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第十七章 ...

  •   
      谢扬正玩得起劲。
      噼啪作响的键盘声中,眼看对面的血条只剩最后一点,他的帽子却忽然被人揪起来,勒住脖子。
      一分神,操作没跟上,居然被对面反杀了。
      他咳嗽着回头,正要发作,却迎上一双小鹿般的眼睛。
      “输了?”来人看向他的电脑屏幕,一脸无辜。
      她的脸蛋被风吹得红扑扑的,似是赶得有些急,还在大口喘气。
      “输了。”他不以为意地笑笑,不知怎的,先前那种玩游戏被打扰的不耐烦的情绪,一下子就去无影踪。
      网吧里烟味很重,白丹明显不适应,咳嗽两声,把谢扬拖了出去。
      夜里,街道冷冷清清,街边一排路灯,投下昏黄的光芒。
      冷风中,谢扬打了个寒颤,一月的天,他却穿得很单薄,外套拉链只拉到胸口。
      要风度不要温度,和陈诺一样的坏毛病。
      白丹一边腹诽,一边伸手,替他拉好拉链,“这么冷的天,怎么不多穿点?”
      他沉默地看向她,路灯下,那双棕色的眼睛像块蜜糖,盛满温柔。
      这种唠叨的、关心的话,舅舅偶尔也会说,听在心里,却是不一样的感觉。
      很不一样。
      一路无话,只有风声呼啸。
      白丹微垂着头,紧跟谢扬的脚步。原本,有很多话想要问,为什么翘晚自习?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去网吧?可当真正找到他的时候,忽然又觉得,这些都不重要了。
      至少,他很平安。
      “谢扬。”她忽然开口。
      他在前方的路灯下停住,回头。
      昏黄的灯光将他的脸分割为明暗两面,一面是柔和的橙色,一面是冰凉的夜色。
      谢扬就那么站着,然后猝不及防地听见,夜风里传来她温柔的声音,“生日快乐。”
      声音不大,落在寂静的夜里却很清晰。
      他愕然。
      夜色中,她的脸很模糊,一双眼睛却闪闪发亮,就那么直直地望过来,带点温柔,带点羞怯。
      像邻居家情窦初开的小妹妹。
      他不知道那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于是回望过去,想继续捕捉她的表情,却见她已然恢复平静。
      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
      其实,他一直在等她开口,等她进行一些无聊的盘问,没想到,却等来这样一句话。没有责问,只有关心。
      她真的不像一个老师。
      以至于,他面对她,会肆无忌惮地挑眉——
      “有礼物吗?”
      白丹一愣。
      翘了晚自习,还想要礼物?
      随后扬起手,“爆炒栗子要不要?”
      正想对着他的头敲下去,忽然再次愣住。
      自己纤细的手腕上,一条四叶草手链正闪着细碎的光芒。
      十七年过去,又是一个路口,又是他和她,还有这条手链……
      她的目光变得飘忽,随后取下手链,把它塞进谢扬掌心,“给。”
      “什么?”
      “生日礼物。”
      她说着,十七年前的某一幕又在脑海里浮现。陈诺的手很凉,用力将她的拳头掰开,往她手心里塞了个东西。她错愕地张开手,看见掌心里正静静躺着一条四叶草手链。
      “干嘛?”
      “生日礼物。”
      定神,谢扬就站在身前,若有所思地看她,那双漂亮的桃花眼,与陈诺如出一辙。
      心猛烈跳动起来。
      ……如今,也算物归原主了吧?
      “谢谢。”他说。
      虽然对这些小首饰毫无兴趣,但……这是她送的。
      于是,立刻戴在了手腕上。
      她温和地笑笑,凑近他耳边:“那……现在,我们是不是该来谈谈翘晚自习的事了?”
      他后退一步。
      果然,还是躲不过……
      只好开口,慢条斯理地说,“因为……”
      今天是谢扬的生日,但没几个人知道,如果不是隋雨洁往他抽屉里偷偷塞了贺卡,恐怕连他自己也忘了。
      雪白的卡纸上,有几个端正的大字,写的人像是反复练习过很多次——生日快乐。
      简洁明了,像她的风格。
      窗外,夕阳西下,如同鲜血浸染了天幕。
      课桌上,习题集堆得像座小山。他不停地写,不知何时是个头。
      下课铃响了。
      他搁下笔,心中升起一丝烦躁。
      他的青春,和大部分人一样,坐在教室里,听课、写题,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小小的教室像座牢笼,令人不得解脱。
      收拾完书包,起身离开,路过办公室,透过虚掩的门缝,可以看见白丹正趴在办公桌上备课,神色略显疲惫。
      这世上的每一个人,都背负着自己的任务。她是老师,她要工作,他是学生,他得学习。这些任务像一条条隐形的枷锁,将他们束缚,又逐渐勒紧,让他们窒息。
      期盼的自由,是那样遥不可及。
      就今天吧,放纵一次……
      今天,他想要自由。
      于是,吃过饭,直接去了网吧,戴上耳机,与现实世界隔绝开来。没有文言文、没有函数、没有ABC、没有共产主义……眼里,只剩下自己操纵的角色,以及那些天花乱坠的技能。
      杀人、被杀、杀人、被杀……一波波紧张刺激的团战后,他痛快地呼出一口气。
      这才是青春。
      可惜,还没痛快多久,手机就开始震动。他忙于操作,没有理会,打电话的家伙却不依不挠,折腾了整整半个小时,还不愿罢休。
      直到一局游戏结束,耳机里响起 Victory的声音,他才看了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个陌生号码。
      接通电话,“喂?”
      那头久久没有声音。
      他挂掉电话,手机竟又震动起来。
      “喂?”这次,他有点不耐烦,“谁啊?再不说话我挂了。”
      很快,听筒里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他顿时愣住。
      居然是她。
      谢扬收回思绪,此刻,白丹正拿着他的手机,指向屏幕上鲜红的未接来电,气不打一处来,“你看看,我给你打了多少电话,你居然一直不接。”
      他挑眉,不发一言。
      “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她瞪他,“这么晚了,你人不在,电话也打不通,万一出事怎么办?”
      担心?
      他好像很久没被担心过了。
      “对不起。”他垂眸,“下次不会了。”
      “还敢有下次?”她继续瞪。
      他眼底有了笑意。她平日里总是优雅的、温柔的,唯独在自己面前,会这么不稳重,像小孩子似的。
      但很可爱。
      “不敢不敢。”他举起手,“我保证。”
      “回去记得把落下的作业给补了,”她说,“否则我就……”
      “就怎么?”他不以为意地笑,“就来打我?”
      “你以为我不敢吗?”
      她说着,气哼哼地朝他挥拳,手腕却在半空中被他稳稳握住。
      大男孩的掌心温热,竟让她有被烫到的错觉,心慌意乱间,只听他凑近自己耳边,呵出的热气就一下下地喷在耳后,低声说,“丹丹,别闹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