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4、第三十三章 ...

  •   
      这场寂静不知持续了多久。
      “昨天。”白丹艰难地开口,“我……”
      越想越头疼。
      “你喝醉了。”谢扬的眼神由刚睡醒时的迷蒙变得清明,“我没在你身上找到你家的钥匙,只好带你回了我家。”他慵懒地坐起身,偏过头,“放心吧,我只帮你脱了外套……其他地方碰都没碰过。”
      熟悉的,低哑而温柔的声音。带有一点点戏谑。
      “那……”她顿时红了脸,视线不知该往哪放,“谢谢你。”
      “不客气。”
      见她在探头探脑,他从裤兜里摸出一个手机晃了晃,“你在找这个吗?”
      她点头,他却不急着把手机还给她,“你的手机早上六点自动开机了。”他的眼神变得深沉,“昨晚有人给你发了很多条消息,打了很多个电话……”
      她愣住。接着脸色一变。
      “不好意思啊。”他漫不经心地说,“我不是故意要看的……”
      只是一不小心看了个大概。见她脸色越发难看,剩下半句他没说出口。
      她沉默地接过他扔来的手机,低头,屏幕上果然有一长串鲜红的未接来电。从昨天下午五点到今天凌晨两点,林烨每隔半小时便会给她打一次电话。除此之外,微信也没少发。她随意扫了眼内容,接着毫不犹豫地把他拉黑。
      眼睁睁地看着相恋六年的人就这么从通讯录上消失,心中难免怅然。她从来没有想过,作为别人眼里一直以来的模范情侣,他们会这样结局。曾经以为幸福是细水长流,他们一点点跨越漫长的时间和距离,没有甜蜜的情话,没有激烈的争吵,一路平稳前行,就快要步入婚姻殿堂……可或许是太平稳了,他们急不可耐地想要寻找一些激情。他没有抵挡住其他女人的诱惑,她也情不自禁地对其他男人动心。六年,他们终于走到这一天。那份精心建筑了六年的、看似无法撼动的平稳,原来顷刻就坍塌了。
      失望吗?伤心吗?遗憾吗?说一点都不是假的……但更多却是释怀。回忆这六年,有关于他,她竟然只记得一包绿茶味湿巾。脑海里其余地方不知不觉间都被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填满了,再装不下其它……忽然有些庆幸他以这种方式逼她做了选择。是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心思都已不在对方身上了?他们真的不可能了。
      真的不可能了。
      窗外是碧蓝的天空,明媚的阳光洒落,一点点洗净她心中积压了许久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新的一天开始了。
      时钟从八点半指向九点。谢扬斜靠在沙发上默默看白丹发呆,直到她表情有所缓和,才试探地开口,“洗手间有一次性牙刷和毛巾,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去洗漱。”
      她慢半拍地点头,慢慢地走向洗手间。他的视线一直跟随她。她表情平静,看似没有异常,机械的动作却让他联想到行尸走肉。她洗漱完出来已是九点一刻,早过了正常上班时间。像是忘了上班这件事,她漫无目的地在他家晃了晃,随口问,“对了,你爸妈呢?”
      “我爸妈都在C市,我一个人住。”
      “为什么?”
      他低头踩上拖鞋,表情被阴影所覆盖,“你想知道?”
      “不方便说也没关系。”
      “倒也没什么不方便的。”他慢条斯理地走向冰箱,取出几片吐司和两瓶牛奶,含着吐司模糊不清地说,“我……不是我爸亲生的。我妈把我托给我舅舅照顾,我舅舅和我不住一起。”
      三言两语下包含了巨大的信息量。
      她有点不知所措,“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打探……”
      “是我自己愿意跟你说的。”他打断她,回头递给她一片吐司,“吃点东西吧。冰箱里还有水果,想吃可以自己拿。”
      两人沉默相对着吃早餐。随着索然无味的食物慢慢下肚,谢扬的眼神越发飘忽。将近十八年的成长中,他对父母的印象是极模糊的。小时候,母亲曾偷偷来看过他几次。那是一个保养得当的美丽少妇,总是以一种年幼的他无法解读的复杂眼神看他。后来他懂了,那眼神是可怜。
      可怜他什么?可怜他从小就被抛弃在外公外婆去世前所居住的老房子里孤独地成长吗?但他并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相比身边总抱怨父母管得太严的同学,他的生活格外自由。不用被逼着上补习班,考得不好没人唠叨,偶尔翘课出去玩也不必担心被揪回来打一顿……不过,每当逢年过节去舅舅家吃饭,那种一家人围住一张圆桌有说有笑的情景总让他感到特别陌生。
      看舅舅给表弟夹菜,他这才发觉自己生命里的确少了点什么。开心时没人分享、生病了没人过问、需要时没人陪伴……孤独像魔鬼般如影随形,近十八年来一点点渗入他骨血,不声不响地毁灭他。
      他以为一辈子就这样了。
      可一切都在十七岁生日那天夜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个傻乎乎的家伙居然因为他翘了晚自习急得跑出来找他。从来没有人用那种眼神看他,满是关切和担忧……当她说出“生日快乐”时,他空寂的心房忽然被温暖所填满。心跳得那么猛烈,差点要冲出喉咙。
      尚有些懵懂的他隐约意识到那种感觉是什么。“爱”,这个曾经陌生而神圣的字眼,慢慢在他面前褪去神秘的面纱,袒露出如海洋般无穷无尽的意义。
      吃过饭,白丹说,“我回去了。”
      对面的谢扬不知在想什么,心不在焉地点头。直到她拉开门,他才被声响所惊动,抬头看过来,“要走了?”
      “嗯。”她目光闪烁。
      他放下手中的牛奶,慢慢地、慢慢地走向玄关,停在离她很近的地方。她下意识后退,他脸色一沉,更加逼近。她退无可退,背脊撞上冰凉的门板。他忽然伸手,将她禁锢在双臂间,居高临下地俯视她。
      看她惊慌的样子,他意味不明地笑,“你害怕什么?”低头,凑近她耳边,“抱也抱过了,亲也亲过了……你还害怕什么?”
      他满意地看到她双眼逐渐瞪大。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耳后,酥麻的感觉一点点蔓延至全身。她不由自主地腿软,声音也有气无力,“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那我跟你解释一遍。”他挑起眉,慢条斯理地说,“昨天你喝醉酒,扑进我怀里说喜欢我,还亲了我……后来我带你回家,你躺在床上抓着我的手不放,求我不要走……”
      “别说了。”她掩住滚烫的脸,深深埋下头去。
      他顺势勾住她肩膀,把她搂入怀中,“别装了。”他摸索到她的手,摩挲着无名指上那枚带有半颗爱心的银戒,“告诉我,为什么你一直戴着它……”
      低哑而温柔的声音带有蛊惑的意味。
      “求求你。”她羞愧得快要哭出来了,“别再说了……”
      
      看到她眼角的泪花,他顿时慌了,“是我不好,我不说了、不说了……”他轻轻抱住她,有些不知所措地胡乱吻她额头,“不要哭。丹丹,千万不要哭。”
      直到感觉怀中的人儿停止颤抖,他才慢慢低头看她的眼睛。水汪汪的杏眼,像头小鹿我见犹怜。
      四目相对。
      四周一片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开口,“丹丹……”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就那么定定地注视她,漆黑的瞳仁像片温柔的海,让她想要溺死在里面……
      “我喜欢你 。”
      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凝固了。
      在她恍然无措的目光中,他把脑袋埋进她肩窝,用极轻、极温柔的声音问,“给个机会,好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