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第二十四章 ...

  •   
      自那天后,白丹再也没见过谢扬。
      病情反反复复,折腾了大半个月。出院那天,李晓梅来医院迎接,看到瘦了一圈的白丹有些心疼,“是不是没好好吃饭?”
      白丹摇头。
      “要是林烨能陪在你身边照顾你就好了。”李晓梅叹一口气,“异地恋还是挺辛苦的,你有需要,他却不能赶来……对了,他什么时候回来?”
      “半年后吧。”白丹想了想,“大概。”
      “那时候你们该结婚了吧?”
      白丹低头,陷入沉默。
      李晓梅一边开车,一边观察白丹的表情,察觉到不对,便换了话题,“我前几天碰到你的课代表了。”
      一直心不在焉的白丹忽然抬头,“在哪?”
      “一家网吧。”李晓梅说,“他玩游戏特别专注,我和他打招呼都没听见。”
      白丹几乎能想象那画面。他生日的那个夜晚,也是坐在网吧里,迎着电脑屏幕散发的蓝光,眼中有熊熊燃烧的热情。
      车辆驶到一个路口,红绿灯前,李晓梅踩下油门,“他后来还来看过你吗?”
      “没有。”
      白丹望向蒙了层雾气的车玻璃,车窗外的世界昏暗、模糊,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如同那间狭小的病房。住院的漫长的日子里,病房的门只要有轻微的响动,她就会立刻探头去看,每一次怀抱着希望,每一次却都得到失望。
      耳边反复回荡着他低哑而温柔的话语,“你其实……不想让我走吧?”
      她对着车玻璃,无意识地喃喃,“不想。”
      可是她身不由己。
      车在一家火锅店前停下。白丹随便找了个位子坐,李晓梅却还一动不动。顺着李晓梅的视线望去,雾气蒸腾的角落里,石河正与一位金色卷发美女面对面坐着,谈笑风生。
      李晓梅的脸色不大好看,不一会儿,她勾起唇角,皮笑肉不笑地对白丹说,“你先点菜吧,我过去打个招呼。”
      白丹还没来得及制止,她就昂首挺胸地杀了过去。趁石河夹起一块羊肉卷,正要放进锅里涮,她忽然从背后搂住他的脖子,用甜腻得有点做作的声音喊,“老公。”
      石河一僵,羊肉卷从松动的筷子间滑下,砸进锅里,溅起的油星差点弄脏雪白的衣领。
      李晓梅扬起下巴,看向对面的美女,“这位是?不介绍一下吗?”
      石河很快恢复冷静,“我同事,宁巧。帮了我大忙,顺便请她吃饭。”又偏过头,对宁巧说,“我女朋友,李晓梅。”
      宁巧笑着拨弄了一下耳边的发,微垂下头,胸口的丰满若隐若现,“你好。”
      李晓梅盯了她一会,试图从那张微笑的面孔上挑出点错误来,却徒劳无功,只好冷着脸说,“你好”,然后转身回到自己座位。
      像结束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她输得彻底。
      见李晓梅一脸阴霾,不知在胡思乱想什么,白丹闷头涮火锅,大气也不敢出。
      忽然,李晓梅问,“男人是不是都喜欢那样的?”
      “什么?”
      李晓梅偏头往宁巧那边看,“胸大腿长,一身狐媚子气。”接着,又把目光移向白丹,补了一句,“或者你这样的。”那种一寸一寸解剖小白鼠般的目光让白丹浑身发毛,“娇小可爱,容易激发他们的保护欲。”
      白丹动了动唇,欲言又止。
      “反正不会是我这样的。”李晓梅较劲般地盯着火锅汤料里起伏的泡沫,“我长得太普通了,没有男人会喜欢我。”
      气氛陷入沉默。
      李晓梅的长相的确很普通。皮肤时不时冒两颗痘痘,嘴唇有点厚,笑起来会露出微微泛黄的牙齿。从小到大,她都属于跑进人堆里找不着的那种人,偶尔有男生礼貌性地夸两句,也是说,“你真可爱”或是“你气质越来越好了”。
      不像他们看见白丹,眼神都亮了,紧张得不敢说话。
      李晓梅羡慕白丹,羡慕她能轻而易举地得到真挚的爱情,不像自己,三十多年来无人问津,辛辛苦苦寻寻觅觅,好不容易遇到了石河,自己几乎掏心掏肺,对方却还爱答不理,目光总在那些美女身上流连。
      而他从前对林妍,动不动就发短信、打电话,一有空就坐六个小时高铁跑去她所在的城市看望,哪怕她给他戴绿帽子,他也仍旧放不下她。
      李晓梅曾有幸见过林妍的照片,她穿着驼色风衣,双手随意地插在兜里,宽大的衣摆下,是一双笔直、修长的腿。只是在街边一个简单的回眸、一个浅浅的微笑,就让整个世界变得明亮起来。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输得心服口服。
      男人都是肤浅的,没有美丽的外表,就没有人会来了解你的内心。换做她是男人,也会喜欢林妍这样的美女,而不是普通的自己。
      “你还记得张超吗?”白丹忽然问。
      李晓梅愣了愣,“记得。”
      张超是她们以前的同事,后来辞职回乡下老家教书了。他戴一副黑框眼镜,做事总是一板一眼,外表和内心都很无趣。就连追求李晓梅的时候,也没使过什么浪漫的小花招,只是等她下班送她回家。
      “那时候我和林烨异地,总有人想钻空子。”白丹回忆着,“不过都没坚持多久……他们觉得追我希望不大,看到有其他漂亮的女生,马上就转移目标了。”她顿了顿,“但是张超追你,追了整整三年。不管你怎么拒绝,刮风下雨,他总会等你下班。”
      李晓梅的目光变得飘忽。
      “所以,总会有人越过外表去喜欢你。不管你有没有回应,不管身边还有多么优秀的人,他都会一直喜欢你。”白丹低下头,“相比因为外表引起的短暂的兴趣,这种感情要真挚得多……”,她的声音渐渐变低,“就像张超对你……”
      汤料沸腾的声音淹没了她的后半句话。
      就像,谢扬对我。
      寒假最后几天,白丹忙着为新学期做准备,几乎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别的事,或者……某个人。开学第一堂课,她下意识地向某个座位望去,只见谢扬一手托腮,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正专注地望着讲台。
      四目相对,他意味不明地挑起眉。
      她的心躁动起来,慌忙把视线移开。
      下课后,白丹伏在办公桌上打盹,感觉到身边有动静,便睁开眼,只见谢扬刚把一沓作业在桌上轻轻放好,正要转身离开。
      见她醒了,他说,“基本收齐了,还有几个人说过几天自己来交给你。”
      她打着哈欠点头。
      他推开门,忽然顿住脚步,“病什么时候好的?”
      “十来天前吧。”她拨弄着凌乱的头发,穿梭的发丝间,无名指上那枚带有半颗爱心的银戒在白炽灯光下格外晃眼。
      感觉到他的目光,她有点不自在地将手缩进袖子里。
      “你戴着挺好看的。”他忽然说。
      她“嗯”了声,把脸埋进臂弯,只露出一双小鹿般的眼睛。
      即便如此,他还是看清了她脸上泛起的淡淡粉色,心情忽然变好,说话也开始肆无忌惮,“就是大红色的指甲油太俗了。”
      “少废话。”她瞪他一眼,“快上课了,回教室去。”
      “我偏不。”他不以为意,“就赖你这儿了,怎么着?”
      欠扁的模样一如当年的陈诺。
      白丹拧起眉,正想给他点颜色瞧瞧,朱红桂却忽然在此刻走进办公室。
      三个人面面相觑,气氛有点古怪。
      谢扬没再多说,打了个招呼便转身离开。朱红桂看着他的背影,莫名感叹一句,“还是年轻漂亮的白老师魅力大啊。”
      白丹诧异。
      “你知道不?”朱红桂坐下,慢悠悠地喝了口茶,“我找谢扬谈话的时候,他就和个闷葫芦似的,一个小时还没刚才几分钟说得多。”她长舒一口气,“看来下次和他谈话,得由你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