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第四十九章 ...

  •   
      谢扬把白丹抱到沙发上。
      他动作很轻,堪称小心翼翼,像是在对待一件易碎的玻璃制品。直到确认她的每一根发丝都完好无损,他才抽回手。他双手插兜,挺直了背,居高临下地俯视她。她蜷缩起来,像是一只受伤的小猫咪。他有时想不明白,当初被抛弃的明明是他,为什么她却总是一副受害者的姿态。
      沙发侧面是两米高的落地窗,从这个角度看过去,C市的夜景一览无遗:林立的高楼、交错的道路、涌动的车流以及人流……刚来到C市,他觉得大城市的夜景很好看,也因此租下了这间公寓。不过他对大城市的憧憬很快就破灭了,快节奏的生活、高强度的训练、一场接一场的比赛……一度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一次次绝望、一次次涅槃,冥冥之中一直有一股力量在支撑他。
      那股力量现在就在他身边。
      他坐下来,低头,仔细地看她。她已经睡着了,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白炽灯光下,她歪着头、闭着眼,是极度放松的状态。回想之前在车上,她一直紧张地问他要带她去哪,或许那种紧张是装出来的,无论他要带她去哪、对她做什么,她其实都是不设防的……这么想着,他的视线从她的眉、眼、鼻一路下滑到嘴唇。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一点痕迹,每一个细节还是一如三年前,包括嘴唇。无论形态、颜色、光泽,还是唇角微微上扬的弧度,都是他记忆中吻过的样子。
      那么味道有没有变?
      心中一动,他俯身吻了下去。
      他知道她醒了。她呼吸变得不稳,睫毛开始颤动。但他并没有就此收手,而是更加深入地吻她。熟悉的苹果混合胡萝卜的香气令人心神荡漾,他深吸一口气,变得更加放肆,一边吻她,一边开始抚摸她。他的手从她的脸颊、脖颈、锁骨一路下滑……顿时,他的大脑轰隆作响、理智全线崩盘。那是他未曾体验过的奇特、美妙的感受,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全身的神经都在失控。他还想继续,一抬头,却对上她的眼神。她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正在眼神复杂地看他。
      世界在那一秒安静了。
      他们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僵持着。
      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挣扎了几秒,还是决定抽开身。这时她忽然别过视线,小声地说:“轻一点……”说话时她脸上浮现一抹奇特的绯色,像是天边的晚霞,那景象印在他眼里说不出的美。
      他心中某根弦忽然断裂了。
      他压身上去,胡乱地亲吻她。从额头到脚趾,每一寸都不放过。他并没有做这种事的经验,只是完全凭借着直觉。
      过了一会儿,他伏在她耳边问:“可以吗?”
      她没有说话。
      “我会很小心,”他声音都有些嘶哑,“不会碰到你伤口的。”
      她还是没有说话。
      等待的过程很漫长。不过几分钟,却好像过了一个世纪。
      “王、八、蛋……”后来,她有气无力地说了三个字。一字一顿,但并没有什么威慑力。
      “没错,”他挑眉,“我就是王八蛋。”
      后来他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入睡的了。要了很多次,早已没了力气,他倒在床上,抱着她,很快就入睡了。半夜,他隐约听到她说:“想喝水……”他支起身子,大脑浑浑噩噩,之前疯狂的画面在脑海不停回放,荷尔蒙浓烈的味道提醒他一切都真实发生过,那些他曾经想都不敢想的画面……都真实发生过。他低头,她就蜷缩在旁边。昏暗中,那些暗红色的吻痕若隐若现,都是他犯罪的证据。
      “想喝水是吗?”他低声问。
      她翻了个身:“嗯。”
      他起身去给她倒水。
      回到卧室,她竟然又睡着了。他把水杯轻轻地放到床头,掀开被子钻了进去。即使是夏天,他也盖了被子,当然,空调温度也被调得很低。这一点曾经被队友嘲笑过很多次,对此他的解释是,身上压点什么会比较踏实。
      “那……”当时Upo笑得更大声了,“压个女人怎么样?”
      所有人都哄笑起来,除了他。他低头,一言不发地离开人群。不会有人懂那种感受,那种不踏实的感受具体是从何而来他也说不清,像是一块胎记,与生俱来、挥之不去……只有身上压点什么,心里才不那么空虚……才觉得踏实。
      说起来,已经很久没有睡得这么踏实过了。
      来到C市后,训练、比赛几乎占据了他的所有时间。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才有空想起那些过去。说是过去,其实无非就是那一个人。即使赢了一场又一场比赛、获得一项又一项荣誉、多了一批又一批粉丝,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小子变成世界顶尖的选手……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也记得他不过是一个被抛弃的人。她说走就走,走得那么决绝,他用尽力气也挽留不住。从那以后,他不再完整,越是长大,不完整的感觉就越是明显。没有人和他分享喜悦、分担悲伤,孤独再次缠上他,与他如影随形……
      “想喝水……”她又翻了个身。
      她蜷缩起来,像是一只受伤的小猫咪。他越发想不明白,当初被抛弃的明明是他,为什么她却总是一副受害者的姿态。他起身想去给她拿水杯,她却忽然抱过来,说是抱,其实只是把手搭在他身上。她并没有什么力气,他却像是被定住了,无法动弹。
      她闭着眼,不停说“不要走”,也不知是醒了还是没醒。
      “你不是想喝水吗?我去给你拿。”
      “不要走。”她还是那句话。
      他看了她一会儿。
      “为什么不要我走?”
      “因为……”
      他凑近了去听,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听到了“我爱你”三个字。
      那一刻,他笑了。
      多好笑的笑话。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