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3、第四十二章 ...

  •   
      “后来呢?”
      “后来……”白丹看向车窗,蓝灰色的玻璃倒映出地铁里拥挤的人流,大多数人行色匆匆,无论眼神、动作还是表情,都显得十分麻木。在C市生活便是如此,压力大、节奏快,人也慢慢被掏空了心,变成一具行尸走肉。所以染着一头金发,打着一排耳钉,身穿红夹克和破洞牛仔裤的Moon显得格外惹眼。他正摇晃着二郎腿好奇地看她。
      她眼神变得飘忽。
      她永远忘不了三年前那个夜晚,她独自坐在通往C市的高铁上,低头、捂脸,没完没了地哭。脑海里不停回放过安检时的一幕,谢扬站在检票口外,视线越过茫茫人流落在她身上,不过几十米,却像跨越了一整个世纪。他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站着,隔着一段距离,她也能感觉到他目光沉重。在动摇之前,她急忙拖过行李,几乎是逃跑着离开然后上车的。
      手机一直在响,是他不停打来电话。她接过一次,他低哑而温柔的声音带了点颤抖:“不要走……”
      “对不起,我……”
      然而,不管她怎么说,他都已经失去理智。电话最后在他暴怒的大吼“你他妈的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中终止。此后,他不停打来电话,她却不敢再接。忘记过了多久,手机才变得安静,确认这一点后,她慢慢地、慢慢地抬头,透过指缝,看到有人向自己递了张纸巾。
      “擦擦吧,”那人说:“鼻涕都糊到嘴巴上了,难看死了。”
      她慢慢地、慢慢地移开手,看到一头惹眼的金发。那是她第二次见到Moon,第一次是在“卡萨布兰卡”醉酒的夜晚。Moon盯了她一会儿,“是你啊,”他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牙:“我之前在‘卡萨布兰卡’驻唱。美女,还记得我吗?”
      一晃眼就过去了三年。
      地铁里空气有些闷。她一直没有说话,以至于Moon等得快要睡着了。他头一歪,眼看就快要靠到她肩膀上,她立刻拍醒他:“后来……我就来了这里。”
      “再后来呢?”他打了个哈欠:“你和他就没有联系了?”
      “对,”她说:“没有联系了。”
      这个话题很快便过去。地铁到站了,下了地铁,他们匆匆走向一座写字楼。上电梯前,白丹去洗手间补了点妆。镜子里的她不太精神,但是脸蛋仍旧小巧精致,和三年前、甚至二十年前没什么两样。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她刚来C市不知所措的时候,很快就在Moon的指引下当起了平面模特。后来的一切还算顺利,丑闻的影响过去了,家里的欠款还清了,工作的机会多了……到现在,她已经通过努力在这座冰冷而壮观的城市立足下来……只是没有了他。
      又想起了他。
      这三年来她无数次地想起他,想他在哪里,过得好不好,是否已经……忘了她。也不是没听到过他的消息,三年前李晓梅就告诉她,他退学了,接着便不知去向。那时她担心极了,甚至想过抛下一切去找他。可惜她肩负整个家庭,身不由己,只得把那些疯狂的念头强压下去。一直到三年后的今天,她还觉得对不起他,那种愧疚感没有随时间减轻,反倒越来越深重……
      她甩了甩头。走出洗手间,又回到了昂首挺胸的模样。她来到这里是为了参加杂志《电玩天下》的试镜,不能因为私人情绪影响之后的发挥。试镜在三点开始,面试官看了她的资料,惊讶地问:“你三十七了?”
      她点头。
      “真是看不出来,”他上下打量她:“你说你是十七我也信。”
      她笑了笑:“对外我一般说是二十七。”
      “这是对的。这一行虽然不受年龄因素限制,但多少有些影响。”他说:“好了,我们开始吧。”
      试镜过程没什么特别,按照要求,她换了几套不同风格的服装在镜头前表现。试镜结束后,Moon走过来问:“感觉怎么样?”
      她想了想,说:“一般,几个细节没处理好。”
      “没关系,”他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是我推荐的。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会优先考虑你。”
      “谢谢,”她说着,又重复了一遍:“真的,谢谢……”
      她少有这么激动的时候,“不用谢,”他打断她,意味深长地看着她:“不过,为什么你一定想和这家公司合作?明明还有更好的选择,不是吗?”
      她咬了咬嘴唇,迟迟没有说话。那副被看穿心事后惊慌失措的样子被他尽收眼底,他叹了口气,看向窗外。灰茫茫的天空看不到头,一如他们刚来到C市的时候。三年了,过去三年了……她还是一点也没变。那时她常对着天空发呆,他知道她在想什么,那桩轰动了L市的丑闻他也听说过,她一定是在想天空那头的那个人。现在她很少发呆了,但还是会有偶尔的走神,说话的时候、低头的时候、走路的时候……这种走神无时无刻无处不存在着,他笃定她还在想那个人。
      爱情这玩意可真是折磨人,明明过去那么久了,却还是忘不掉。不过,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时间像一条缓慢流淌的河,终将把一切冲刷干净,再刻骨铭心的回忆,到头来也只会剩下一个模糊的影子。Moon对此深信不疑,当年他和初恋女友分手也难以忘怀,甚至觉得此生都不会再爱了……现在他连她的样子都想不起来了,回想当年只觉得可笑。他相信对白丹和谢扬也是一样,总有一天他们会放下对方,开始新的生活。毕竟人生还那么长,没有坎是过不去的。
      只是不知道距离那一天还需要多久。
      他的视线落到她的无名指上。她正习惯性地摩挲着一枚镶嵌有半颗爱心的银戒,每到不安时,她都会这么做。银戒看上去没什么特别,似乎在街边廉价的首饰摊就能买到……他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谁送的……
      “对了,”他迟疑了一下还是说:“过几天你参加《风尚》的晚宴,记得租一套上档次的礼服和一些贵重点的首饰。”
      她沉默了一会儿。
      “我正要和你说这事,”她微微偏头,避开他的视线:“《风尚》的晚宴,我不去了。”
      他不由得提高音量:“你说什么?”
      “《风尚》的晚宴,我不去了。”她又重复了一遍。
      “你是认真的吗?”他还是不敢置信。
      《风尚》是一家在业内颇有地位的时尚杂志,每月都会举办一场晚宴。晚宴上大咖集结,白丹如果参加,必将对她拓宽人脉、发展事业起很大帮助。而现在,她竟然说不去就不去了……
      “那天我有个朋友会过来,”她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所以不能陪你去了。对不起。”
      “不能改天吗?”
      “我也想,但不太方便,”她笑了笑:“没事,下次还有机会的。”
      他瞪大眼上下打量她,她笑得轻松,找不到一点裂痕。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看不懂一个女人。她好像什么也不在乎,权利、金钱、地位……这些世人趋之若鹜的东西,她好像全都不在乎。
      那她在乎什么?
      他忽然想起三年前一个夜晚,他们在回程的地铁上有说有笑。上一秒她还笑得开怀,下一秒,她忽然接到一个电话,笑容立刻就消失了。他从未见过她那么严肃的表情,挂掉电话后,她一直沉默地低头。过了一会儿,他小心翼翼地看过去,发现她脸侧无声地滑落了一行泪。后来她再抬头的时候,又回到了平静的样子,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他大概猜得到她是为什么而哭,因为有听到她在电话里说“退学”之类的字眼。那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她哭,以至于一直到三年后的现在,他仍然印象深刻。
      她在乎什么?
      他忽然懂了。
      她在乎的,或许只有那一个人而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