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9、第四十八章 ...

  •   
      胡辛回过头,推门走进来的的确只有Moon一个人。仓库昏暗的光线下,Moon琥珀色的眼睛像是一摊碎木屑,没有任何神采。他一言不发地把道具堆放好,转身就要走出去,这时胡辛喊住他:“丹呢?”
      原本一行人应该一起回来的,收工后胡辛看到白丹和Moon挨在一起说话,没好意思上前打扰,才带着其他人先回来了。
      “她……”Moon看了一眼窗外,“应该已经下山了吧?”
      “你们没有一起回来?”
      “没有。”
      胡辛叹了口气,“这是丹的手机,她忘在工作人员那了,等会你带给她吧,”他路过Moon身边时把手机交给Moon,“我先走了,”走到门口,他忽然回头,“对了……”他推开门,迟疑了一下才说,“情侣有时候吵架很正常,你多让着人家姑娘点。认个错、哄一哄,就完了。”
      Moon不由得笑了:“知道了。”
      这个笑容在沉闷的关门声响起后很快转为苦笑。所有人都以为他和白丹是情侣,因为当初为了推荐她,他们商量好说彼此是情侣关系。他倒希望他们真的是情侣,就像胡辛说的,情侣有时候吵架很正常,认个错、哄一哄,就完了。可是他们这样微妙的关系,一举一动都会进退两难。
      不知过了多久,仓库里的最后一丝亮光也消失了。都七点半了,她怎么还不回来?Moon在狭窄的过道不安地来回踱步,想着她所有可能的去向。但那些想法很快就他一一否定,她身上穿着花枝的衣服,不管去哪里,应该都会先回来公司换衣服。他第无数次看向门口,那里还是没有动静。听说山上晚上可能会有蛇……想到这里,他愣了几秒,接着迅速推开门冲了出去。走廊两边的景象一闪而过,他越冲越快,直到一双干净的球鞋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他视野。
      白色鞋底,红色鞋面,鞋底与鞋面交界处的上方印有“TEC”的字样。“TEC”,他知道这三个字母意味着什么。
      心里顿时一咯噔。
      他刹住脚步,抬起头。
      即使做好了心理准备,面前的景象还是让他措手不及。白丹被谢扬背着,手肘、膝盖等好几处都进行了包扎,纱布上浸染了触目惊心的血迹。或许是因为太过疲惫,她一直垂眼没有看他。他后退一步,先前那股英雄救美的豪情壮志立刻就消散了。像是有盆冷水从上面泼下来,他顿时从头凉到脚底。
      长达十几秒的、古怪的沉默后,谢扬挑起了眉。
      “这是……”Moon错愕地问,“怎么回事?”
      “她受伤了,刚在附近的医院处理了一下。”
      说完,谢扬转身就走。擦肩而过的那一刻,Moon忽然扯住谢扬的胳膊,“等等,”他力气很大,以至于谢扬不得不停下脚步,“她的手机在我这。”
      “麻烦你帮忙放到我裤子右边的口袋,”谢扬没有回头,“谢谢了。”
      “不用谢,”做完这些,Moon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她……”他的视线径直越过谢扬投向白丹,“现在怎么样了?”
      “休息几天应该就没事了,”谢扬慢慢地、慢慢地回头,眼神里带着微小的刺,“我会照顾她,你不用担心。”
      我会照顾她,你不用担心。
      这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Moon的手攥紧、松开、再攥紧,直到谢扬的袖子被攥出许多错综复杂的纹路,Moon才颓然放手。让他决定放手的不是谢扬的讥讽,而是白丹的一言不发。从头到尾,她一直一言不发,甚至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他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去,胸口闷得慌,像是被什么堵住了。其实有很多话想问,为什么她会受伤?为什么他们会在一起?可是他没有立场去问。即使不愿意承认,但是他确实是外人,他们的一切他这个外人都不该管,也不能管。
      认识到这一点,他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难过。或许从一开始,他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为什么这么说?”对面的美女问他。
      Moon眯起眼睛。头有些晕了,视野也变得模糊。美女的脸在眼前晃来晃去,晃成一团扑朔迷离的影子。他是一个小时前来到这家酒吧的,在此之前,他已经起码三个月没来过酒吧了。离开公司的时候还不算很晚,他感到无处可去,忽然就想喝点酒……至于对面的美女,是他发现她的美后主动坐到她对面的。很长一段时间他心里的美女只有某一个人,他为自己还能发现别人的美感到庆幸。
      她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不同于白丹的轻声细语,她的声音中气十足,但同样动听,“还在听吗?”
      “当然,”他放下酒杯,深吸一口气,“刚才说到哪了?”他遥望窗外,“哦,我在通往C市的高铁上又遇到了她……”他目光变得迷离,“那天我们聊了很多,她说了一句话,我印象特别深刻。”
      “什么话?”
      他却不再说了,只是低头笑。过了一会儿,他抬头,对她勾了勾手指,“你,”他压低声音,“过来一点……”
      “干嘛?”她警惕地问。
      “过来一点,我再告诉你。”
      她半信半疑地向他靠近。说时迟那时快,他忽然勾起她的下巴,吻了一下她的脸颊。趁她还在发愣,他露出恶作剧得逞的笑容,“拜拜,”他转过身,“我先走一步……”即使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他也知道那笑容一定可恶至极。
      外面的空气很清新,夜风迎面吹来,他心情舒畅了许多。跌跌撞撞地沿着街边一直走,他忽然在一个垃圾桶旁停下,掀开盖子对着里边呕吐起来。过了一会儿,胃里已经空无一物。他松了口气,转过头,发现之前的美女竟然站在前方的树下看他,下巴扬起、双手抱臂,显得气势汹汹。
      她是疯子吗?居然追了过来……
      感觉到他惊讶的视线,她立刻瞪了他一眼,接着朝他逼近。
      他踉跄地后退几步。
      “算你有种,”她咬牙切齿地说,“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耍我!”走到一半,她忽然停下脚步,“喂!你……”她气急败坏地大吼,“你跑什么啊?你的故事还没说完呢……”
      他差点向后栽倒。
      过了一会儿,他高举双手投降,“好好好,”他看着她,“我说到哪了?”
      “她说了一句话,你印象特别深刻。”
      “哦,”他望天,“她说……”在她不依不饶的目光下,他叹了口气,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她说爱情是唯一的。”
      他一直认为爱情是流动的。漫长的一生里,不同的时间段会爱上不同的人。就像他爱上过别人,后来爱上了白丹。他以为只要把握机会,她也可以爱上他。可是她的话却在脑海挥之不去,“爱情是唯一的,”他至今还记得当时她认真的表情,认真到他忍不住反驳,“那没有和他在一起你就要孤独终老吗?”
      “没有和他在一起,”她还是很认真,“我宁愿孤独终老。”
      从那一刻起,他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他们是不同的人。
      有些人的爱一生会分给很多人,从懵懂、到成熟、再到相守,不同的阶段会和不同的人度过;而有些人的爱一生只分给一个人,无论是懵懂、成熟还是相守,都只会和同一个人度过。他是前者,而她是后者。
      他们是不同的人,他们不可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