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1、第五十章 ...

  •   
      白丹睁开眼。
      应该不早了,房间里还是很昏暗。深灰色的窗帘遮挡住所有光线,唯一的光源只有空调电源的亮光。十八度,调得可真够低的。冷风透过导风版吹向她裸露在外的肩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坐起身,从床头凌乱堆放的衣物中依次拿过内衣、内裤等穿上,走到衣柜旁的全身镜前。镜子里的女人头发凌乱、眼神迷离、双颊酡红,轻薄的衣物遮挡不住遍布全身的斑驳的吻痕……一看便知道昨晚经历了什么。
      她闭上眼。
      回想那种感觉,像是要把灵魂合二为一。她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却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无与伦比的快感……只有他能带给她的快感。
      床上还残留着荷尔蒙的味道,他却已经不在了。
      她推开门,一瘸一拐地走出去。公寓不大,装修是简约的黑白风格。墙面干净,地板光洁,家具整齐有致地摆放。她依次走过客厅、厨房、洗手间……目光扫过每一个角落,还是没有发现他的身影。他的衣物和随身物品都不见了,也没有留下小纸条之类的东西……
      脑海忽然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
      她的心沉了下去。
      身体也猛地往下跌,倒在沙发上。她偏过头,目光空洞。沙发侧面是两米高的落地窗,从这个角度看过去,C市的景色一览无遗:滚烫的阳光、干裂的土壤、奄奄一息的草木……相比夜晚的冰冷无情,又多了几分躁动难耐。景色会随着时间变化,人也会随着时间变化。三年了,他终究是变了。那双漂亮的桃花眼不再是她记忆里的纯粹,而是掺杂了许多复杂的东西。那么陌生,那么陌生,她完全看不透。
      他为什么出现?为什么动情?为什么离开?
      她完全看不透。
      就这么胡思乱想了很久,墙上的时钟慢慢地、慢慢地从十点挪向十一点,嘀嗒、嘀嗒、嘀嗒……无穷无尽的机械的声音里,她的期望一点点、一点点落空了,心也一点点、一点点死掉了。那个可怕的想法在脑海剧烈地震荡,震得大脑隐隐作痛。她不得不强迫自己接受,或许这就是现实……
      她被抛弃了。
      一滴泪从眼角滑落。
      视野越发模糊。她颤抖地摸索到一旁的手机,屏幕上的裂痕模糊成一张网。那是过去她看到校园论坛的那张照片时不小心留下的,后来一直忘了修理。或许修理了也没用,就像他们的爱情,注定回不到过去了……
      Moon接到白丹的电话时正在开车。他歪着头,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车上播放着摇滚乐,她的声音听上去不很清楚。即使如此,她一开口,他就感到不对劲。具体是哪里不对劲他也说不清,只是一种直觉。
      他看了一眼副驾驶上的小雨。小雨是昨天他在酒吧认识的美女,他并不知道她的真名。两人留了联系方式,聊了一个晚上,很快熟络起来。今天她说心情不好,想出来兜风,他便和朋友借了辆车带她兜风,没想到半路会接到白丹的电话。说起来,白丹主动给他打电话的次数屈指可数,仅有的几次也是为了工作。可是这次,看样子不像是为了工作。
      他侧过头,避开小雨探究的目光。
      “我在开车,”他压低声音,“怎么了?”
      “方便来接我一下吗?”
      “现在?”
      “是。”
      他又看了一眼小雨,她明显有些不悦。
      “告诉我你的地址,”他只考虑了几秒,“等我一会儿。”
      说完,他猛地踩下刹车。在小雨不敢置信的目光下,他替她解开安全带、推她下车,动作一气呵成。她来不及反应,鞋跟就撞击地面,发出刺耳的响声。她踉跄了一下,眼看车门就要关上,她急忙拉住车门。
      “混蛋!”
      她当然敌不过他,车门关上了。
      “抱歉,忽然有急事,”他摇下车窗,笑着指了一下街边一家咖啡厅,“请你在那里等我一下,可以吗?”
      “如果我说不呢?”
      他耸了耸肩:“那就请回吧。”
      没有理会她难看的表情,他踩下油门,扬长而去。车辆很快离开市中心,驶向白丹所报的地址。他对那一带的地形并不熟悉,即使开了导航,还是绕了一些路。找到白丹时,她正低头坐在街边的长椅上,双手撑住长椅边缘。垂落的刘海遮住她的眼睛,她抬头的时候,透过被风吹起的刘海,他清楚地看到她眼里的迷茫。像是一头迷途的小鹿,不知何处才是归宿。她的头发一直垂到腰际,即使竭力遮掩,暗红色的吻痕还是若隐若现。他愣了一下,很快想到昨天最后一次见到她她是和谁在一起……不敢再想下去,他深吸一口气,脱口而出:“你……”
      她脸色一变。
      他及时止住。
      过了一会儿,他叹了口气,把她从长椅上抱起来。她僵硬了一下,这是潜意识的反应,除了那个人,她排斥任何人的靠近。他抱得更紧,打开车门,把她放到副驾驶上。确认她坐稳后,他听到她低头,小声说了句:“谢谢。”
      “有什么好谢的。”
      一路无话。
      到达她所租住的公寓楼下,他打开车门,忽然听到背后传来她的声音。
      “我是不是打扰你约会了?”
      他回过头:“说什么呢?”
      “你一般不会借车,而且……”她指了一下缠绕着安全带的几根长发,促狭地笑:“这就是证据。”
      他耸了耸肩,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挺漂亮的。”
      是挺漂亮的,不过他也找不到别的形容词了。这不是他第一次借车,也不是他第一次带女人出去,只是那些女人给他留下的印象并不深刻,以至于事后朋友问起来,他只能说:“挺漂亮的。”
      他和大部分男人一样,喜欢漂亮的女人。漂亮的女人带出去有面子,仿佛能证明他也是成功的男人。不过,后来他发现,这种喜欢并不是真正的喜欢。真正的喜欢不过是一种感觉,与其他因素无关。即使她不漂亮、不可爱、没有钱……他还是喜欢,即使知道她和他不可能,他还是喜欢。过去他在“卡萨布兰卡”唱《遗失的美好》,台下有人听哭了,他却不明白这首歌的动人之处。现在,他终于体会到那句“有些人说不清哪里好,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的含义。
      “肤浅。”她笑他。
      “我是肤浅,”他压低声音,“总好过你……”
      “什么?”
      到了。
      他接过她递来的钥匙,打开门。刺眼的阳光照射进来,她遍布全身的斑驳的吻痕清晰可见,与白皙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他眼神一暗,把她放到沙发上。她的伤口被不小心碰到,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这时,耳后忽然传来一阵酥麻。是他凑近她耳边,呵出的热气喷洒在她耳后。
      “总好过你,”他一字一顿地说,“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