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第十九章 ...

  •   
      下了近两个月小雨,乌云终于散去,太阳探出头来,清浅的阳光照耀着这座小城,显得温暖而静谧。
      城西,一中正召开一学期一度的家长会。
      白丹路过三班窗前,看见朱红桂在讲台上眉飞色舞,讲台下,学生和家长坐在一起,把不大的教室塞得满满当当。
      视线习惯性地落向某一处,发现谢扬正趴在课桌上睡觉。阳光洒落在他头顶,为细碎的发丝描上柔和的金边。
      他身旁的位置空着……家长没来吗?
      她疑惑着,伸手轻叩窗户。
      坐在窗边的谢扬果然没睡熟,应声抬头,只见白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窗外。阳光下,她的肌肤莹白,像是春日里初融的雪地,细滑、平整,浮动着淡淡的光泽。
      脑海里忽然蹦出一句诗。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
      听讲。佳人用口型对他说。
      他挑起眉,装作不懂,又把脑袋埋进臂弯里。
      昏昏欲睡间,想着,反正,她也不会把他怎么样……
      说不清是哪里来的自信。
      就这样平安无事地睡到散会,同学们纷纷携同家长离开,谢扬形单影只地走在后头,路过办公室,发现门虚掩着。
      拉开一点门缝,就能看见正发呆的白丹。
      她微垂着头,一手托腮,毛茸茸的后脑勺像是某种脆弱的小动物。
      他忽然想吓唬吓唬她。
      推门,悄无声息地走到她身后,凑近她耳边,趁她还没反应,忽然大喊,“喂!”
      那一瞬,她惊慌地回头,猝不及防地撞上他的脸。鼻梁磕到颧骨,带起火辣辣的疼痛,然而,比疼痛更加清晰的感觉是……
      嘴唇上,冰凉柔软的触感。
      时间仿佛凝固了。
      等她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大脑顿时轰隆作响,心底掀起惊涛骇浪。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白丹慌忙后退,想躲过谢扬灼热的视线。他漆黑的瞳仁如同浩瀚的夜空,有奇特的吸引力,让人忍不住要一头栽进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桌上的手机忽然响起来。
      白丹像发现救命稻草般,赶忙按下接听,不一会儿,听筒里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
      “忙完了吗?”
      是林烨。
      她愣了片刻,这才想起,自己之所以还留在办公室,是为了等他接她一块去吃饭。
      努力压下慌乱的心跳,小声说,“嗯。”
      “就去市中心那家海鲜城吧?”
      “嗯。”
      她心不在焉地与他闲聊着,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扫视一圈,却没有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办公室里空荡荡的,仿佛他从未来过,仿佛他们……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心中忽然空了一块。
      这种心绪不宁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林烨说,“我快到了,你准备下来吧。”
      她答应了声,这才定神,收拾东西,起身离开。
      校门口停着一辆熟悉的红色保时捷,车窗里露出林烨的侧脸。他正抽烟,灰白色的烟雾缓缓向外飘散,蒙住他的眼神。
      见她上车,他掐灭烟头,细心地为她系好安全带。
      “上午工作忙吗?”
      “还好。”
      闲聊间,林烨踩下油门,与此同时,校门口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一直默默站在一棵老树下的谢扬也从树下巨大的阴影里走出。他面无表情地望着保时捷离去的方向,耳里,是街边所放的老歌,“我爱的人,不是我的爱人,她心里每一寸,都属于另一个人……”
      他的眼神逐渐黯淡,半晌后,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
      林烨边开车,边用余光瞥白丹。
      往日里温和淡漠的她,今天却不知为何,总是失神。
      相处五年,两人熟悉得如同左右手,她每一个细微的神情,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今天有特价波士顿龙虾。”他忽然说,“你最爱吃的。”
      这个消息并没有让她的表情发生变化。短暂的沉默后,她慢半拍地偏过头,“喔,真的吗?”
      他握紧方向盘,故作轻松地笑,“骗你的。”
      车在海鲜城前停下。
      许久不来,这里依旧生意兴隆。
      这是林烨与白丹认识的地方。来往的人流中,林烨牵住白丹的手,忽然问,“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过来的时候,是坐哪里吗?”
      白丹摇头。
      林烨带她走向角落的一个位置,“我记得是这里。你当时说,不喜欢坐太吵的地方。我印象特别深刻。”
      她说的每一句话,他都印象特别深刻,比如她爱吃口味虾、吃薯条不蘸番茄酱、饭后习惯用绿茶味湿巾擦嘴……那时的他像个毛头小子,留意着喜欢的姑娘每一个细节。现在,在相同的饭馆、相同的座位,心境却与从前大不相同。他们彼此都经历了太多,再也回不到当初。
      沉默地吃完一顿饭,林烨微笑着递给白丹一张绿茶味湿巾。
      她忽然想起他们的初见。
      那一年,白丹二十八岁,一直被催婚。难拂家人朋友的好意,只得去相了几次亲。
      见的都是精英人士,挑不出毛病。只是,事后,每当家人朋友问起她的感受,她竟连对方的模样也想不起。
      只好答,“不合适。”
      一直到林烨的出现。
      那是白丹第四次相亲,地点定在市中心最有名的海鲜城。她一如既往的敷衍,吃过饭,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却忽然被他叫住。
      本以为,他是想提出送她回家。正思考该如何推拒,没想到,他竟不发一言,只是微笑着递过来一张绿茶味湿巾。
      她愣了片刻,抬起头,第一次认真打量面前这个男人。他三十出头,浓眉大眼,嘴角噙着一抹温柔的笑。
      忽然想起朋友之前说的话,“这次这个,包你满意。海龟硕士,外企高管,有房有车,长得也帅……”
      “这么好的条件何必相亲?”
      “你傻呀,人家只是看中了你。”朋友神秘兮兮地凑近,“听说,他以前在一次聚会上见过你,当时就留了印象。回国后,听说你还单身,一直暗地里打听你……”
      能打听到她饭后有用绿茶味湿巾擦嘴的习惯,倒真是有心了。
      白丹收回思绪,擦完嘴,把湿巾扔进一旁的垃圾篓里。一系列动作结束后,林烨自然地问,“我送你回家吧?”
      他的目光很诚恳,却又不会过分灼热,让人感到不自在。
      她一直迟疑。
      他耐心等待着。
      过了许久,她忽然开口,“听说你以前在一次聚会上见过我?”
      “是。”他大方点头,“那时候我在伦敦留学。同学聚会,我喝多了,吐了一地。有个穿白裙子的亚洲女孩走过来,问我需不需要帮忙,”回忆到这里,他笑了笑,吐出一句并不轻浮的赞美,“那一刻,我以为自己见到了女神……以至于这么多年来念念不忘。”
      她听完,低头,认真地回想。
      可惜距离去伦敦留学实在太过久远,许多记忆都已经模糊。对于面前这个男人,更是半点印象也无。
      沉默到最后,她还是败给了他诚恳的目光。
      说不清是什么让自己忽然间做了决定。只记得,当时,她鬼使神差地点了头,跟随他上了那辆红色保时捷。
      人不可能单身一辈子,迟早都得找个伴。
      如果,世界上再也找不到让她心动的人,那么,是不是找个合适的也不错?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