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7、第三十六章 ...

  •   
      深夜。
      门窗紧闭的书房里只开了一盏台灯,投下一小方昏黄的灯光。
      习题集在书桌上摊开着,谢扬的笔尖停在距离纸张一厘米的地方,视线落在书桌右上角的电子钟屏幕上。不断跳动的鲜红数字在昏暗中格外醒目,他从七点回到家,到现在已经过了三个多小时。
      他是一个人回家的。原本和白丹约好在街角那家名叫“浓情老汤”的拉面店相见,她却忽然发来消息说她有事。短短几天里习惯了有她陪伴,那条一个人走了十几年的回家的路变得有些漫长。回家后他开始写习题,如果不是因为何理发来那些条消息,他应该不会想太多,写到十点就洗漱睡觉了。
      现在,已经过了十点,他还毫无睡意。
      收到消息是八点左右。何理说他在一家海鲜城碰到白丹和传闻已经分手的未婚夫林烨在一起吃饭,还附有照片。尽管拍摄距离有点远,谢扬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右上角像是有说有笑的两个身影。
      心忽然一沉。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打电话质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又害怕这段本就脆弱、需要小心呵护的感情一下子被击碎,只好烦躁地坐在书桌前不知所措。心绪不宁间,何理偏偏还不停发来消息:
      ——我说快结婚的两个人怎么舍得分手,这不床头吵架床尾和呢嘛?
      ——我看这俩挺般配的,你觉得呢?
      ——怎么不说话啊?你不会是暗恋白老师,正伤心呢吧?
      谢扬第一次有想要屏蔽一个人的冲动。他拿起手机,只回了四个字:——去你妈的。
      成功让何理消停。
      这天夜里谢扬睡得不□□稳。半梦半醒之间好像闻到了苹果混合胡萝卜的香气,他迷糊地伸手,意图将温香软玉揽入怀中,却扑了个空。醒来时房间空荡荡的,刺骨的寒风从窗外袭来。他擦掉身上薄薄的一层冷汗,等清醒些后,向窗外看去。灰黑色的厚重云层透着一点若隐若现的亮光。
      快六点了。
      他翻了个身,还想睡一会儿却睡不着了。七点,他跳起来匆忙洗漱。出门时太阳刚从云层探出头,尽管光芒十分微弱,还是慢慢驱散了心中的阴霾。到达教室后,在临近期末的紧张氛围的感染下,他没有一点学习之外的杂念,一直专注地复习。直到一次下课,他接完热水回到座位,何理正不怀好意地朝他挤眉弄眼。
      顺着何理所指的方向看去,白丹就站在窗外的阳光下。
      雪白的羽绒服和樱粉的围巾与她很相衬,她看上去和走廊上来来往往的女学生一样年轻。人群中她尤为漂亮,阳光下的肌肤像是刚煮好的牛奶,雪白而富有光泽。她似乎在微笑着朝这边看。
      “你说,她笑得那么开心,”何理一边转笔一边说,“是在看我呢还是在看你呢?”
      谢扬低头,“或许是在看我们。”
      视线回到习题集上,一道常规的空间几何题,他写了个解字就没再动笔,正试图集中注意力,何理忽然一击掌,“我知道了,她一定是在看你!”说着又拍了拍他的背,“嘿!你一不看她,她立刻就走了!”
      四周传来一阵窃笑。
      “写你的题吧,”一些人看好戏的目光中,谢扬不得不抬头,有点不耐烦地说,“管她看谁呢。”
      何理凑近他,试图从那张平静的脸上找出点端倪,“你小子嘴上这么说,”他压低声音,“心里其实乐得不行吧?”
      “还好。”
      何理凑得更近,“我觉得白老师对你挺关心的,”他贼兮兮地笑起来,“我是指……比对我们都要关心的那种关心。”
      在何理不怀好意的目光下,谢扬再次低头,在那道空间几何题下的解字旁写了一个冒号,“我知道,”他的笔尖顿住,墨水在小圆点上晕染开,“她当然得关心我了。我还是课代表的时候,替她跑了多少腿啊。”
      说完他开始解题,但是进度很慢,身后不时传来的何理和隋雨洁自以为小声的议论让他很难集中注意力——
      “我看是你想多了。”
      “可是我真的看到他手机里有白老师的照片。我坐他后面,他上课都在翻那些照片,我看得一清二楚。”
      “我手机里还有你的照片呢,无聊时也会翻一翻。”
      “那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他喜欢谁不好,非得喜欢白老师?不说年龄,白老师还和她未婚夫纠缠不清呢。”
      “你说得没错,但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他喜不喜欢白老师我不知道,我看你倒是喜欢他……”
      谢扬终于听不下去了。
      在隋雨洁红着脸起身,揪住何理的耳朵痛扁一顿之前,谢扬忽然回头,漂亮的桃花眼里泛着妖异的红,“你们能不能安静点?”与此同时,一支笔从他手中滚落,笔帽撞击桌面,发出清脆的响声。
      四周安静了。
      就在何理和隋雨洁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时,谢扬已经低下头,拾起笔,开始继续解题。过了好一会儿,题下仍旧只有一个解字。笔尖停在解字旁的冒号上,随着小圆点被晕染得越来越大,他的目光也越来越空洞。
      窗外,阳光逐渐消失。
      天黑了。
      放学后,谢扬匆忙赶往街角那家名叫“浓情老汤”的拉面店,在一个不起眼的、昏暗的角落坐下。过了一会儿,白丹来了,她笑着,正要放包,却被他按住手腕。他慢慢地、慢慢地从阴影中抬头,“我们换家店吃饭吧。”
      “为什么?”
      “这家店常有熟人来……”话到一半,隋雨洁恰好掀开店门口的帘子走进来,“靠,”他暗骂一句,赶忙拉着白丹从后门离开。他们逃也似的拐进路边一条巷子,在一家其貌不扬的小饭馆里坐下,随便点了些菜。
      吃饭时,他说,“不如以后都在这家店见面吧,不远,味道也不错,而且……”他的声音小下去,“不会被人看见。”
      她低头沉默。
      他想去握她放在桌上的手,她却缩回,“你说,”她小鹿般的眼睛里有层薄薄的水汽,“我们什么时候能不这样,不这样……”她垂眼,“像过街老鼠一样。”
      他愣了片刻,“我也不想。”
      “我知道。”
      “再等等吧,”他深吸一口气,再次试图去握她的手,“等到我毕业。”
      她迟疑了一下,没有再躲避。当那双冰凉的小手被他握得渐渐温热时,她看着他的眼睛说,“好。”
      他笑了,“相信我。”
      “好。”
      “对了……”他张口,看到她充满依恋的目光,没有再继续说。
      昨晚你去哪了?和谁在一起?做了什么?什么时候回去的?这些让他心绪不宁了一整天,想着该在什么时机、用什么字眼、以什么语气去问的问题,忽然都变得不重要了。
      或许,他得信任她。
      就如她信任他能给她未来,他得信任她对他的爱。
      所以……是不是该把原本紧握的手放松一些?过分地逼紧只会让她喘不过气,不如给她一点空间。她不说必定有她的理由,他不该探究太多。
      “没什么……”他笑了笑,忽然说,“我爱你。”
      他在学会如何去爱。
      这个发现让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微微瞪大。向来我行我素的他竟然开始体谅另一个人的感受,这还只是开始。未来,他会为她改变更多,为了他们在一起能更幸福。漫长而孤独的生命里,“爱”,这个原本神秘的、遥不可及的字眼,终于因为一个人的出现,一点一点褪去面纱,袒露出如海洋般无穷无尽的意义。
      而那人正在歪头看他,灯光下,她小鹿般的眼睛亮晶晶的。
      她用他听到过的最动人的声音说,“我也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