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9、第三十八章 ...

  •   
      谢扬带白丹去了江边的桥上。
      平日这里总有络绎不绝的车辆和来来往往的行人,今晚却不那么热闹,只剩孤零零的一座桥。他们背靠桥边的围栏,身后是微风吹动和江水流动的声音。抬头,烟花燃放结束后的夜空又回到黑沉沉的一片,几乎要压得人喘不过气。
      “我小时候一不开心就来这里,”谢扬说,“一边哭,眼泪一边往江水里掉,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你也会哭吗?”
      “会啊,那时候我怀疑自己是不是什么脏东西,为什么家人都用那种眼神看我……”他说这些时看上去很平静,“后来长大一些,才知道我不是我爸爸亲生的,我妈妈因为我爸爸的关系很少管我……后来她又生了一个儿子,他们有了一些积蓄,搬去C市过着很幸福的生活,好像我从未存在过,”他垂眼,“知道这些的那天起我就再没哭过了,我彻底长大了……不过,”他话锋一转,忽然笑起来,“那时我只是自以为自己彻底长大了,现在我才算真正彻底长大,”他偏头,迎上白丹满怀关切的眼睛,“学会爱,我才算真正彻底长大。”
      她也笑起来,眼里的波光和桥下江水里的波光交相辉映,美不胜收。他伸手想抱她,她却下意识往后一躲。他看穿她的想法,小声说,“这时候了,不会有人看到的。”
      “那万一有人看到怎么办?”
      “不会的。”他慢慢地、慢慢地抱住她,下巴抵在她肩窝上。
      他们的呼吸、心跳互相交融,她原本慌乱的心逐渐安定,像小兔子般乖巧地趴在他怀里,闭上双眼感受这份温度,幸福的感觉难以言喻,让漫长的时光里空洞的灵魂终于得到救赎。这感觉太过久违,她不由得抱紧了他。
      过了许久。
      他的吻忽然落下来,从额头、到脸颊、再到嘴唇。唇舌纠缠的温度让她窒息,她软软地拍打他胸口,模糊不清地说,“别……”欲拒还迎的样子让他更加不能自已。他一点一点加深这个吻,直到她说不出话来。
      呼啸的夜风刮过,淹没激烈的心跳声。
      此时隋雨洁刚上桥。
      她手拿从麦当劳买的、才啃了几口的鸡腿堡,看到夜色中如胶似漆的两个模糊人影,惊得连呼吸都小心翼翼。其实她就算大步走也没关系,他们专心得根本不会注意到她。微弱的月光下,她看不真切,只能通过大概的身形、轮廓辨认出他们……
      真的是他们……
      她瞪大眼睛傻站着,大脑一片空白。
      她是和家人发生争执后从家里跑出来的,终于想通要回家,却没想到路过桥时会看到这一幕……其实她不是第一次撞见他们,好几次放了学,在校门口、在街边、在拉面店……她都撞见他们在一起,只是从来没有一次是像今天这样,这么、这么……
      她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
      她光看着都感到羞耻。
      刺激的画面让她瞳孔骤缩,那个她无数次想要接近却总是被拒之千里之外的好看的大男孩,正那么深地吻着另一个女人,隔这么远也能感觉到浓浓爱意……嫉妒让她眼睛都红了。为什么?为什么是白修女?自己青春、漂亮、家境富裕,是无数男生争相追逐的对象……哪点比不上白修女了?
      来不及多想,她悄悄走近,找了一个相对方便的位置拍下一张照片。照片不甚清晰,但足以辨认正拥吻的男女的脸。她满意地笑了,借着夜色悄然离开。
      与此同时,白丹忽然心头一跳,轻轻推开谢扬。
      “怎么了?”他问。
      刚才好像隐约看到一道白光闪过,她四处张望,“刚才那边是不是有人?”
      他放眼望去,只见黑茫茫的一片,“没有啊,你想多了,”他笑了笑,“放心吧,除了我们,这里不会有别人……”说着又吻了下去。
      但一种莫名升起的、不详的预感让她无法再投入这个吻,只好轻轻推开他,说,“很晚了,早点回去吧……”
      夜渐深,一户户灯火逐渐熄灭。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
      此后,隋雨洁经历了无数个不眠夜。那一幕在她脑海中反复回放,以至于开学后再见到谢扬,她的第一反应不是想方设法引他注意,而是飞快地跑掉。那双漂亮的桃花眼让她心动的同时,也让她心慌,那里面好像刻上了另一个女人的影子……失望、嫉妒、痛苦等情绪像海啸般在她心中席卷,等到她终于克服这一切,能鼓起勇气自然地和他说话,已经是半个月后了。
      放学铃声响过很久,他还在看笔记,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她迟疑了一会儿,悄悄走过去,微微颤抖着伸手从背后覆上他双眼。他一僵,差点要脱口而出什么,她却先一步压着嗓子问,“猜我是谁?”
      他没说话,只是用力把她的手从眼睛上掰下来。
      她松手,脸还是凑他很近。他的睫毛真好看,她不禁心动。
      他问,“你怎么还不走?”
      “那你怎么还不走?”她看着他,眼睛滴溜溜地转,“不会是在等什么人吧?”
      那目光让他感到不舒服。他合上笔记,简单收拾了一下,拎起书包转身,“现在就走。”
      “等等,”她立刻跟上去,“我和你一起走。”
      白丹下楼时,恰巧看到谢扬和隋雨洁并肩路过走廊转角,隋雨洁不停在说什么,谢扬有时点头附和。昏黄的夕阳笼罩住他们的背影,画面看上去美好而宁静,令人不忍上前打破。
      她原地站立着,怔怔地看到他们的背影从楼梯口消失。低头,思绪从混乱变得清晰,快放学时他发来消息说想留在教室学习一会,让她先走,到时再来找她。她下了班兴冲冲地下楼,想透过窗户远远看一眼他认真学习的模样,却看到……
      她慢慢地、慢慢地蹲下身,最后索性不体面地坐在楼梯上。发完呆,她拿出手机,在快要按下拨号键时却迟疑了。
      该怎么问?
      过冲的语气会伤害他们原本就脆弱的感情,可满腔的情绪又让她难以平静地说话。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无意义地划拉了许久,再三思索后,她点进微信,用力地、颤抖地给他发了三个字。
      ——王八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