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8、第四十七章 ...

  •   
      那天过后,白丹再也没有见过谢扬。
      生活像是平静的湖面被投进一颗小石子,泛起圈圈涟漪,但是很快又归于平静。一切还是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和过往没什么两样……白丹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睁开眼,窗外是浩瀚的夜空,如同一匹无边无际的黑色天鹅绒将整个世界温柔地包裹起来,与之相比,他们所有人都微不足道。
      那点烦恼也微不足道。
      冰凉的液体流过食道,带起一片火辣辣的疼痛。众人的叫好声中,她又将空掉的酒杯酌满,再次举杯一饮而尽。头开始有些晕了,这种应酬她参加得不多,偶尔参加也会避免喝太多酒。然而算上刚才那杯,今晚已经喝了四杯了。一旁的Moon拍了拍她,用眼神示意她别再喝了。她下意识地向后躲了一下,那是个极其微小的动作,却分毫不差地落入了他眼中。他苦笑了一下,她到底还是……变得警惕了。
      那天在牛排店半真半假的试探,看似对两人的关系没什么影响,其实已经渗透在了她每一个微小的动作里。过去的他们不说有多亲近,至少不会刻意拉开距离。都怪他太冲动了,其实原本是不会那么冲动的,但是另一个人的出现让他忽然有了危机感,他迫切地想看到她的反应,以至于还没想清楚就去试探……那种心情很矛盾,不甘心没有任何行动又不敢冒然行动。事实证明他的行动很失败,她一定已经察觉到了……
      心里的烦闷无处宣泄,他懊恼地举杯一饮而尽。
      既然如此,索性不醉不归。
      宿醉的后果就是第二天两个人的工作状态都不太好,微微浮肿的脸上,是厚重的妆容也遮盖不住的疲惫。还没到休息时间,胡辛就不得已喊“停”,他一张一张浏览过相机里的底片,眉头越拧越紧。这么多张底片里,没有一张是可以用的。他不耐烦地低吼,“一个个都这副鬼样,你们昨天是喝了多少?”他放下相机走到白丹面前,“尤其是你,”他看着她不客气地说,“既然酒量那么差,就别不自量力。”
      他越说越气,说话也变得越来越难听。她低头一声不吭,死死地盯着地板。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过去总是帮忙解围的Moon今天却没有要站出来的意思,只是靠在墙边若有所思。这么说来,这对向来形影不离的情侣今天却没说几句话,拍摄的时候也没什么眼神交流。大概是吵架了吧,胡辛想。人家姑娘和男朋友吵架已经够难受了,他还是不要过多地指责她了。
      “算了,”他叹了口气,“中午你们好好休息一会儿吧,下午的外景拍摄别再搞砸了。”
      所谓的外景其实并不远,就在公司所在写字楼附近的一座山上。下午两点半集合的时候,胡辛看到白丹和Moon的精神状态都比上午好了不少,满意地点了点头。夏天山上蚊子多,为了防护,上山前他们全身都喷了驱蚊喷雾。然而白丹背靠一棵树坐下的时候,还是感觉有蚊子在咬她裸露的小腿。她强忍着痒,表情也不那么自然。偏头一看,Moon的表情也是同样的不自然。他们眼神交汇了一下,彼此都笑了。
      他靠近她,只有在工作中她才不会拒绝他的靠近。他伸出手,慢慢地、慢慢地环上她的肩。她僵硬了一下,但很快就把头依偎在他胸前。这时胡辛已经开始选取各个角度拍摄了,Moon低声对白丹说:“还好吧?拍完这一组我们就可以去补一点驱蚊喷雾了。”
      “还好啦。”
      从天亮到天黑,他们一直在忙碌。收工后,她还坐在山上的石阶上检查被蚊子咬过的地方。他走过去看了一眼,发现她胳膊上、腿上有好几块红肿,“怎么回事?”他惊讶地问,“这……不像是蚊子咬的。”
      “其实就是蚊子咬的,我每次被蚊子咬过都会变成这样,”她从一旁的小包里拿出一管药膏,抬起头问,“对了,你有棉签吗?”
      “我怎么会带那种东西……”他耸了耸肩,“我去帮你问问他们有没有吧。”
      “不用了,我就用手指涂吧。”
      她低头涂药时几缕发丝垂落,从分明的锁骨、光滑的胸前一路下滑到引人遐想的胸口。他眼神一暗,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女人,但是……这一幕还是给他造成了奇特的视觉冲击。一股热流顿时向下涌去,在某一处汇集,为了掩饰他不得不蹲下身,趁她不注意更加仔细地看她。很美的一张脸,没有一点岁月的痕迹。哪怕知道她的真实年纪,他也不由自主地被她吸引。当然,不止是因为这一张脸,更是因为她眼里的故事,开心的、悲伤的、无奈的、不可思议的……他想探究她的故事。
      但是他不敢轻举妄动。那次半真半假的试探已经让他们的关系变得若即若离,这段时间他们只剩下工作上不可避免的交流、接触。不仅是她刻意拉开距离,还有他自己的不确定。他不否认自己对她确实抱有超出朋友的感情,只是不确定那究竟是一时鬼迷心窍还是别的什么。唯一一点确定的,是他想接近她。只要听她说话,哪怕是工作中不带感情的话,他也会感到开心。他想再多一点、再多一点接近她。
      涂过药后,她把药膏收回包里。抬起头,发现他还站在原地看她。傍晚昏黄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枝叶洒下斑驳的光影,他的眼睛呈现出迷人的琥珀色。这时她想到的却是另外一双眼睛,是令人心悸的深不见底的黑色。
      “怎么还没走?”她问。
      “等你啊,”说着,他看了一眼暗下去的天空,“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她说,“等会我还有点事,你先回去吧。”
      他什么也没说,耸了耸肩就转身走了。夕阳把他的影子拉得斜长,颀长的背影看上去有些孤单。
      脚步声远去后,她试图站起身,或许是之前蹲了太久,起身的那一刻她忽然两眼发黑、双腿发软,一不留神就脚底打滑摔了下去。她接连滚下几级石阶,磕磕绊绊地落到一片土坡上,昏头昏脑地坐起身,已经分不清浑身上下究竟是哪几处在火辣辣的疼。她深吸一口气,定睛一看,发现自己的膝盖、手肘都在往外冒血,脚踝也肿得老高。她试着动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撕心裂肺的疼——
      “啊——!”她不由得尖叫一声。
      当然没有人回应她。山上本来就少有游客,胡辛他们以为她会和Moon结伴,早已收工走了,Moon走后,这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最可怕的是,她的手机还在上山前交给了工作人员,收工后也没顾得上拿。也就是说,现在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天完全黑了。树枝像是巫婆的手遮挡住大半边天,只露出斑驳的缝隙。微风吹动,树枝沙沙作响,除此之外,她听不到任何声音。四周安静得可怕,像是潜伏着无数猛兽,随时都可能跑出来把她撕碎。她哆嗦了一下,竟然在闷热的夏天出了一身冷汗。这样一来,伤口更加疼痛难忍了。
      怎么办?
      像是陷入了一个死局,找不到任何突破口。除了一边承受疼痛一边无望地等待,她什么也做不了。
      她忽然感到害怕。
      随着时间推移,这种害怕渐渐变成了绝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