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5、第四十四章 ...

  •   
      回到家,白丹和李晓梅都喝得酩酊大醉。
      白丹踉跄地走进卧室,倒在床上迅速睡了过去。李晓梅酒量相对好一点,还保留了最后几丝神智。她帮白丹脱了外套和鞋、卸了妆,床头灯柔和的橘色灯光下,白丹的皮肤细腻得不可思议,像是蛋糕顶部被精心雕砌得光滑平整的奶油。如果不是看过白丹的身份证,她简直不敢相信白丹已经三十七岁了,这样的容颜,说是十七岁也不为过……
      和谢扬在一起一点也不违和。
      谢扬,这个忽然从脑海跳出来的名字让李晓梅微微一惊。印象中,那个帅气的男生过于独来独往,唯独看白丹的眼神不一样。其实早该发觉的,那天在医院撞见谢扬探上白丹额头,不像是师生之间会有的亲密举动。可是后来看到校园论坛上那个帖子,李晓梅还是很惊讶,或许她打心里认为只有林烨那样家境优渥、事业有成又不失个人魅力的男人才有资格和白丹在一起,没想到白丹竟然对一个一无所有的小子动了心。荒唐,实在太荒唐了。论年龄、身份、地位等,他们都相差悬殊,在一起是不会有好结果的。这么简单的道理李晓梅不信白丹不明白,可白丹非要飞蛾扑火,李晓梅至今忘不了校长办公室里白丹明亮坚定的眼神、干脆利落的转身……多感人啊,可还是没能逃过悲惨结局——白学瑞被气得病倒了,白丹迫不得已和谢扬分开,独自前往C市打工填补高昂的医药费,可还是没能阻挡白学瑞的忽然去世……
      白学瑞的葬礼是在一个雨天,有人伤心欲绝,有人冷眼旁观,但最后都一一散去了。只有白丹一动不动地跪在墓碑前,任凭冰凉的雨水蛇一般地爬遍她全身。她没有哭,只是那副迷茫的表情比哭更难看。
      李晓梅小心翼翼地上前问:“你会不会后悔?”
      白丹像是冷得失去了知觉,过了很久才哆嗦地说,“不后悔,”她用力地说,“我爱了我想爱的人,承担了我该承担的责任。我尽力了,我不后悔,”说到这里,她捂住脸,声音忽然小下去,“只是……多少有些遗憾。我对不起谢扬,对不起我爸。我对不起他们。”
      “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雨水混合着泪水从白丹脸侧滑落,她声音有些颤抖,“但我想我会耿耿于怀。”
      现在看来,白丹也没有太耿耿于怀,至少没有影响到正常生活。第二天,李晓梅醒来时,白丹已经化完妆准备出门了,清透的粉底液、西柚色的眼影、浓密的睫毛膏……精致得无懈可击,找不到一点昨晚狼狈的痕迹。李晓梅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说:“不错啊,回头率百分之两百。”
      “我这两天有事不能陪你,你自己好好休息,”白丹一边换鞋一边说,“书房有电脑和杂志,厨房有水果、饮料和熟食。如果想出去玩,附近有动物园和水族馆,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有欢乐谷,”推开门的那一刻,她回头,“还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到时候再打电话问我吧。”
      “好,”李晓梅点头,指着门口贴的海报问:“对了,这男的谁?”
      海报上,白丹和Moon身穿情侣装深情对视着,“搭档,”逆着门外洒进来的光,白丹表情难辨,“这是我们以前在网店当模特时拍摄的情侣装宣传海报。”
      “哦,”李晓梅迟疑了一下,问,“只是搭档,没别的?”
      “没别的。”说完,白丹干脆地转身、关门。
      路上有点堵车,白丹赶到《电玩天下》指定的拍摄场地时已经快八点了。如Moon所料,她通过了试镜,并在几天前和《电玩天下》正式签订了合同。按照规定,拍摄将从今天开始。她轻叩了几下门,Moon立刻迎上来小声说,“怎么才来?”他把她带到一个正在抽烟的瘦高男人面前,对她说,“这是摄影师胡辛,”说着又朝胡辛笑了笑,“辛哥,这是丹。我朋友。”
      有些反光的镜片下面,胡辛细长的眼睛眯了起来:“怪不得你坚持要推荐她……你们在一起,的确像极了花枝和川。”
      花枝和川是白丹和Moon需要在拍摄中扮演的网游中的一对情侣角色。当白丹戴上紫色假发,穿上马甲、短裙斜躺进浴缸里时,持着单反的胡辛露出了赞叹的目光。浴缸的水没过她膝盖,即使室内开了空调,一股凉意还是从她发梢一路蔓延到脚趾。其实反季节拍摄、水中拍摄都很常见,她以前也不是没经历过。只是昨晚她喝了酒,现在还是不舒服,这么一来就更不舒服了。眼看她不停地哆嗦,浴缸旁边俯身撩拨她发梢的Moon小声说:“忍一忍。”
      这么说着,他深情看向她的眼神却并未有任何变化。她睁大眼睛,微张着唇,指尖轻点唇边——
      “很好,”胡辛立刻捕捉下这一幕,“花枝就是这样的,我见犹怜。”
      窗外,太阳升起又落下。夕阳的余晖洒满整个房间,那片火红几乎要把白丹融化。拍摄结束后,白丹擦干身体、换了衣服、卸了妆,推开门时,Moon迎面走过来,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罩上,“穿好了,”他替她系上扣子,“回去冲个热水澡,小心感冒。”
      军绿色的长风衣一直拖到她脚踝,松垮地包裹住她纤细的身体。她仰头,摆手,“不用,我……”夕阳下,那双小鹿般的眼睛里雾气氤氲,像是一层薄膜拒绝外人的靠近。
      “听话。”他微笑着打断。
      她没再拒绝。
      他的微笑在她转身离开后立刻消失,变成若有所思的表情。她走得很快,并没有发现他跟在她身后。三年来一直是这样,她走在前面,他走在后面追逐她的背影。即使他们已经认识三年,但他知道,对她来说他只是外人,不管付出多少努力都只是外人。她的心很小,只装得下那一个人……
      来不及多想,前方的她忽然停下脚步。是访谈室的门被推开,几个年轻男生陆续走出来。他们穿着同样的卫衣,雪白的袖子上有鲜红的条纹。其中一个戴棒球帽的男生忍不住抱怨:“这种商业访谈真他妈无聊,浪费时间还赚不了多少钱。”
      “就是,”另一个戴眼镜的男生附和,“靠,真羡慕队长不用来。”
      几个人很快走远,她还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发愣。过了很久,她忽然回头,猝不及防地撞上他意味深长的目光。她惊慌得像是一只撞到猛兽的兔子,什么也没说就飞快地逃开了。
      即使早有预料,他的目光还是一点点黯淡下去。
      所谓外人,就是不愿意分享秘密的人。而他什么都知道,却还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