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2、第三十一章 ...

  •   
      十二月的月考落幕了,教室的墙上张贴了成绩单。谢扬路过时看了一眼,视线下滑、再下滑,才在成绩单底部找到自己的名字。
      有史以来跌得最惨的一次。
      四周是热火朝天的议论。他面无表情地退出人群,想回座位上睡觉,却被朱红桂叫进了办公室。
      “班上总共六十个人,你以往都是第三十几名,这一次却跌到第五十几名,没有一科不滑铁卢……我最近有关注你。你上课总是睡觉,晚自习常常不来,心思根本没放在学习上。再这样下去,别说一本,连个三本都考不上。”朱红桂痛心疾首地看了他许久,最后叩着桌子问,“你说,你到底怎么回事?”
      在朱红桂锐利的视线下,谢扬的头越来越低。看上去很恭顺,眼神却在游离。
      他到底怎么回事?
      他也说不清楚。
      生活好像没什么变化。不情愿地起床,匆忙洗漱后踩着铃声走进教室。睡觉、发呆、和周围的人交头接耳……不知不觉就混到放学了。晚自习有时来,有时不来,一切看心情……所以,到底怎么回事?
      或许是上课睡觉时,再也没有人敲一旁的玻璃窗了。
      她像一场梦,梦醒后不留痕迹。他的生活被硬生生地抽去色彩,剩下一片荒芜。面对没有她的讲台,他根本提不起耐心去应付那一节节课、一本本习题、一场场考试。学校变成一个巨大的牢笼,冰冷、昏暗,令人喘不过气来。他被锁在里面,渴求飞向外面的晴空。
      忘记了是什么时候开始沉迷网络的。他越来越频繁地翘晚自习去网吧,在虚拟世界里寻找慰藉。本以为这样会好受一点,可每当一局游戏结束,总会想起曾有人从背后揪住他的帽子,一脸无辜地问,“输了?”
      输了。
      不是输给对手,而是输给她。
      朱红桂还在长篇大论,无非是希望他能好好反省自己,早日端正态度。他边听边点头,直到她说得有点口干,端起杯子喝了口茶,他才找到时机开口,“我知道了,我一定会慢慢改正的。”
      朱红桂盯了他半晌。他的表情挑不出什么错。
      时候也不早了,她决定放他一马,“你是个聪明孩子,只要肯努力,成绩上来不是问题。老师还是很看好你的。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你早点回去吧。”
      “谢谢朱老师。”
      谢扬向朱红桂道过别,回到教室拿书包。恰好撞上刚搞完大扫除的隋雨洁。
      “朱老师找你说了什么?”她似乎很好奇。
      “没什么特别的。”
      “等等。”她手忙脚乱地收拾好东西,跟上他的脚步,“我和你一块走。”
      他走得很快,她要迈小碎步才能跟上。一路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忽然,隋雨洁想起什么,“对了,最近有件大事,不知道你听说没有。”
      “什么?”
      “白老师要结婚了。”
      谢扬忽然顿住脚步。
      隋雨洁不明所以地跟着停下。许久后,才看见谢扬慢慢地、慢慢地偏过头,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里仿佛有暴风雨在翻滚。
      “真的?”他问。声音里有极力克制的颤抖。
      “真的。”
      “这样。”他低头,无边无际的冷硬的水泥地面充斥着视野,世界变成灰茫茫的一片,“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
      白丹和林烨这对金童玉女很出名。之前也不是没听说过他们的事,知道他们离结婚不远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快到让他措手不及。
      冷风刮过来。他像挨了记响亮的耳光,脸上生疼。
      “你会祝福他们吧?”隋雨洁把脑袋探过来。她的眼睛滴溜溜地转,像在观察他。
      他深吸一口气,平静地迎上她的视线,“当然。”
      这天晚上谢扬没敢翘晚自习。课桌上,习题集摊开着,他写到一半,忽然停笔看向窗外。夜空中有轮银白的月,像白森森的钩子,又像吸血鬼尖利的獠牙。光是看着,就从头凉到脚底。就这么干坐了一晚上,直到放学铃声响起,他才松了口气,匆忙合上没写完的习题集,书包也没顾得上拎,就转身跑出学校。
      “卡萨布兰卡”里有点冷清。Jerry闲坐在休息室里,见到他很是意外,“这么晚还过来?”
      “没地方去,就过来看看。”
      这间酒吧是谢扬的舅舅所开。他一般很少来,即使来也是和舅舅打个招呼就走了。上次上唱台纯粹是心血来潮,没想到反响还不错。
      “老板今晚不在。”Jerry说。
      “哦。”
      “那你打算干什么?坐一坐、喝点酒,还是再去唱台上玩玩?”
      Jerry偏过头,就着走廊处昏暗的灯光,看见唱台上已经有人了。他这才记起今天是周四,Moon一定会过来。Moon是“卡萨布兰卡”的驻唱歌手,歌声极具爆发力,很能带动气氛。来回扫射的舞台灯下,他边唱边跳,一头金发特别显眼。一曲过后,他侧身和一旁的观众对了几句话,彻底将气氛引燃。
      “Moon在,今晚你恐怕没机会表现了。”Jerry眼睁睁地看着酒吧从冷清变得火爆,不得不走出休息室,“我要去忙了。”他顿了顿,回头问谢扬,“要喝点什么吗?”
      “百加得。”
      “不行。”Jerry摇头,“上次你喝醉了,老板把我训了一顿。小孩子不许喝酒,水、可乐、冰红茶,你选一个。”
      “那就可乐吧。”
      谢扬一直在“卡萨布兰卡”里待到十一点。桌上的可乐瓶早就空了,他紧绷了一天的神经也在强劲的音乐节拍的感染下放松下来。准备起身回去时,他朝不远处忙得不亦乐乎的Jerry挥了挥手,余光不经意间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顿时愣住。
      白丹独自坐在昏暗的角落。垂着头,长发遮住大半张面庞。她手里握了个高脚玻璃杯,里边盛满桃红色的液体。应该是杯大都会。许多空酒杯凌乱的横在她面前的桌子上,他一眼看过去,大约有六七个。即使是酒精度数不高的鸡尾酒,也不能这么一杯接一杯的喝……
      她疯了吗?
      他快步走过去,却被人抢先向她搭了话,“美女,一个人啊?”
      她抬起头。眼神迷蒙,双颊酡红。
      Moon在她对面坐下来,饶有兴味地盯着她。见她没说话,他忽然伸手抢过她手中的酒杯,放在自己唇边,微笑着说,“你还是学生吧?这么晚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不乖哦。”
      他富有磁性的嗓音显然带了点挑逗。
      谢扬听不下去了,立刻上前,伸出一只胳膊熟稔地环上白丹的肩,“丹丹,怎么坐在这里?我找了你好久。”
      她愕然地看看Moon,又看看他,一双眼睛像小鹿般恍然无措。几秒后,才慢半拍地点头,呼出的气息里夹杂着明显的酒精味,“我想……坐这里。”
      他松了口气,拉开她身旁的椅子坐下。对面的Moon很是意外,“Eli?你们认识?”
      他毫不掩饰眼神里的敌意,“你说呢?”
      Moon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把抢来的酒杯还给白丹,起身说,“既然如此,你们慢慢聊吧。我先走了。”
      接着,气氛陷入沉默。
      谢扬有很多话想说,又不知该从哪里说起。见她低头又想喝酒,他没好气地抢过酒杯一饮而尽。空掉的酒杯被随手扔在桌上,玻璃杯底撞击桌面,发出清脆的响声。
      “都快结婚了,怎么还大晚上的一个人来这种地方?”
      他的声音里有明显的怒气。
      她歪头看他,过了很久才说,“你不懂。”
      “我是不懂。”他冷笑,“我不懂为什么一个快结婚的人会这么寂寞,大晚上的一个人来酒吧喝酒。活该被Moon盯上……我是不是坏了你的好事?其实我不该赶他走,或许那正合你的意……”
      越说越过分。
      忽然,他什么也说不出了。
      她靠过来,熟悉的苹果混合胡萝卜的香气中夹杂着酒精味,充斥着他的鼻腔。她的双手颤抖着搂上他的腰,“不是的……”她呼吸不稳,语气有点委屈,“想到你可能会在这里,我才过来的。”她就那么倒在他怀里,身体温热而柔软,脆弱得像只小兔子。他长久以来空出一块的心,忽然就被填满。
      他慢慢地、慢慢地低下头。她闭着眼,像是睡着了。毫无防备的模样。
      他苦笑。
      酒后吐真言吗?
      他的眼神变得深沉。白丹,你知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你知不知道,我等这句话等了多久。
      身体僵硬了许久,他终于伸出手,微微颤抖着回抱住她。一颗心狂跳着。即使在喧闹的酒吧里,也能清楚地听到那“扑通、扑通”的声音,一次比一次猛烈,像场暴风雨,要将一切吞噬。
      他们拥抱着。呼吸和体温都交融在一起。
      时间仿佛在那一刻静止了。
      就这样过了许久,他竟然不再满足于简单的拥抱。低头,寻找到她的嘴唇,微微颤抖着吻了下去。
      冰凉、柔软,还是记忆里的感觉……
      趁人之危,是不是很可耻?
      可是,即使很可耻……他还是想要放纵一次。
      就这一次。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