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9、第二十八章 ...

  •   
      谢扬是三班最后一个交文理分科志愿表的。表格上的普通理科旁划了个勾,划得很用力,快要把纸张都划破。交完表,回到座位,何理正摇头晃脑地叹气,“可惜啊,好看点的女生基本都选了文科,只留下一只母夜叉……”
      话音未落,就被隋雨洁揪住耳朵,“你说谁呢?”
      “说你呢。”何理嬉皮笑脸地回头,见她抄了一本厚重的课本作势要朝自己砸来,立马往后一缩,挂上讨好的笑容,“说你……是好看的女生。”
      两人不住打闹,动静很大。隋雨洁不停用余光瞥一旁的谢扬,他连头也没抬,好像在看课桌上的习题集。一直到上课铃响,习题集都没有翻面。他合上习题集,收进抽屉里,趴下身子睡觉。
      有人从窗边路过,敲了敲窗玻璃。
      很轻的声响。他却从臂弯里抬头,朝窗外看去。白丹整个人沐浴在阳光里,对他笑着,露出洁白整齐的八颗牙齿。
      不多不少,恰好八颗。
      她好像在说,“好好听课”,说完立刻转身离去。披散的长发垂落至腰际,随着步伐起伏,在微风中飘散开,每一根发丝都流动着柔和的浅金色光泽。
      隔着玻璃,仿佛也能闻到苹果混合胡萝卜的香气。
      他深吸一口气,那个背影就那么映入脑海里,反复在这几天的梦境中出现。充斥着阳光的走廊上,她很快消失不见,只留一句温柔的低语。夜半,他忽然惊醒,环顾四周,熟悉的空寂的房间里,并没有她的香气。
      起身,去厨房喝了杯凉水,头脑终于清醒了些。
      床头放着手机,没有关机。他拿起一看,一条消息猝不及防的映入眼帘。就这样盯了屏幕许久,直到字体出现重影,他才放下手机。然后合眼,一夜无眠。
      第二天,讲台上的白丹一如往常的温柔笑着。大片阳光透过窗玻璃洒在她身侧,她整个人几乎要化为一个虚幻的影子,淹没在灿烂的光晕里。
      美丽得很不真实。
      谢扬眯起眼,试图看清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节。额边细碎的绒毛、眼尾的泪痣、唇角轻微向上的弧度……忽然间,他们四目相对,她很快若无其事地别开视线。
      他紧攥住笔的手指关节开始泛白。
      下课后,他尾随她走出教室。她被他扯住马尾辫,回过头,微风吹起的刘海下,是一双小鹿般恍然无措的眼睛。
      这一幕刚好被路过的何理撞见。何理正抱着一沓卷子匆匆赶往教室,本没有多想,却听见一个声音说,“要看一个女生喜不喜欢一个男生,就看她愿不愿意让他摸她的头发。”
      他见鬼似地偏头,一向默不作声的覃琴正站在走廊边吹风。他诧异地问,“你不会在说他俩吧?”
      覃琴笑而不语,唇边出现两个米粒大小的梨涡,看上去很可爱。何理嬉皮笑脸地伸手,“那你愿意让我摸你的头发不?”
      结果头发没碰着,怀里的卷子却掉了一地。
      他赶忙弯腰去捡,收拾完起身,正好看见白丹推开办公室的门,谢扬紧跟着走了进去。两人离得很近,近到有点不同寻常。
      他心中忽然升起一个荒谬的念头,“你说得有道理。”
      “什么?”
      “没什么。”他摇摇头,那实在太荒谬了。
      办公室的门被轻轻合上,里边没有别人。白丹叹了口气,示意谢扬坐下。
      “什么事?”
      他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你真的要去教文科?”
      她故作轻松地点头。
      白丹是在昨天的会议上接到通知的。当时,教导主任还特地问她,“没问题吧?”
      她心知这是句客套话,恭敬地回,“没问题,我一切服从安排。”
      其实,教文科和教理科区别不大,她能够适应岗位的调动。只是,不能在课堂上看到他了……头脑昏昏沉沉的,散会后,她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晃,偶尔街头路过一个相似的侧影,就会加快脚步走过去。脑海里全是他的眼睛,漆黑的瞳仁像片温柔的海,让人想要溺死在里面。
      朝夕相处,她早已不能控制自己的心跳。往死胡同里越钻越深,几乎能看见,前方黑暗的尽头,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深夜,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心中莫名不安。直到打开手机给他发了条消息,才感觉好些。等待回复的过程中,她不知不觉睡着了。做梦又梦到那天傍晚,办公室前的走廊上,他用低哑而温柔的嗓音认真地对她说,“什么未来,都不重要……我只想跟着你。”
      见白丹眼神飘忽,谢扬俯下身,把手搭在她肩膀上,“我不想让你去。”
      声音闷闷的,有点别扭。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头顶,她回过神,一抬头,就看见他线条优美的下颌。他慢慢地、慢慢地低下头,直到与她四目相对。
      安静的办公室里,两个人呼吸都变得急促。
      良久的沉默后,她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小孩子气……”
      气氛忽然冷下来。
      “你总是这样。”他说,“我不是小孩子。”
      他眼底像有暴风雨在翻滚,忽然抓住她的手腕,用力地掐,很快,她白皙的手腕上出现一道红痕,“小孩子不会有这样的力气……”,直到她吃痛地哼出声,他才松手,“抱歉。”
      这样说着,眼底却没有歉意。
      在她恍然无措的目光里,他转身迅速离开。办公室的门被重重合上,发出沉闷的声响。窗帘投下的阴影里,白丹一动不动地垂头站着。直到朱红桂推门进来,问,“你刚才是不是把门锁了?我根本推不开。”
      白丹刚要否认,却又想到可能是谢扬锁的。
      “我刚才看见谢扬从这里走出去,你们在谈话吗?”
      “是啊。”白丹点头,胡编,“怕被打扰,就顺手锁了门。”
      心里却在想,那家伙把门锁了,打的什么主意?……她的眼神变得飘忽,脑海里不停浮现出他刚才的背影。孤单的、决绝的,没有停顿,也没有回头。
      那股狠劲,像是要和什么做个了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