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8、第三十七章 ...

  •   
      寒假。
      整座城市像是被冻住了。街上,只剩枯树和电线杆相对无言。这样干冷的天气,大概所有居民都会选择在家一边烤火一边和家人聊天。所以,当看到街角有人路过,值班交警十分意外。那是一对年轻情侣,男的双手插兜往前走,女的跟在后面不停说话。
      “那几道阅读理解真的不难,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一定能得高分,”细小的雪粒不断飘洒在白丹头顶,像她的话一样没完没了,“还有,你听力不行,趁这个寒假一定要多练练……”
      “知道了。”谢扬打断。
      期末考试过去好些天了。他考得一般,但相比上次月考跌进谷底,还是有所进步。他不甚在意,而白丹显然不这么想。她扯住他的衣袖,他回头,见她一脸严肃,“离高考只有一年多了。凭你现在的成绩,恐怕连二本都考不上。作为过来人,我想提醒你,高考虽然不能决定一切,但起码能给你一个更高的平台。所以,从现在开始,你真的不能再吊儿郎当了。”
      他沉默地擦掉她头顶的雪。
      她放缓语气,“你有想考的学校吗?”
      还是沉默。
      “我希望,”她迟疑地开口,“你能考一所离莲城近,又还不错的大学。比如C市的C大,H市的H大 ……以后不仅方便我们见面,也方便你找份好工作,”她顿了顿,迫切地问,“你呢,你怎么想?”
      在她期待的目光中,他慢慢地、慢慢地低头,“我没想过,”她微微瞪眼,他还放在她头顶的手开始变得冰冷,“太远了,我还没想过。”
      她愣住。
      放眼望去,是灰茫茫的、一望无际的天空,像模糊的、难以预料的未来。欲言又止间,越来越多的雪无声落下。他用半边外套罩住她,搂着她跑进附近一家商场。商场有暖气,她的身体慢慢变热。她挣脱他的怀抱,想要开口,手机却忽然响了,来电人名字让她愣了片刻。
      “喂,爸……”
      挂掉电话后,他问,“怎么了?”
      “不知道,可能又想介绍相亲吧。”
      自从白学瑞知道白丹和林烨分手,就成天为她物色青年才俊。他们大多三十出头,事业有成,刚开始考虑组建家庭。所期望的对象正是像白丹这样,外表美丽、性格温和、工作体面。
      他立刻抓紧她,“不许去。”
      见他一脸别扭,她笑出声,“没去过。”
      “真的?”
      “骗你的,”她一本正经地说,“我瞒着你去偷偷见了个王老五。”
      “是吗?”他眯起眼,凑近她,“告诉我他叫什么。敢打你主意,有他好受的。”
      不远处,白学瑞推购物车的手有些抖。之前还怀疑是眼花,可刚才那通电话印证了他的猜想。与此同时,贾茗边往购物车塞东西边说,“我说我没看错吧?那不就是你家白丹吗?”她笑得有些尖酸,“你看你还操什么心?人家根本看不上你辛苦物色的,这不自己又马上找了个小帅哥吗?”
      “她大了,是不该操心了,”白学瑞叹了口气,“由她去吧。”
      贾茗还在念叨,白学瑞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在反复回想刚才不经意间看到的、白丹身边男人的侧脸。那是一张顶多二十出头的、年轻的脸,但重点不在于白丹找了个这么年轻的男朋友,而在于他总觉得那张脸有些脸熟。一定是见过的,到底在哪里见过……回忆慢慢向深处推进,他不停地想、不停地想,终于想到十八年前那场车祸……
      心里忽然一咯噔。一种莫名升起的,说不清道不明的、不祥的预感让他在还算暖和的商场瞬间从头凉到脚底。
      几天后的除夕,白丹到白学瑞家吃饭。一屋子人围着火炉闲聊,相比一直带在身边的小儿子白骁,白学瑞对白丹显然没那么热情,只是会问,“丹丹啊,身边有什么中意的男青年没有啊?”
      白丹正低头和李晓梅聊微信。与此同时,李晓梅发来一句意思相近的话。
      她苦笑。
      抬头,顶着白学瑞意味深长的目光说了句,“没有”,又低头,迟疑良久,才回复李晓梅:——有的。
      不出所料,李晓梅很激动:——老实交代,是谁?
      ——有机会再告诉你。
      ——姐姐,恋爱就恋爱了,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不如早点说,早点得到家人和朋友的祝福吗。
      此时,窗外开始燃放烟花,伴随“噼里啪啦”的响声,绚烂的光芒点亮昏暗的夜空,庆祝新的一年即将到来。那光芒映在白丹眼里,显出一种幽暗的、介于蓝和绿之间的颜色。她垂眼,不同于家人的喜悦,她沉默得很不合群。
      谁不希望得到祝福呢?但是,从对谢扬说出那句“我也喜欢你”开始,她就做好了为他对抗全世界的准备。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躲到一个谁都不认识的地方苟且偷生。他们注定得不到祝福。
      “姐,”白骁忽然凑过来,小声问,“你怎么了?”
      可能是他看错了,她刚才好像哭了。
      “没事,”白丹笑了笑,“就是忽然想起有事,可能要先走了。”
      “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事啊……”
      在众人的不断挽留下,白丹还是坚持起身离开。关门前,她看到火炉旁自己的椅子很快被搬开,家人又围成一个没有缺口的圆,其乐融融地说笑。白骁从中探出半个身子,向她挥手道别。她点了点头,毫不犹豫地关上门。门外的冷风让她清醒。她知道,家里从来没有过她真正的位置,或许,她就是那种“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人……到哪里都是。
      低头,脑海忽然浮现一双漂亮的桃花眼。
      心跳顿时漏了半拍。
      不……不是的。对那个人来说,她是全世界。
      刚下电梯,她就被人从身后抱住。一股突如其来的洗衣粉的清香充斥着她鼻腔,让她头晕目眩。转头,不期然地看见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她深吸一口气,“你怎么来了?”
      “我……”谢扬把她抱得更紧,吻像狂风骤雨般落下,“我很想你。”
      吻是滚烫的,那种温度她从未在任何地方感受过。她双腿发软,眼波不自觉带上一丝妩媚,“怎么不和我说一声?”
      “想给你个惊喜。”
      “幼稚。”这样说着,她却是笑的,“等了很久吧?”
      “不久,”他想了想,“就一个晚上。”
      “一个晚上还不久?”
      美丽的烟花在他们身后不停绽放,一道道绚烂的光芒从夜空中洒下,将他们包围。他逆着光,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不停闪烁,“只要是你,”他深深地看她,用低哑而温柔的嗓音慢慢地、慢慢地说,“等一辈子我都愿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