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第二十三章 ...

  •   
      傍晚,乌云翻滚,风雨欲来。
      白丹背靠枕头,闭着眼,像是睡着了。昏暗的光线透过窗帘,投射在她脸上,显得脸色如石膏一般灰白。
      谢扬坐在床头,沉默地守候。眼看吊瓶里只剩最后一点药水,他想起身去叫护士,又忽然改变主意,低头,凑近白丹耳边,“为什么不让我走?”
      嗓音低哑而温柔,格外蛊惑人心。
      回答他的,只有沉稳的呼吸声。
      他早料到如此,正想离开,原以为睡着了的白丹却忽然睁眼,视线在病房里晃了一圈后,犹疑着落到他垂落的手上。
      修长的无名指上戴着一枚银戒,上边有半颗爱心。
      只差另外半颗就圆满。
      她心中一动,记得自己之前鬼使神差地伸手,拉住他的小拇指……不过是不想让那最后一点温暖也离开,可这样的原因,该如何说出口。
      人脆弱的时候,总会感情用事,冲动过后,又会背负沉重的罪恶感。
      沉重到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把头埋得很低,“我不知道。”
      谢扬没再追问。
      面前的人消瘦了许多,蜷缩在松松垮垮的病号服里。一双杏眼黯淡无光,早没了往日的风采。
      “你男朋友呢?”他问。
      问题有些突兀,她讶异地抬头。
      “你病成这样,你男朋友呢?”他微眯着眼,目光有几分犀利。
      关于白丹的男朋友,谢扬听到过许多传闻,是个青年才俊,与她走过六年爱情长跑,即将步入婚姻殿堂……他还隐约记得,那天在校门口看到的红色保时捷,以及坐在里面不停抽烟的男人。车窗被摇下一半,烟雾向外飘散,浑浊了半边天空。
      当时,他有点意外,看上去不食人间烟火的她,男朋友怎么会是个烟鬼?
      现在,她病成这样,那个烟鬼又在哪里?
      “他出差了。”她说。
      这些天,她与林烨的联系越来越少。从前还会每晚说几句话,现在直接一句晚安敷衍了事。她不知道他忙不忙,他也不知道她病了。一起走过六年,却像最熟悉的陌生人。
      谢扬握紧双拳,又松开,终究没有多说。眼看吊瓶快空了,他叫了护士来,等护士替白丹拔完针头,他心下稍安,想到时间不早了,便起身说,“我要走了。”
      “嗯。”她点头,“路上注意安全。”
      他披上外套,转过身,这一次,再没有一只手从被褥里伸出来,拉住他的小拇指。
      她面无表情地坐着,像尊雕像一动不动。
      白丹闭上双眼,不想看谢扬的背影。房间里陷入寂静,寂静到她以为他已经悄无声息地走了,一睁眼,却发现他还坐在床头,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直直地望过来,眼底仿佛有暴风雨在翻滚。
      他离得很近,近到她能闻到洗衣粉的清香。
      心跳忽然加快,呼吸也开始不稳。
      “怎么还没走?”她问。
      他沉默良久,挑起眉,凑近她耳边,“你其实……不想让我走吧?”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垂,麻麻的、痒痒的,她身子一颤,僵硬地偏过脑袋,不巧,却正对上他的双眼。
      那灼热的目光几乎要将她望穿。
      短暂的视线交错后,她慌忙低下头,咬住嘴唇。心跳如擂鼓,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偏偏他还不依不饶地盯着她,不放过她每一个表情。
      “老师当然希望你多留一会。”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只是太晚了,再不回去,你爸妈会担心的。”
      语气亲切,又不失适当的距离感。一如她对待其他所有学生。
      在他的注视下,她平静的面具差点碎裂。好在他及时收回了目光,拎起书包,点头,“老师说得对。”
      随后,迅速往外走去,没有道别,也没有回头。
      “啪”!病房的门被重重合上。阴暗狭小的空间里,只留白丹一个人坐在床头发愣。空气中,还留有洗衣粉的清香,证明他曾来过。他曾坐在这床头,曾专注地望她,曾探上她额头,曾一口一口喂她喝粥……
      回忆如潮水袭来,她抱住自己的脑袋,感觉一颗心还七上八下着。
      刚才,差点就脱口而出,“是。”
      尽管不愿承认,可她的确是不想让他走的。
      完全可以照顾好自己的她,竟然也会依赖他的照顾,他不在,就觉得心空出一块,任何事物都无法填满。
      可是,话到嗓子眼,又强行咽了回去。
      不能这样放纵自己……那是一条看不见光的路,哪怕向前踏出一步,都有可能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一切回到正轨……
      这样想着,她忽然摸到一旁的手机,顺手拿起,拨出一个许久不联系的号码。很快,电话被接通,那头的男人显然有点意外,“丹丹?”
      “林烨。”她叫出他的名字,然后就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一片古怪的沉默。
      “嗯。”他一如既往的耐心,“什么事?”
      “没什么。”她说,“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他笑了,“傻瓜。”
      两人闲聊了几句,没过多久,白丹就听见电话里有人叫林烨的名字,像是要和他商量工作,接着,林烨匆忙嘱咐了她几句注意身体之类的话,便说,“现在有点事,先挂了,待会回电话给你吧。”
      “不用了,”白丹说,“你去忙吧。”
      随后,电话被掐断,听筒里只剩“嘟——嘟——”的忙音,第一次主动联系他,就这么仓促的结束了。奇怪的是,心中不仅没有失落,反而觉得轻松,终于不用再绞尽脑汁地想该和他说什么,说什么才自然,才亲切,才能让对话顺利地进行下去。
      手机被随意地丢在一旁,白丹缩进冰冷的被窝里,大脑一片混沌。她隐约意识到一个残酷的事实,她只想和那一个人说话,只愿意待在那一个人身边,对其他人一点点的亲近都觉得反感。
      本以为可以压下的心跳,原来早已不受控制了。
      她像是陷入了一条死胡同,越往里钻越是黑暗。她站在胡同的中间进退维谷,不情愿后退,却又害怕向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