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十八章 ...

  •   
      天幕尽头,那轮弯月不知何时失了踪影。
      白丹不动声色地抽回手,整个人缩进厚重的羽绒服里,只露出小巧白皙的脸蛋,“很晚了,回去吧?”
      谢扬点头,“我送你。”
      “不用了,你回得太晚家人会担心的。”
      “我一个人住。”
      她讶异地回眸,但他显然不打算多说,“你住哪?”
      她飞快地报出一个地址,话落,忽然看见有什么东西随风飘落。
      弯腰捡起,发现是张白色贺卡,中央有行娟秀的字迹:生日快乐。
      抬头,促狭地看他,“有人很惦记你哦?”
      他眯起眼,试图从她的表情中捕捉到一丝异常,却一无所获。
      发现这张贺卡时,自己正赶着收拾书包离开,于是随手揣进了兜里,没想到会在这时掉落,还刚好被她撞见。
      他沉默地向前走,她却不依不挠,“你要是再敢翘课,我就不把贺卡还你了。”
      “你要就拿去。”
      见他面无表情,她有点尴尬,不再多言,把贺卡递给他。
      他迅速接过,转身,随手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没有半分犹豫。
      她愕然。
      他回头,挑起眉,催促,“快走。”
      她赶忙跟上去。
      然后,一路无言。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始终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直到来到一个路口,她忽然喊,“等等!不是往那边。”
      路灯下,谢扬应声回头。夜风吹起他额前的碎发,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深邃的眉眼下,是挺直的鼻梁、薄而柔软的双唇……
      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就那么望过来,漆黑的瞳仁流光溢彩。
      白丹忽然想起日本电影《情书》里,号称世纪末的美少年的柏原崇,那个经典的回眸镜头。
      好看到让人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
      就这样心慌意乱地走到公寓楼下,她一直没敢抬头看他,“到了。”
      “去吧。”
      “那我上楼了。”她说着,又补了一句,“谢谢你。”
      片刻的沉默后,他忽然凑近她耳边。
      “该说谢谢的是我,”感觉到她的身体变得僵硬,他不怀好意地越凑越近,直到双唇几乎快触碰到她的耳垂,“谢谢你……陪我,过了生日。”
      低哑的声音落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动听。
      她红着脸,慌忙转身,按下电梯按钮。许久后,才有勇气回头,却发现他还站在原地,没有离去。
      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就那么直直地望过来,眼底有她恍然无措的身影。
      电梯门在此刻适时地打开,她钻进去,眼看着门一点点关上,将他隔绝在视野之外。
      心里忽然空落落的。
      这种心绪不宁的状态,一直持续到走到家门口,她愣愣地从包里摸出钥匙,转开锁,推门而入,却发现客厅的灯开着,沙发上坐了一个人。
      那人微垂着头,侧脸线条极为硬朗,正惬意地抽烟。
      “回来了?”林烨听见响动,回头。
      几秒的动作,却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白丹愣了好一会儿,才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
      他们真的分开太久了,以至于,此刻再见,只觉得恍如隔世。
      他微笑地看她,想从那双眼睛里捕捉到一点惊喜,可惜,那里只有茫然一片。
      低头,吐出一口烟圈,“下午就回来了,特地没告诉你,想给你个惊喜。”
      “喔……”
      两人闲聊了几句,没一会儿就陷入沉默。
      久别重逢,没有热泪盈眶,没有缠缠绵绵,只有找不到话题的尴尬。
      随后,白丹去浴室冲澡,林烨在客厅里看电视。她换了睡衣出来时,他已经抽完好几根烟。
      面前的她,头发上还有水珠,凌乱的披散在肩头,包裹住小巧的脸蛋,白净的肌肤上,有一双圆圆的杏眼,眼神如小鹿般纯净。
      “真美。”他由衷赞叹。
      天生尤物莫过于此,找不到岁月的痕迹,又散发着岁月的风情。
      多少人羡慕他能拥有她,可惜,他却无法经常陪伴她……
      “丹丹,是这样。”他掐灭烟头,又接着抽下一根,“O城的项目,半年可能搞不定,我中途请了几天假,回来看看你。”
      “要多久才能搞定?”
      “说不准。”
      她沉默下来。
      他以为她不开心了,偏头一看,却发现她已经在打哈欠。
      “很累?”
      “嗯,最近工作忙,常加班。”她起身,迷迷糊糊的样子,像是对一切浑不在意,“我想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伸手,正要熄掉客厅的灯,却见他还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半晌后,他说,“今晚,我留在你这吧?”
      感受到他略显期待的视线,她忽然手足无措。
      “我……”
      过去,两人并非没有同居过,可今晚,她却有些抗拒另一个人闯入自己的私人空间,或许是因为一个人过久了,又或许是因为……
      她咬紧了唇,那副难堪的样子被他尽收眼底。
      良久的沉默后,他放下手中的烟,挂起笑容,“我开玩笑的,走了。”
      披上外套,起身,忽然想起几年前的一个夜晚,也是在这间客厅里,他喝醉了酒,将她按倒在沙发上。
      酒意上头,虽然感觉到她的挣扎,他还是不死心地伸手想探进她的连衣裙内,出言也变得轻佻,“又不是没做过……”
      话音未落,就被她狠狠推倒在地板上。那么娇小的身子,也不知哪来的力气,能推开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
      那一瞬,地板冰凉刺骨的感觉,他至今铭记在心。
      白丹没有挽留,温柔地目送林烨离开。
      门快要合上时,他看着她,忽然觉得,她是那么遥远,像高高在上的女神,凡人不能妄图染指。
      这些年来,他好像得到了她,又好像从来没有真正得到过她。
      铁门在身后发出沉闷的响声,昏暗的走廊里,他按下电梯按钮,看着电子屏上缓缓变动的数字,感觉自己的耐心在一点一点被耗尽。
      这个关头,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喂?”
      “你什么时候回来?”一个娇柔的女声传进耳里,“明天晚上有场子,明少特地邀请你……”
      林烨沉默了许久。
      直到那头的人,有些不确定他是否还在听,又试探着问,“烨少?”
      他拧起眉,按捺住心中的不耐烦,以及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这才慢条斯理地开口,“明晚回不来,你们玩得开心。”
      “那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他装作听不出她话语里小心翼翼的期盼,淡淡地说,“不知道。”
      然后,利索地掐掉电话,不再给对方开口的机会。唯恐拖延一秒,自己心中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就会泛滥成灾。
      与此同时,白丹已经在卧室躺下。
      睡前,她习惯性地看了眼手机,发现有条新消息,来自谢扬。
      ——睡了没?
      她愣了片刻,给出答复,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是他的电话。
      慢半拍地按下接听,“喂?”
      “我在补作业,有几个题不懂,想跟你请教下。现在方便说话吧?”
      听筒里传来他低哑的声音,带点不易察觉的温柔。
      她的心开始狂跳。
      “嗯。”
      接下来,她耐心地为他讲解了十多分钟,直到他说,“懂了。”
      “懂了就好。”她笑了笑,“我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别熬夜到太晚……英语作业拖一天也没关系,我不会扒你一块肉的”
      “你的作业,我怎么敢拖。”他说着,忽然压低声音,“……谢谢你,晚安。”
      她几乎能想象,电话那头的人此时挑眉的模样。
      夜风呼啸,窗帘翻飞,很快将他的声音淹没。
      “晚安。”她轻声回应。
      然后,红着脸,慌忙挂掉电话,缩进被窝里。
      这一夜,每一个梦都格外香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