眼泪不断从她指缝间流下,“一切都是我的错,”说着,她越发激动,“我压力很大,不仅是心理的压力,还有家庭的压力、外界的压力……我受不了,真的受不了了。这样下去,我总有一天会垮掉。我什么都不要了,我想逃。逃得远远的,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
      “不过也只是想想,”她透过指缝看他一眼,语气变得温柔,“我一直记得对你的承诺,‘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离开我’,如果不是那天……”她眼神变得飘忽,“那天我跪在爸爸的病床边,问他,该怎么做他才能原谅我?才能醒过来?……他当然不会有任何反应,可是……”她深吸一口气,微微瞪大眼,“当我问他‘是不是一定要离开谢扬,才能赎罪’的时候,他竟然点了一下头,”她眼神变得迷茫,“到现在我还觉得不可思议……或许那不过是我的错觉,却成了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
      “对不起,是我还不够坚强,”她叹了口气,“我还是走了,违背了对你的承诺……真的对不起,”过了一会儿,她抬头,小心翼翼地看他,“你恨我我完全可以理解,要不你骂我吧,或者打我也行,只要你心里好受一点……”
      他微微偏头,看着窗外的月光。浓密的睫毛投下一小块阴影,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看不出任何情绪。时间在寂静中流逝,一分一秒都格外难熬。直到她忐忑得有些呼吸不稳,他才回头看她。
      “你家有医药箱吗?”
      “没、没有……”她愣了一下,才明白他在说什么,“我没事,”她赶忙摆了摆手,“真的,明天去医院处理一下就行。”
      他想了想,说:“现在就去吧。”
      “现在都快两点了,要不还是休息一晚,明天再——”
      还没说完,她就被他拦腰抱起。她一声惊呼,来不及反应,空旷的走廊、狭窄的楼梯、昏暗的街道……接连从晃荡的视野一闪而过。脚步声混乱,呼吸声急促,却都敌不过她如擂鼓的心跳声,噗通、噗通,几乎要跳出喉咙。她微微仰头,微弱的月光勾勒出他优美的下颌轮廓。骑士,她想到了骑士。那副不苟言笑的坚毅神情的确很像小说中描绘的骑士,强大、可靠,令人很有安全感。
      听着他的心跳,感受着他的体温,她心中某根紧绷的弦忽然变得放松。过了一会儿,她竟然有些困了。终于赶到医院急诊科,被吵醒的医生同样打着哈欠,大惊小怪地看过来:“我还以为有什么事,不就一点皮肉伤吗?”
      或许是被吵醒很不满,医生下手一点也不含糊。在伤口上倒了双氧水后,用棉签在泛着白色泡沫的血肉里反复刮擦。白丹顿时一点睡意也没有了,“嘶——”,她倒抽一口凉气,眉头拧成一个结。恍然无措的样子让谢扬想到之前她被他从床上推到地上,挣扎地支起身子的时候。
      他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步:“可以轻点吗?”
      “伤口必须清洗干净,”医生头也没抬,“忍忍吧,下次自己小心点。”
      一直到快要睡着,白丹还记得那种痛,以至于她睡得很不安稳。光怪陆离的梦境里,血还在不断落下,“嘀嗒”、“嘀嗒”……层层叠叠、深深浅浅地晕染开,疯狂扩张的暗红色很快侵袭了整个世界……她猛地起身,一滴冷汗从额上滑下。窗外,天边刚泛起一丝鱼肚白。天快要亮了,她松了口气。再次躺下,闭眼,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到底少了点什么……她忽然意识到什么,睁眼,慢慢地、慢慢地偏过头。果然,旁边没有人。她愣了一下,接着一个激灵起身,跌跌撞撞地推开门走出去。
      谢扬回过头,就看到这难忘的一幕:白丹只披了件皱巴巴的睡袍,扣子胡乱地系着,额头、手肘、膝盖等处缠绕了纱布,肌肤上遍布淤青、红痕、紫斑……像是刚从难民营逃出来的。当时他正靠在窗台上打电话,手机里传来Upo抓狂的声音:“靠,你小子到底在哪?还回不回来训练了?”
      他说不出话。
      她慢慢地、慢慢地走过来,只差很小的一段距离,她忽然颤了颤,像是失去重心一般倒下去。他急忙上前扶住她,很快,他的衣襟就被她滚烫的泪水打湿。“别走,”她声音有些颤抖,“我做什么都行,你别走好不好?”她抬头,那双小鹿般的眼睛水汽朦胧,“给个机会吧,我不求和你复合,”说着,一滴泪从她眼角滑下,“只求你原谅我……”
      世界在那一秒变得安静。
      他别过视线。那种眼神他看过很多次,可每次看到还是会不忍。他放在她腰上的手攥紧、松开、再攥紧……“复合?”他低声说,像是在和她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无论如何,接下来他的话都让她瞪大了眼,一时忘了呼吸——
      “我们什么时候分手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