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第四十三章 ...

  •   
      夜晚的C市。
      起伏的高楼线条变得冷硬,像是监狱的围栏把这座城市密不透风地包围。失去了阳光的渲染,这座城市显露出它冰冷无情的原貌。为了在这里立足,白丹不知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泪,冥冥之中一直有股力量在支撑她。
      她抬头看着一望无际的夜空。黑茫茫的一片看似平静,又好像暗流汹涌,随时可能翻腾起来。这让她想起某人的眼睛。高铁站的出站口不时有冷风刮过,她哆嗦地拉上外套拉链,外套口袋里手机不停振动,是Moon发来一些晚宴的照片。绚烂的灯光下,帅哥美女虚情假意地微笑,看似盛况空前实则毫无意义。她看了一眼便无心再看,脑海里全是一双漂亮的桃花眼。
      思念是一种病,三年过去,她已经病入膏肓。
      李晓梅拖着一口行李箱从人流中出现时,她还在发呆,直到李晓梅忽然放开行李箱扑上来抱住她。不等她反应,热泪就浸湿了衣襟,伴随着李晓梅断断续续的哭诉。
      “你说我哪儿不好了,他要这么对我?”李晓梅肩膀不住地颤抖:“好不容易对林妍死心了,又和宁巧打得火热。他和我说没什么,结果你知道我翻他手机看到什么?我看到他们的聊天记录里,她叫他老公,”她抬头,眼眶红了一圈:“……都到这地步了,你说他还把我放在眼里吗?”
      这时忽然一道闪电划破夜空,刺眼的白光照得李晓梅脸色发青,紧接着沉闷的雷声响起,把李晓梅低低的哭声、高铁站嘈杂的人声、车辆行驶混乱的轰隆声一并淹没了。白丹出了一身冷汗,轻拍李晓梅的背小声说:“好像要下雨了,不如我们先回去吧?有什么事回去再慢慢说。”
      车上李晓梅不停地哭,控诉着石河的种种罪状。红绿灯前,白丹踩下油门,偏过头看着李晓梅红肿的眼睛问:“那你还和他结婚吗?”
      前不久她才听到李晓梅幸福地宣布婚讯,一转眼又听到李晓梅说遇到了感情危机想不开,想请假来C市找她玩几天。但感情终归是两个人的事,看到这样伤心的李晓梅,她也帮不上什么忙……一切还得看李晓梅自己。
      李晓梅忽然愣住了。这之后她变得安静,像是陷入了沉思。
      回到家,白丹帮李晓梅整理了一下行李。李晓梅低头靠着沙发,表情忧郁。从白丹的角度看过去,李晓梅脸颊不如之前饱满,皮肤也不如之前有弹性。白丹叹了口气,果然一个女人过得好不好全写在脸上。
      她走过去拍了一下李晓梅的肩膀:“别想太多了,早点睡吧,”她环顾四周,“我这儿不大,可能得委屈你睡沙发了,等会我去给你抱床被子过来,”说到这里,她忽然想起什么,“对了,你是住多久?”
      “五天,”李晓梅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我请了一周。去掉高铁来回,还有五天。”
      白丹转身去抱被子的时候,又听到李晓梅幽幽的声音响起:“有些事情知道想了也没用,可是还是会忍不住去想。”
      这个夜晚白丹睡得不□□稳,光怪陆离的梦境一闪而过,醒来时还隐约记得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她坐起身,愣了很久。窗外已是大天亮,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照亮她脸颊的泪痕。她慢慢地、慢慢地穿好衣服,有些踉跄地推门走出房间。沙发上,李晓梅已经醒了,正抱着被子发愣。
      听见响动,李晓梅空洞的眼神扫向她。
      “早。”
      “早。”李晓梅一笑,那张平凡的面容在明媚的阳光下忽然有几分动人。她披上外套,跳下沙发,似乎比昨天精神好多了。
      让女人忘记烦恼最好的方式就是逛街。白丹带李晓梅去了C市最繁华的商业街,周末的商业街很热闹,人们的谈话声、小贩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的脚步声交织在一起,震得白丹的耳膜嗡嗡作响。白丹凑近李晓梅,努力地想听清李晓梅在说些什么,却只听到几个大概的字眼。忽然,李晓梅不说话了。人来人往的商业街中心,李晓梅停下脚步,无论四周的人潮如何拥挤,她都像个木桩一般一动不动了。
      她微踮着脚,望着街边一家“I DO”的招牌出神。
      “他和我求婚就是用的那一款戒指。其实一点也不惊喜,一天吃饭的时候他忽然问我愿不愿意嫁给他,然后就亮出了戒指。这样的桥段电视剧里出现过很多次,我觉得很俗套。可我还是很高兴,迫不及待地就答应了,”她低下头:“现在想起来,他提的要求我从来没拒绝过。从一开始约我吃饭、看电影,到后来的求婚。他勾一勾手指,我就屁颠屁颠地跟上去了……”
      声音不大,但这回白丹听得很清楚。
      “或许正因为这样,他才觉得我廉价。我对他的好他通通看不见,又或许他看见了,却觉得理所应当……他从来不懂得珍惜我,”李晓梅偏头,有些迷茫地看向白丹:“你说我是不是犯贱?”
      白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点头:“但爱情就是这样吧。”
      “什么样?”
      太阳下山了,厚重的云层遮住最后一线夕阳,隐约的火红光芒在白丹眼里跳跃,像是鲜血弥漫开来,“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白丹的声音像是傍晚的微风带着凉意:“等到挨打的人觉得痛了,醒悟了……爱情也就过去了。”
      就像三年前她独自坐在通往C市的高铁上,谢扬数次打她电话打不通之后,也就不再打了。吼出那句“你他妈的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之后,他也就醒悟了。他们的爱情过去了,只是过去了三年,她还不肯接受现实。
      人来人往的商业街中心,她就那么慢慢地、慢慢地抱着脑袋蹲下身,脑海里浮现他们过往的点点滴滴:溜冰场中他拉起摔倒的她、半山腰上他扶住狼狈的她、教室里他等待下班的她,以及那天夜晚的电话里用低哑而温柔的声音对她说“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离开我”的他……
      许多异样的目光投向她,但她都不在乎了。
      李晓梅用力地拉起她,看到她抬头时小鹿般的眼睛已经水汽朦胧,顿时慌了,“你这是怎么了?”李晓梅伸手想替她擦眼泪:“我都没哭呢,你哭什么哭啊……”
      在眼眶里打转了很久的眼泪那一刻忽然就落了下来。
      白丹捂着手。掌心很热,可银戒上的那半颗爱心怎么也热不起来。她什么也改变不了,比如那半颗爱心的温度,比如她和谢扬的结局。她趴在李晓梅怀里放声大哭,像是一个不知所措的孩子。哭累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擦了把脸:“我没事……”
      李晓梅半信半疑地看着她。
      “我真的没事,”她不自在地低头,“只是……就像你说的,”她声音有点颤抖,“有些事情知道想了也没用,可是还是会忍不住去想。”
      忍不住去想当年他们如果没有分开,现在会是什么样,他会不会一手帮她提包,一手牵她,在人来人往的商业街温柔地看她……
      可惜没如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