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2、第四十一章 ...

  •   
      夜里的医院仍旧忙碌。
      当白丹急匆匆地上了一层层楼,穿过一条条走廊,不知撞了多少个人说了多少声抱歉,终于气喘吁吁地来到手术室门口时,立刻就被冲上前的贾茗扇了一巴掌。猝不及防之下,她瞪大眼睛,伴随响亮的掌掴声,半边脸火烧似的痛起来。她捂住脸,眼看又一巴掌要落下来……
      “妈,”白骁赶忙起身,拉住贾茗,“别这样……”
      不少人朝这边看来。
      贾茗的手颤了颤,还是放下来。她像失去重心般倒在白骁怀里,在白骁的搀扶下到一旁的座椅上坐好,握着白骁的手哽咽,“要是你爸有个三长两短,咱们母子俩可怎么办……怎么办……”
      “别担心,妈,”白骁另一只手轻拍她的背,“爸一定不会有事的……”
      这么说着,他却显得底气不足。他抬头,担忧地看着手术室紧闭的门。白学瑞已经进去快一个小时了,还是没有一点消息……这几天家里被白丹的事情闹得鸡飞狗跳,不仅挨了许多冷眼嘲笑,还受到一些恶意攻击,例如背上被贴纸条、车子被砸、收到匿名恐吓信,等等……过去他以为只会在电视剧里发生的情节,现在全亲身经历了一遍。他身心俱疲,但还不至于被击垮。可上了年纪后身体不好的白学瑞就不同了。记得是晚上八点左右,白学瑞接了个电话,说到一半,手机忽然从他手中跌落,当白骁和贾茗被响声惊动并看过去时,白学瑞已经倒在地上了。他们被吓坏了,赶紧把白学瑞送往医院。医院告知这是突发性脑溢血,情况不太乐观。医生会尽力抢救,但不能保证结果。
      等待的过程十分煎熬。明明是凉爽的夜晚,白骁却急得出了汗。每当听到响动,他就会期待地看过去,然而一个小时过去、两个小时过去、三个小时过去……手术室的门还是紧闭的。白丹沉默地站在门边,脸上鲜红的手指印引人注目。她低着头,目光空洞。
      白骁忍不住提醒她,“姐,你手机一直在响。”
      她慢慢地、慢慢地抬头,“嗯”了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又面无表情地盯了一会儿屏幕,才按下接听,“喂?……我还在医院……不知道……晚上可能回不去了……”
      白骁忽然意识到这电话是谁打来的。
      她声音很小,他要很用心去听才能听清,“别,我家人都在这,你千万别来……”
      挂掉电话后,她明显变得心神不宁。这种心神不宁一直持续到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医生疲惫地走出来,通知他们手术成功了。悬了一个晚上的心在这一刻终于落下来,他们激动得差点落泪。他们向医生道谢,以为这就没事了。后来才知道,是他们想得太简单。
      白学瑞被转入了重症监护室,几天后,他脱离了生命危险,但还是昏迷不醒。他又被转入普通病房,过去意气风发的人现在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闭着眼睛,面无血色,靠几根管子维持生命。白丹每天守在病床边悉心照料,看到这样的父亲,过去那些爱和恨都不重要了,只希望他快点醒来。然而天不遂人愿,两个月过去了,白学瑞没有动静,高昂的医药费却快要耗尽家里的积蓄。贾茗四处借钱,但这不是长久之计。贾茗愁得不停掉发,不断累加的医药费像是一个无底洞,她实在不知道如何应对。
      活了这么多年,她第一次碰到这种事。都怪白丹,该死的白丹,如果不是白丹,她现在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家庭主妇,享受着老公的疼爱和儿子的孝顺……这么想着,她又扇了白丹一巴掌。这两个月,无论白丹做得多好,她都会找茬扇白丹一巴掌。白丹也不反抗,只是沉默地低头。于是她变本加厉,下手更重,也更频繁……
      连白骁都看不下去了,“妈,算了吧……”他上前一步,抬起一只胳膊,把白丹护在身后,“姐其实也挺不容易的……”
      “她不容易?你倒说说,她哪不容易了?”贾茗冷笑,视线越过白骁肩头落在白丹脸上,“白丹,我告诉你,别在我面前装可怜,男人吃你这套,我可不吃你这套,”她抬起白丹的下巴,“哟,眼睛都红了……小模样可真好看,怪不得那些男人被你迷得七荤八素的……”她忽然想起什么,“对了,你之前那个未婚夫,叫林……林什么来着,听说还挺有钱的?”
      “你想说什么?”白丹问。
      “你爸都这样了,你不想点办法怎么行?”贾茗说,“不如你去求求人家,以你这小模样,人家说不定还愿意帮你……”
      贾茗还没说完,白丹就转身跑了。像是在逃离某种怪物的追赶,她没理会身后传来的贾茗气愤的呼喊,跑得越来越快,跑到医院门口,忽然被人扯住一只胳膊,巨大的冲力下,她来不及反应就撞进了那人怀里。
      闻到熟悉的洗衣液清香,她忍了很久的眼泪忽然就落下来。
      “谢扬?”
      “嗯。”
      是熟悉的,低哑而温柔的声音。
      真的是他。
      像是快溺水的人忽然发现了救命稻草,她紧紧攥住他的衣襟,指尖有些颤抖,“不是让你不要来的吗?”
      “我不放心。”
      简短的四个字,就让她在人来人往的医院门口,毫无形象趴在他怀里崩溃地大哭起来。这两个月来积压的所有坏情绪,父亲的病重、继母的冷眼、弟弟的无助、对贫穷的一筹莫展……全部都在这一刻,释放在了这个干净、温暖的怀抱里。
      哭着哭着,她平静下来,忽然用力推开他,小声说,“我们还是暂时不要见面了……”
      她现在的样子说不上好看,眼泪鼻涕全糊在脸上。他认真地看着她问,“为什么?”
      “我们家现在情况很艰难,”她说,“这件事因我而起,我得想点办法。在我爸好起来之前,我真的……真的……没有脸来见你……”
      “我理解,”他退后一步,深吸一口气,“但你答应过,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离开我。”
      “对,”她蹙眉,“也请你给我一点时间……现在我必须想办法解决我爸的医药费。”
      他沉默了一会儿,“你能想到什么办法?”
      “我不知道,”她目光闪躲,“无论如何,先试试吧……”
      他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面前的她逆着光,显得那么不真实,好像一个模糊的影子,随时都有可能消失掉。他伸出手想抓住她,她却讪笑着向后躲了一下,“好了,我得回去了。”
      “再等等吧?”
      “不行。”
      她转过身,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随即消失在了她视野。她怕再不这么做,就舍不得这么做了……他没有跟上来,她失望的同时也松了口气。一直走到电梯前,她的心还七上八下着,一闭眼,脑海就浮现出那双漂亮的桃花眼。
      再见了……
      这一切都被在电梯旁等候的白骁看在眼里,他叹了口气,走过去,“姐,你还是别上去了,”他拍了拍她,“医院又催费了,妈现在情绪不太好,我都不敢待在她旁边。”
      意外于他的忽然出现,她愣了一会儿,“让你妈别操心了,”她说,“我来想办法吧。”
      “你能想到什么办法?”他蹙眉,问了和谢扬一样的问题,“难不成还真去找你之前那未婚夫?”
      她摇了摇头,把手机递给他看,屏幕上显示的车票信息让他瞪大了眼,“你要去C市?……就在明晚?”
      “嗯。”
      “这……太突然了。”
      “一直借钱不是办法,家里必须要有经济来源。我虽然在莲城混不下去了,但还可以去C市闯一闯……”她笑了笑,眼中含泪,“白骁,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好好照顾爸。钱的问题你和你妈都不用担心……交给我就好。相信我。”
      他沉默了很久。
      “你真的……决定了?”他眼神复杂。
      “真的。”她坚定地说。
      他迟疑了一会儿还是问,“那你男朋友知道吗?”
      她低头,整张脸埋进阴影里。过了很久,才小声地说,“能瞒一天是一天吧……”
      这声音很快被嘈杂所淹没。就像她和谢扬的感情,在面对现实时根本渺小得不堪一击,很快就被时间的洪流淹没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