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6、第三十五章 ...

  •   
      天越来越冷。
      办公室窗户雨棚的边沿吊了一条条冰棱,有长有短,有粗有细。李晓梅望着它们时,心里想的却是临近期末忙不完的工作。她叹了口气,正要接着改作业,手机却在此时忽然响了,看到来电人名字时她迟疑了一下,“林烨,”她有点不耐烦,“不是我不愿意帮你,而是我帮不了你,丹丹现在根本不愿意听到你的名字……好了,我还有事,先挂了。”
      “等等。”电话那头的男声很憔悴,沉默了一会儿才问,“她……还好吗?”
      白丹恰巧在此时推开门,拖着一口行李箱走进来。她的头发被风吹得散乱,小脸也红扑扑的。尽管有些狼狈,那双小鹿般的眼睛里却一点阴影也没有。李晓梅一边看她,一边寻思她这种平静是真的还是装的。
      “还好。”李晓梅说。
      白丹走过来,看着李晓梅挂了电话,眼神和语气都很平静,“他又找你了?”
      “是啊,我没理他。”
      “不用理他。”白丹笑了笑,“晓梅,真的抱歉,给你添麻烦了……”她说着,把手中的行李箱交给李晓梅,“还得麻烦你帮我把这个转交给他。他的东西都在里面,如果他说少了什么,你再转告我吧。”
      行李箱很大,看上去沉甸甸的,他们六年的回忆全在里面了,包括那枚象征他们即将踏入婚姻殿堂的昂贵的Tiffany钻戒。白丹松开行李箱时,并没有不舍,反倒松了口气。六年来,一些压在她心上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沉甸甸的情绪,也随着这口行李箱离去了。
      交待完毕,白丹向李晓梅道过谢,转身便要走。
      李晓梅诧异,“还没到下班的点呢,你就走?”
      白丹的脚步顿了顿,但没有回头,“还有点事。”
      她走得匆忙,随风飘动的长发下,隐约可见微红的脸颊和微笑的嘴角。李晓梅望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最近她总神出鬼没,叫人捉摸不透,但愿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四周的景色和人从白丹视野里一闪而过,她无心去看,脑海里只有一双漂亮的桃花眼。这几天放学,谢扬都会去街角那家名叫“浓情老汤”的拉面店等她,和她一起吃饭、散步……昨天,他们一同度过了他的十八岁生日。他吹灭蜡烛,许下生日愿望,她期待地问,“许的什么?”
      “和你永远在一起。”
      尽管早有准备,她的脸还是迅速红了。更让人脸红的还在后头,趁她不注意,他忽然吻了她。冬天的吻冷到骨子里,却激起热烈的心跳,“扑通、扑通——”,像脱缰的野马刹不住脚。白丹觉得那颗小心脏现在还一下一下撞击着胸口,不由得加快步伐,恨不能下一秒就见到他。短短几天,一些遗失多年的情感就迅速复苏,荒芜了十七年的生命也再次染上生动的色彩。
      好像又回到了十七岁的自己。懵懂、无知,却有不顾一切的勇气,愿意为他与全世界为敌。
      这种恋爱带来的好心情在看到校门口那辆红色保时捷时戛然而止。
      校门口的大树在严寒的冬天里掉光了叶子,光秃秃的枝桠上洒满细雪,风一吹,便扑簌着下落。车就停在树下,车顶积了层薄雪。林烨摇下车窗,探出头,呵出的热气清晰可见。几天不见,他不如往日意气风发,眼球中布满红血丝,眼下有明显的黑眼圈。他像是等了很久,目光闪烁地看她,即使竭力维持声音的平静,还是能听出一点颤抖,“丹丹……”他顿了顿,忽然下定某种决心,“上车,一起吃个饭。”
      她退后一步,坚定地摇头,“不。”
      见她转身要走,他急忙下车,拉住她的胳膊,“丹丹……”她不耐烦地回头,他低声下气地恳求,“我们谈谈,好吗?”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他更用力地拉住她,生怕一不留神她就挣脱,“你说分手就分手,甚至不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你不觉得太不公平了吗?”察觉到自己语气太过激动,怕吓到她,他放缓语气,眼神十分诚恳,“……我们谈谈,好吗?算我求你。”
      那一刻,他男人的自尊碎裂成一片片。但为了让她留下,他都不在乎了。她显然迟疑了,偏过头,不想看他的眼神。第一次见他时就是被这种眼神打动,诚恳得小心翼翼,让人不忍拒绝。
      沉默了很久,她终于说,“好,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这次谈话完,你就再也不要来找我了。”
      她说这般绝情的话时,声音也很温柔,和当初他在伦敦听到的那个让他怦然心动的声音没什么两样。他刚变亮的眼神转瞬黯淡下来,苦笑着点燃一支烟,闭眼,深吸一口气,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中用力挤出来的,“好,我答应你。”
      车辆驶到海鲜城。这里的生意也随着天气冷清下来,放眼望去,没几桌人。林烨轻车熟路地带白丹走向角落一个座位,点了她爱吃的菜。等待上菜的过程十分煎熬,两人沉默相对,一个不自然地搓手,一个低头玩手机。
      他看出她在和人聊微信,却看不清内容。不知为什么,脑海里忽然冒出“王八蛋”三个字。他摇头甩掉一些奇怪的念头,在心中酝酿说辞。许久后,终于鼓起勇气开口,却只说出,“对不起……”
      她的视线从手机移到他脸上。
      他苦笑着。
      “都过去了。”她说。
      菜肴被适时的端上来。她盛了一小碗饭,低头小口吃着,斯文安静的样子是那么美丽。他几近贪婪地盯着她看,如果不是那件事,她马上就要成为他的妻子,他每天都可以看到她那么美丽的样子……他懊恼地抓了把头发,恨不能时光倒流。如果重来一次,他一定不会再做混账事。
      记不清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了。那好像是一个绚烂的夜晚,他怀着一颗空了很久的心,在异乡占有了另一个女人。在异乡的日子他其实很想念她,却不会与她联络,因为即使联络了也得不到想要的回应,电话那头的声音总是太过敷衍。失望一次次累积,终于在那个夜晚爆发出来。酒精令他头脑发昏,怀抱另一个女人时,居然也会觉得空了很久的心被暂时填满。
      任菲丽这个女人见识短浅,但听话、懂事,他在享受她发自内心的崇拜和全身心的依赖时,体验到了一种从未在白丹身上体验到过的成就感。他放任她来陪伴,无关爱情,只为在漫漫长夜有所寄托。有那么几次抱着她入睡,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否爱上了她……但那想法很快被便否定。他心中始终住着白丹,从多年前在伦敦惊鸿一瞥开始,他就下定决心要娶白丹为妻。
      工作一结束,他便离开任菲丽,任由她哭着挽留他也不为所动。当飞机跨越千山万水抵达那座熟悉的小城时,他欣喜地看见,他魂牵梦绕的白丹就在眼前。他们拥抱着,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从此他的生活回到正轨,除了工作,所有时间都用来陪伴她。眼看他们快要步入婚姻殿堂,美梦却在一夕之间破碎。他原以为能瞒得住的丑恶的真相忽然被人猝不及防地摊开在她面前,她离开得比想象中还要果断。
      就像当初他离开任菲丽那样。
      或许生活就是环环相报的。
      这顿饭在沉默中结束。饭后,他递给她一张绿茶味湿巾。她迟疑了一下,还是接过。擦嘴时,他忽然问,“我们还有可能吗?”他眼里闪烁着困兽临死前火热的光芒,一开口便一发不可收拾,“我知道自己混账,也不求你能原谅我。但是,看在这六年里我对你真的不错的份上,能不能给我一个改过的机会。我会一心一意地去爱你,让你幸福一辈子,我发誓。”他的声音渐渐从激动变得沉稳,“你也老大不小了,婚姻大事,你不急,家里长辈急……你知道,和一个人从相爱、磨合、到相伴,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与其找另外一个人重新来过,不如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终于说完了,他紧张地等待她回答。
      她慢慢地、慢慢地抬头,灯光下,她神色平静,小鹿般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感情,“我们不可能了。”
      他眼里的光芒立刻灭了。
      “为什么?”他还是不甘心。
      “因为我有爱的人了。”
      他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她毫不畏惧地直视他,从没有见到她这么认真过。
      他艰难地开口,“真的?”
      “真的。”
      他沉默了一会儿,“那……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低头想了想,笑着说,“是个王八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