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4、第五十三章 ...

  •   
      深夜。
      客厅里没有开灯,只有电视屏幕散发出微弱的光。电视剧告一段落,到了广告时间,白丹还是盯着电视屏幕出神。她身体微微前倾,握住遥控器的手更加用力,以至于指关节都有些泛白。电视的响声、窗外的风声、楼下的车辆行驶声……充斥着冷清的客厅,她凝神细听,试图捕捉除此之外的声音。没有,什么也没有……难道刚才的敲门声是她的错觉?
      手机忽然振动了一下。
      她慢慢地、慢慢地低头,看到一条短信,来自一个陌生号码。说陌生并不确切,虽然她没存这个号码,却可以把这个号码倒背如流。就在几小时前,她鼓起勇气给这个号码发了条短信——尽管她不确定他是否还在用,这是三年来她第一次联系他,简短的一句话,却删了改,改了删,磨蹭了近二十分钟才发出去:——我怀孕了。
      她松了口气,如释重负地倒在沙发上。之后的时间都在看电视剧中度过,其实她什么也没看进去,只是觉得电视剧嘈杂的声音会让心里踏实一点。她的心一直是悬着的,稍有动静,就会下意识地向门口看去,比如现在——门口没有任何动静,她又看了一遍短信,确定自己没有眼花:——我到了。
      不管了。她深吸一口气,走过去。开门的时候,伴随“吱呀——”一声,走廊的声控灯顿时亮了。就这么猝不及防地撞上了他的视线,昏黄的灯光下,他双手插兜,居高临下地俯视她,那双漂亮的桃花眼亮得惊人。
      四目相对。
      世界在那一秒安静了。
      他别过视线,沉默地走进来。这里显然被收拾了一番,由于杂物过多,看上去还是有些凌乱,当年她在L市的家也是如此……当年,他心中一动,回过头,她就跟在他身后,微低着头,披散着发,巴掌大的脸不施粉黛。垂落的刘海下,是微微颤动的睫毛和小鹿般不停闪烁的眼睛,像一个娇怯的少女,没有一点岁月的痕迹……他的心跳忽然不受控制了,灯光下,她美得那么不真实,像是一个随时可能消失的、虚幻的影子,又或是一个不老、不死的魔女,披着天真无邪的外皮引诱他……
      他眼神一暗,不动声色地退后一步:“什么时候发现的?”
      她愣了一下,才明白他在说什么,“前阵子总是想吐,那天晓梅结婚,也是吐得不行,”她垂眼,“后来晓梅提醒我,我验了一下……”她的睫毛颤了颤,“就发现了。”
      “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她抬头,怯怯地看他一眼,“毕竟,”她声音小下去,“那天你都丢下我不管了。”
      说着,那双小鹿般的眼睛已经水汽朦胧。她双唇紧抿,极力掩饰,却还是掩饰不住那平静下的暗流汹涌。然而,越是这样,他就越是好笑。他一直想不明白,当初被抛弃的明明是他,为什么她却总是一副受害者的姿态。
      他别过视线,有些不耐烦地说,“有情况联系我,我会负责,”说着,他忽然想到什么,“对了,”他拿过她的手机,输入一串号码,在她面前晃了晃,“你存一下我的号码,以前那个虽然还在用,但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不用了,”他顿了顿,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那就这样吧,很晚了,你早点睡。”
      说完,他干脆地转身,却忽然被她拉住手腕。确切的说,她只是把手轻轻搭在他手腕上。像一只小兔子在磨蹭,稍一用力就能挣脱。他愣了一下,回过头,她正乞求地看他。那双小鹿般的眼睛水汽越发深重,好像随时都会落下泪来。
      “你要走了?”
      他说不出话,只好点了点头。
      她的手一点点、一点点向上摸索,从手腕、手肘,到胳膊、肩膀……像是被羽毛拂过,若有若无的痒一点点、一点点从肌肤钻进心底,他双眼瞪大,浑身僵硬,就这么任由她抱住自己的脖子,呵出的热气喷洒在耳后,“不要走,”她抱得更紧,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留下来,”她用带有浓重鼻音的声音问,“好不好?”
      那一刻,他听见自己心中某根弦断裂的声音。
      一直到在床上倒下,他还有种不真实感。说不清是什么驱使他当时反身吻住她,随着唇舌不断向深处探索,大脑慢慢地、慢慢地变得空白,灵魂也慢慢地、慢慢地被抽空,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这么自然而然地跟着她一路吻到床边,相拥在床上倒下……吻还在继续,关了灯,世界只剩一片黑暗,以及彼此的心跳和呼吸……一切都偏离了原本的轨道,变得不受控制了。
      抱着她温热、柔软的身体,他长久以来空出一块的心忽然被填满,很快便睡着了。只是他睡得不□□稳,恍然间又梦到那一幕,他站在检票口外,视线越过茫茫人流落在她身上,不过几十米,却像跨越了一整个世纪……失落、懊悔、悲伤等负面情绪排山倒海地压下来,令人快要窒息……他猛地起身,一滴冷汗从额上滑下。偏过头,她就躺在旁边。微弱的月光透过窗帘间隙洒进来,她闭着眼,嘴角微扬,人畜无害的模样。然而就是这样的她,曾经答应过他“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离开我”的她,走的时候头也没回。
      “啊——!”他大吼一声,忽然狠狠地推开她。
      她直接从床上被推到地上,头磕到床头柜,背脊撞击地面,发出沉闷的响声。突如其来的剧痛让她顿时清醒过来,她挣扎地支起身子,还没明白是什么情况,就有温热的液体从头上落下。是血……她愣愣地看着地面,一滴、两滴、三滴……逐渐汇聚成一个小的血泊。过了一会儿,她茫然地抬头。昏暗、模糊的视野里,他跪在地上,张开双手,不知所措地盯着自己微微颤抖的掌心。感觉到她的视线,他眼神变得惊惶,转身推开门跑了出去。她愣了一下,急忙跟上去。浑身散架一般的痛,她站不起身,只好趴在地上一点点、一点点爬过去。身后不知不觉拖了一道长长的血迹,她却不以为意。四周一片昏暗,洗手池旁的墙角有他蜷缩的、颤抖的身影。近了,更近了……以至于他忽然回头,她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他颤动的睫毛。
      “走开!”
      她顿了顿。
      “你不是走了吗?现在又回来找我——”他大吼,“你他妈到底把我当什么?——”
      他不记得自己吼了多久,吼些什么,或许那只是纯粹的发泄——积压了很久的情绪如洪水一般崩塌,怎么发泄都不够——忽然,他什么也吼不出了。有温热的唇覆上他的唇,带着血和泪的味道,滚烫的、腥咸的……他瞪大眼,想要推开她的手僵在半空中,就这么任由她一点点、一点点抱住自己的腰身,“对不起,”她模糊不清地反复说,“对不起……”
      一滴泪从他眼角滑落。
      他等这句话等了三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