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6、第四十五章 ...

  •   
      没过几天,白丹发了高烧。
      那天早上醒来时她头昏脑涨的,一探额头,果然烫得火烧火燎。她有些困难地支起身子,迷糊地想起自己在前些日子的拍摄中着了凉,后来又因为热水器坏了洗了几次冷水澡……回忆像是一列失控的火车跌跌撞撞地向深处推进,记得上次发高烧还是在四年前,有人一大早就赶来病房看望她,温柔地照顾她……
      回忆及时刹住了,在她哭出来之前。
      不知不觉间她又睡了过去,直到床头的手机坚持不懈地响了起码五分钟,她探出胳膊想按掉电话,却被被子外的冷空气冻得找回了一丝神智。电话接通后,Moon气急败坏的吼声很快响起:“姑奶奶,你在哪啊?现在都快十点了,你怎么还不来啊?发消息不回,打电话不接,你这是要急死我啊?”
      她愣了一会儿,接着迅速坐起身。
      “你倒是说话啊?”
      被子慢慢从身上滑下去,冷空气袭来,她忽然变得清醒,“对不起……”她恍然想起今天还有工作,“我……”她迟疑地说,微弱的声音带有一点嘶哑,“我好像发烧了。”
      Moon在傍晚赶了过来,白丹一打开门,立刻就看到了那双与破洞牛仔裤风格极其不搭的黑色马丁靴。那是川的靴子,大概是工作结束后他忘记换鞋就赶了过来。她似笑非笑地看他,他耸了耸肩,满不在乎地踩了双拖鞋熟门熟路地走进卧室。卧室里一片狼藉,床铺很乱,床边摆着笔记本电脑和还没收拾的碗筷……
      他瞪大眼问:“你不会躺了一天吧?”
      “差不多吧。”
      “那……”他语塞,“好些了吗?”
      “吃了点消炎药,”她点头,“好些了。”
      “还是去医院看看比较好,等会就去吧,我陪你去,”他转头看着她说,“这段时间工作强度很大,你适应不了很正常。我和辛哥说了,先拍我的个人部分,你就好好歇几天吧,我有空就过来看你。”
      “嗯,”她低头,“谢谢。”
      床头灯柔和的橘色灯光下,她眼神迷离,双颊酡红,像是醉酒的美人散发着说不清的风情。想到她不陪同自己出席《风尚》的晚宴,竟然是为了接一个从L市过来的朋友一起喝酒,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什么朋友?比他更重要吗?他一屁股在床头坐下,抱起双臂,翘起二郎腿,没好气地问:“对了,你那个从L市过来的朋友呢?”
      她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走了。”
      李晓梅是昨天走的。昨天早上,白丹忽然被一阵哐当声吵醒,起身一看,竟然是李晓梅在收拾行李。白丹惊讶地看着李晓梅手忙脚乱地把东西一股脑塞进行李箱,过了好一会儿才问:“要走了?”
      李晓梅低头忙碌着。闻言她动作顿了顿,接着抬头“嗯”了声。
      “不是说在这边待五天吗?这才第四天。”
      “刚才……”李晓梅支支吾吾地开口:“刚才石河打来电话了。”
      见白丹眼神不对,李晓梅慌忙解释,“他哭了,一直说‘我错了,老婆别走’……我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从来没见他哭过……”
      “就这样?”白丹打断,“就这样你就忘了他的混账,打算回到他身边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特犯贱?”
      这是李晓梅第二次问这个问题。
      四周变得安静。
      “你一定是这么觉得的,我自己以前也这么觉得。但是刚才我想通了,我不是犯贱,”李晓梅空洞的眼神扫过白丹,自顾自地开口,“你要知道,离开他我也找不到更好的。我都快四十了,各方面条件也很平庸。能找到他这样长得不错,又有经济实力的男人,已经是我高攀了。我还是不要再拖了,早点和他结婚吧。只要他愿意和我过日子,其他的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她看着白丹的眼睛认真地说,“我不是犯贱,是能看清现实。我不像你……”她叹了口气,“有那种勇气……”
      剩下的话,她终究没有说出口。一些往事她知道不该再提。
      白丹一路送李晓梅到小区门口,李晓梅转身后,忽然听到白丹幽幽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可能你觉得我不能看清现实,但我还是建议你不要和一个不爱你的人结婚,结婚不是人生必须完成的任务,日子你可以一个人过,可以和你爸妈过,也可以和我过……”她叹了口气:“当然,还是祝你幸福。”
      那些对话现在还历历在目。白丹知道,李晓梅一直和自己有很大不同,这大概是家庭环境的不同造成的。白丹少有亲故,可以无所顾忌地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而李晓梅出身于幸福家庭,她的职业、爱情甚至婚姻,都不完全是为了自己,还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家人。再不结婚,她不着急家人也会着急。这样的现实面前,或许是顾不上爱情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了。
      若有所思了很久的白丹后来是被Moon的声音惊醒的:“走吧。”
      “去哪?”
      “你烧糊涂了?”他好笑地看她,“当然是医院啊。”
      那天晚上他们在医院待到快十一点。急诊人多,排队、检查、等报告单……折腾了不少时间。她被医生诊断为流感,后来的几天,她都在医院输液。Moon每天会带些吃的来看她,热粥、米线、馄饨……应有尽有。她没什么胃口,却总是迫于他的好意吃得很干净。以至于再后来,她恢复工作的第一天,胡辛看着镜头里的她不停抱怨:“丹,你胖了……”他推了推眼镜,镜片下的眼神十分不悦,“难道是休假期间,Moon把你照顾得太好了?”
      严格控制体重是这一行的基本职业素养,毕竟体重上的一点微小变化都会被镜头无限放大。白丹理亏,只好沉默。这时Moon把胳膊往外挪了些,刚好挡住白丹胳膊上的赘肉。明亮的灯光下,深情对视的他们还是很养眼的。
      “好吧,那你们接下来摆POSE的时候多注意点,”胡辛这才勉强满意,“还有,丹,你给我马上减肥……”他蹙眉,“准备好!要开始了!”
      拍摄过程多少有点不顺利,一直到很晚,胡辛才不情愿地宣布收工。还没来得及卸妆、换衣服,白丹就飞快地跑向洗手间。忍了太久,她甚至顾不上看路。这时刚好有人上楼,一门心思向前冲的她来不及反应,猝不及防地和那人撞了个满怀。
      “不好意思。”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一个清脆,一个低哑。
      世界在那一秒安静了。
      白丹捂着被撞疼的胳膊,瞪大眼,慢慢地、慢慢地抬起头,视线从对方宽阔的肩膀、流畅的下颌慢慢地、慢慢地上移到一双熟悉的桃花眼。走廊、楼梯、窗户等一切背景忽然变得模糊了,朦胧的视野里只剩下那一张在无数次在梦里出现过的脸。胳膊上的痛感提醒她,这一次,他是真实地存在于她眼前……
      心跳顿时漏了半拍。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漆黑的瞳孔像是浩瀚的夜空,点缀了闪烁的星辰,有无尽的吸引力。他就那么看着她,既不说话,也不走开。她不知所措地、踉跄地后退几步。忽然有了想哭的冲动。
      这样紧张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不远处接连传来胡辛的呼喊。
      “丹!有个地方要补拍一下,你快点和你男朋友去补个妆!”
      “丹?听到了吗?”
      她这才回过神来,应了一声。在她仓皇地转身逃离事发现场之前,不小心看到了他最后的眼神。漠不关心的、意味深长的,像是在看着一个陌生人。
      对。他们早已是陌生人了。
      最熟悉的陌生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