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第二十九章 ...

  •   
      学期末的工作很繁琐,白丹忙得像头骡子。偶尔得闲,会看一眼手机。有多久了?一个月,还是两个月?从那天后,谢扬再没给她发过消息……她愣了一会儿,鬼使神差地把那个渐渐下沉的头像设为置顶,回过头,恰巧看见他走进来。
      他把作业放好在办公桌,向她颔首,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那个喜欢扯她马尾辫的、没大没小的大男孩,忽然间褪去了生动的色彩,变成一幅静物素描图。总在人群的边缘淡漠地看热闹,对任何事情都无动于衷。再也不会因为她要去教文科班,就急得找过来。
      他们像两条相交线,短暂的交集后,又回到各自的旅途……彼此无关。
      这样最好。
      高一很快过去。高二后,谢扬留在三班,白丹被调去教文科七班。他们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几次在校园转角碰到,也很快擦肩而过。上课时,她习惯性地往他曾坐的方向看,却看到一张陌生的脸。新的班级里,英语课代表也换了人……
      生活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只是慢慢找不到他的痕迹。
      “你今天早点走吧,剩下的我帮你。”一旁的同事说。
      白丹想起等会要去机场接林烨,慢半拍地“喔”了声,“那麻烦你了,谢谢了。”
      “不客气。”
      走出办公室,路过三班,白丹不由往窗户里头看了一眼。谢扬的座位换到了中央,正趴在课桌上睡觉。灯光下,他的侧脸是毫无生机的苍白。这几个月,她总有空虚感,工作一结束,心就没着落。可一看到他,一颗无处安放的心立刻就有了归宿。
      她不敢多看。
      直到转身下楼,心还跳得厉害。
      不是没想过和他在一起会怎么样。十七年前她失去了陈诺,如今却好像有个机会让一切重来……可是,真的可以重来吗?或许他还是十七年前的他,她却已经不是十七年前的她了。那时她可以无忧无虑地和他在一起,现在却要受到年龄、身份、责任等多种因素的制约。如果非要在一起,他们需要面临太多问题,那太沉重了。
      所以,看一眼就够了。
      一路上,白丹浑浑噩噩,差点坐过站。到达机场后,她在出站口等候。九月的天气有些闷热,人来人往间,她出了层薄汗。不知过了多久,林烨终于拖着行李箱出现,走上前拥她入怀。
      “我回来了。”
      他的怀抱很热。她不停流汗,身上粘糊糊的不太舒服。
      他这次出差,从半年拖到一年多,现在终于回来了。期间两人只见过一次面,以至于再见到他,她没觉得多高兴,反倒有点陌生。陌生的烟草味,陌生的体温,陌生的心跳……
      她下意识想抗拒。
      “终于回来了。”她轻轻推开他,尽量热情地说,“等了好久了。”
      “丹丹……”他似是被触动,“真的很感谢你一直等我。真的。”
      气氛很快沉默下来。太久不见面,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晚上,他们一起吃饭、看电影。途中碰到几个同事,眼底都是惊羡。也对,在别人眼里,他们是苦尽甘来了。相恋近六年,经受了无数考验,终于要迎来幸福的结局。只有她自己清楚,她和幸福之间始终隔了一层薄膜,近在咫尺,却难以触及。
      明明和久别重逢的恋人牵着手,说着甜蜜的情话,却只感到空虚。
      一低头,脑海里就会浮现一双漂亮的桃花眼。
      “我有点累了。”她说,“想早点回去。”
      “还不到十点。”他看了眼表,问,“最近工作很忙?”
      “有点。”
      他送她到家门口,吻了吻她的额头,“早点休息吧。”
      她点头,正要把门合上,却见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眼里流露出小心翼翼的期盼。
      她的动作顿住,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我睡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好,明天你醒了给我打电话。”他叹了口气,转过身,“我接你去上班。”
      “我自己过去也没关系……”
      “我是你男朋友。”他打断她,“这是应该的。”
      林烨像是要把这一年里亏欠的陪伴全都补回来,不仅经常陪白丹吃饭、逛街、看电影,还每天亲自接送她上下班。当那辆红色保时捷又出现在校门口时,李晓梅把白丹往前一推,“看,你老公又来了。”
      白丹笑了笑。
      “什么时候领证?”
      “再说吧。”
      又是模糊不清的回答。李晓梅恨铁不成钢,“你也老大不小了,自己的人生大事还是多上上心,早点定下来的好。我等你这喜酒都等了好几年了……”
      白丹一边点头一边问,“今天石河没来接你?”
      “别提了。”李晓梅脸色一变,“他晚上又要带那个狐狸精去应酬。”
      狐狸精……白丹想了想,“宁巧?”
      这段时间李晓梅常向白丹诉苦。说石河不仅工作会带着宁巧,私下也和她聊得火热。每次李晓梅为此生气,石河就很不耐烦,“你就不能给我点信任?”
      “可不是吗,他哪次去应酬没带她?”
      “他们聊天时说了什么出格的话没有?”
      “那倒没有。”李晓梅摇摇头,“大多是谈公事。”
      “那就是工作伙伴。”
      “不是的。”李晓梅一口咬定,“我觉得……和普通的工作伙伴,不会谈那么多公事。”
      白丹想了想这句话的意思,“那你打算怎么办?”
      “能怎么办?”李晓梅叹了口气,“忍呗。”
      “什么都忍,你就那么喜欢他?”
      “这把年纪了,哪还谈什么喜欢不喜欢。难得碰上一个各方面合适的,只能赶紧抓牢了。再错过他,真难找到更好的。所以,有些东西忍忍就算了,凑合凑合,一辈子就过完了。”
      “不喜欢怎么过一辈子?”白丹不理解。
      可转念一想,自己和李晓梅也没什么不同,都是和一个人凑合过一辈子。她也想听从自己的心,但那念头很快就被压了下去。她没勇气去承受那么疯狂的爱情。
      她们都是屈服于现实的胆小鬼。
      “丹丹,你真幸运,能碰到一个相爱的人相伴一生。”李晓梅感叹,“我和石河……我们的确没那么相爱。在一起的时候,很多事情都得彼此妥协。他嫌我老土、无趣、配不上他,我也得对那个狐狸精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李晓梅的声音在那辆红色保时捷前戛然而止。有烟雾从车窗里飘出来,白丹拉开车门,驾驶座上的林烨正好掐灭烟头。他穿了件她从未见过的T恤,显得有点陌生。
      李晓梅看见她回过头来欲言又止。
      她终究是什么也没说,微笑着挥手道别。那辆在李晓梅看来承载着满满的幸福的红色保时捷,很快就扬长而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