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3、第五十二章 ...

  •   
      李晓梅的婚礼声势浩大。
      作为伴娘,白丹提前飞回了L市。飞机晚点,到达时已是晚上十一点多。早知如此,还不如乘高铁。不过,她很久没有乘过高铁了。说不清是在逃避些什么,记忆里那个夏天,湿热的空气,拥挤的人群,某人从检票口外投来沉重的目光,不过几十米,却像跨越了一整个世纪……
      机场到达厅里,李晓梅在招手。她微笑着,眼尾出现了细小的纹路。相比之前,似乎又老了一些。另一个明显的变化是她的腹部,宽大的衣摆也遮掩不住微微隆起的曲线。白丹惊讶地走过去,问:“什么时候怀上的?”
      “很明显吗?”
      “没有,只是……”白丹促狭地笑,“关心你的人一眼就看得出来。”
      “五个月了,”李晓梅低头、红脸,“明年三月就要出生了,和他爸爸一个星座……”她目光变得飘忽,“水瓶座啊……哪里都好,只是……”她声音小下去,“只是太过追求自由,管不住。”
      去酒店途中,李晓梅向白丹交待了这几天的安排。明天进行排练,后天举行婚礼。十几分钟后,车在酒店门口停下。这是一家全国连锁的快捷酒店,价格实惠,条件一般。其实之前白丹也想过是否要回一趟家,上次回家,还是白学瑞去世的时候。不过她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白学瑞去世后,她就把自己的东西搬走了。除了一对陌生的母子,家里什么也没有剩下。或许,那里已经不是她的家了。
      家……多么模糊的字眼。她记忆里的家,还要追溯到模糊的小时候。由于太过久远,她努力地回想,也只能想起零星的片段:床头的芭比娃娃、墙壁的涂鸦、父母温暖的怀抱……后来,一切都破碎了。不知什么时候起,她习惯了一个人,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承担所有。就在她以为会一直这样下去时,面前忽然出现了一只手。她至今记得那一幕,冰天雪地中,万物都静止了,唯有那只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慢慢地、慢慢地把她拉起,不仅身体,连心也慢慢地、慢慢地脱离了万丈深渊。她想到小时候父母牵她走路,温暖、厚实的手掌,有着不容忽视的力量,引领她一步步前进。虽然是不同的感觉,但是她长久以来无所依托的心忽然就找到了方向。如果说,世界像暗无天日的地狱,那么,他就像忽然出现的、唯一的光源,点亮了她的生命。
      现在回想起来,大概那就是爱吧。除了爱,她想不到还有什么别的原因,能让她不顾一切……甚至想过要再次拥有一个家。
      白丹的手颤动了一下,“吱呀——”一声,车门被拉开一条缝。李晓梅讶异地回头,看到白丹扶着车门把手,身体微微前倾,就只是维持着这个姿势。她低着头,表情隐没在阴影中。感觉到李晓梅的视线,她迟疑了一下,还是小声说:“你真的决定了?”
      “什么?”
      “结婚。”
      李晓梅愣了一下,“当然,”她笑了笑,“不然还能怎么办?孩子都有了,”她望向车窗外,“从前我爸妈说,女人最晚也要在三十岁之前结婚,现在我三十七了,才终于把自己嫁出去……”她叹了口气,“不过,总算也是了却了一桩心事。”
      “结婚……”白丹的眼神变得迷茫,“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也说不清,只是……”李晓梅想了想,笑容慢慢地消失了,“再不结婚,就太不像话了。”
      婚礼当天一切顺利,天气晴朗,宾客众多,入眼皆是一派喜庆。煽情的音乐中,李晓梅穿着洁白的婚纱,挽着父亲的手,一步一步地走向石河。红毯松软,踩下去没有任何痕迹。白丹却透过李晓梅端庄的笑容,直觉她的步伐沉重——尽管红毯没有任何痕迹。主持人的引导下,气氛渐入高潮。忽然,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欢呼。白丹别过视线,避开了最精彩的一幕——新郎新娘的亲吻。说不上哪里不对,那一幕像是在看电视剧,再精彩也不过是假象。
      直到李晓梅抛出捧花,白丹才回神,急忙伸手去接。捧花落进手中沉甸甸的,白丹抬头,主持人很快走来,问,“这么漂亮的伴娘,应该有男朋友了吧?”
      “还没有。”
      “真的?”主持人惊讶到有些夸张,“不过,也许马上就有了,”他促狭地环顾四周,大声说,“现场的男士听到了吗?你们都还有机会!”
      顿时,各种各样的视线投向白丹,其中不乏感兴趣的视线。她微低着头,把捧花抱在胸前,仿佛那是一块盾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她,大多带着好奇、欣赏,甚至跃跃欲试,可那都不是她想要的……脑海忽然浮现出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相比之下,其他所有眼睛都黯然失色。
      她举起酒杯,出神地盯着澄黄色液体上逐渐消失的白色泡沫。还没吃饭,她已经喝了好几杯酒。头有些晕了,那双漂亮的桃花眼还在脑海挥之不去。
      “女孩子少喝点。”背后忽然响起一个声音。
      她回头,看到一张肥头大耳的脸。如果没记错,这个男人应该注意她很久了。本想礼貌地回一句,她张口,却忽然有点想吐。说不清是因为满肚子的酒,还是男人过于油腻的视线。什么都不想管了,她跌跌撞撞地起身,直走,右拐,就是洗手间。她低头,对着马桶开始呕吐。没过多久,胃里变得空空如也。她像失去重心一般跌坐在地,捂住胃部,难受的感觉还是没有平息。
      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忽然,一只温暖的手覆上她的背。
      “丹丹,”李晓梅焦急地问,“你怎么了?”
      李晓梅是放下手头的事情赶过来的。之前忽然瞥见白丹离开,她就觉得不对劲。刚一赶到,差点被白丹倒在马桶边蹙眉□□的样子吓坏了。她急忙扶起白丹,轻拍白丹的背。隔着单薄的衣料,能感到白丹背上全是冷汗。
      “想吐……”白丹声音很虚弱,“已经吐过了,还是想吐。”
      “怎么会这样?”
      “不知道,可能是感冒了。”
      “怎么和我刚怀孕那会一样?”李晓梅顿了顿,忽然想到什么,“你……”她惊疑地看了白丹一眼,“那个……”迟疑了一下,她还是问,“你那个还正常吗?”
      白丹愣了一下。
      “一个多月没来了……不,”她摇了摇头,“快两个月了。”
      冷空气钻入白丹的毛孔,她不由自主地颤了颤。昏暗的光线下,那双小鹿般的眼睛微微瞪大,水汽朦胧。一个可怕的想法在脑海剧烈震荡,让她几乎窒息。那个想法很快被李晓梅说了出来。
      “你会不会是怀孕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