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六章 ...

  •   14岁少年的身体介于孩子与成人之间,但他仍是漂亮的,莲花一样亭亭玉立地站在她面前。
      
      哪吒摘走方相氏的面具,抱她到木榻上压住缠吻。
      
      “你的身体,有些凉……”
      
      “因为我是水族。”白月光探出他肩膀半幅吞咽空气,哪吒低下头颅,小口地在她脖子上啮咬。白月光不以这种把戏为意,内心希望如果他再长大点就好了。
      
      坚实的夯土墙上由简单的几种色彩和朴野的形象记下商人始祖契的诞生经过,契的母亲简狄是有娀氏的美女,为帝喾次妃,相传她偶行出浴见玄鸟堕其卵,于是取而食之,然后怀孕生了契。这个神秘充满浪漫色彩的故事和姜嫄踩巨人足印感孕而生下周人始祖弃有异曲同工之妙,据传姜嫄是帝喾的第一个妃子。白月光认为那不过是殷人周人为美化先祖编造的故事,历史上的两位女主角很可能只是在她们老公眼皮子之外和某个野生美男……
      
      男人……怀孕……糟了!
      
      世人眼中的妖女当得太久,她竟忘记女人和男人同床是会怀孕的!
      
      她是鲛女与龙族的混种,也知道玉帝之女云华仙私配凡人的天庭八卦,可见这个世界人神仙妖之间并不存在生殖隔离。
      
      她皱眉楚楚:“哪吒,我腹痛。”
      
      哪吒抬身吃了一惊:“不会吧,我还没开始呢。”
      
      然后他的右半边脸痛得厉害,哪吒顶着鲜明的五指印委屈:“为什么打我?”
      
      白月光捂着肚子装柔弱:“对不起,一时手滑。”
      
      哪吒面上讪讪的,可能也确实觉得自己欠打。他垂头丧气地穿好衣服,往她手腕上摸了两把,恳切道:“我把巫父叫来,他略懂岐黄之术,虽然有时手段很是奇怪,但也确实治好了一些人。”
      
      白月光软绵绵地钻到他胸口故伎重施:“不要巫父,我有你抱着就好了。”
      
      哪吒果然受用,抱着她语无伦次:”好,好,不要他……”
      
      白月光沉吟:这个哪吒,若是一国之君八成是个昏君呐。
      
      哪吒提议:“你腹痛,我给你揉揉好不好?”
      
      “好啊。”她娇滴滴地说。
      
      他认认真真,心无杂念,一片赤诚地给她揉肚皮。
      
      不多时,哪吒红着脸推挡她四处乱贴的吻:“既然不愿意,你就不要……不要……不要勾引我了。”
      
      “你真好勾引。”白月光在他脸上又饮又啄,她爱死他一脸不要不要欲拒还迎的样子。
      
      哪吒招架不住,决定遵从内心欲求又竭力做得委婉:“肚子还痛吗?如果不痛了……”
      
      白月光惬意地将他一推:“我要走啦,走啦,不然,不然……”
      
      “……不然京文又要发疯啦。”
      
      “京文”二字出口,哪吒面色旋即大变:“你的哥哥,他对你的感情不正常,知道么?”
      
      白月光掰掉他扣在肩上的指掌:“我知道,但他很克制,不像你。”她说着捂住嘴巴,只露出一双笑眼。
      
      “不像我?”哪吒呆滞地重复,“原来我不如他。”
      
      “他好美色,但和他父亲不同,京文从不强迫谁,我若不愿意……”白月光阻住接下来的滔滔不绝,因为她看到哪吒一脸要吃人的表情。
      
      “黑化啦!”她“咚”的蹦下床榻,夺路而逃,
      
      “砰!”木门轰然大开,一个少女气势昂扬地站在逆光处,“呔!抓到了!”
      
      然后她看到衣衫完好的两人和哪吒脸上尚未褪干净的指印,这倒不是白月光下手多重心肠多狠,只能怪哪吒皮肤太过白皙,体质使然。
      
      小赢击掌放声大笑:“竟没成么,哪吒,你真没用!”
      
      但她很快止住笑声,捂脸讪讪地退到一旁。
      
      哪吒的母亲素知夫人正站在门口,她虽嫁到外服,但仍作殷商高级贵妇打扮,一袭华饰大衣配以极宽的腰带蔽膝,两鬓秀发披肩上卷,双耳佩珥,高耸的发髻上插了至少十枚玉笄。
      
      哪吒连忙迎前:“母亲。”
      
      夫人微微颔首,向贴着墙根躲在阴影里努力降低存在感的白月光张望。
      
      “吾小儿无知,冒犯了贵主,请贵主饶恕他的罪过。”夫人说着,在她面前正襟一跪,双手触地行了个大礼。
      
      先秦时期的跪拜更多是一种普通的坐姿,没有明显的等级区分或人格卑微色彩。无论宫殿庭堂还是官府民宅都无高足家具,人们不分贫富贵贱地在地面铺设的席子上席地而坐,贵族顶多在下面加个榻。即使是君主与臣下面谈双方也都是这种跪坐,而且表示敬意时会彼此互拜。
      
      故哪吒只是觉得母亲的行为有点烦人,但对殷人礼俗尚不了解的白月光难免吃不消,合欢宗的特殊性质令其内部不存在严格的尊卑等级,她前世今生从未跪过何人也未被谁跪过。
      
      白月光提起裙摆一溜烟窜出房门,她做好了再与那四个头骨打照面的准备,但仍被跪坐在外的一名瞽叟吓了一跳。
      
      瞽叟强睁着一双翳白空洞的眼眸用仅剩的光感“看望”她的方向,螃蟹腿般的手里握持一枚六孔陶埙,陶埙通体褐黑,大如鹅卵,因主人常常爱抚吹弄而光可鉴人。
      
      少女小赢扶起瞽叟嗔道:“巫父,你挡到人家的道啦。”
      
      原来他就是巫父。
      
      小赢一双大眼直勾勾地盯着她:“哪吒可真招人喜欢,连东海君的女儿都能为了他上岸,但是你真美啊,你的衣服是用鲛绡做的吗?”
      
      “我不是他的女儿。”白月光心口蓦地一痛,离开前背身叮嘱她,“不要和敖丙胡缠,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赢乐了:“你怎么这么说自己哥哥?”
      
      “三公子。”巫父缓慢的声音阻住哪吒的脚步,“你忘了炎帝少女的教训吗?离大海太近是会招来灾祸的。”
      
      哪吒示意:“你善卜筮,为什么只说我呢,你一定知道这丫头在外做了什么好事。”
      
      “我怎么啦?”小赢跳将起来,“哪吒,原来你也好美色呀,我一直以为你有疾呢。”
      
      哪吒横眉一怒:“我会去海边,还不是你害的,不然我会遇到她?”
      
      小赢被他吓住,小声争辩:“你不是该感谢我么,为什么凶我?”
      
      “你们是天生一对,可不要吵架呀。”素知夫人温言说和,她认为这二人突如其来的情感问题只是源于一时冲动,从大禹涂山氏至云华仙子和杨君,古往今来的异族婚恋无有好下场的。
      小赢不屑一顾:“不敢不敢,哪吒病得太厉害啦,他早晚会心碎的。”
      
      “为什么?”哪吒傻傻地追问。
      
      “因为——”小赢嘶声道,“龙性本……”
      
      敖丙气势汹汹地堵在她先前离开的地方。
      
      白月光倒吸一口凉屁,然后坦然面对他的问责:“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我有权利……”
      
      “我今天不追究你找哪吒的事。”敖丙摇摇头,从身后拖出一具似人又不是人的庞大骨架。
      
      白月光颤巍巍地打量血淋淋的尸骨:“你的……晚餐?”
      
      敖丙大吼:“你仔细看看它像谁!”
      
      那张血盆大口确实令她熟悉难言,白月光小心翼翼:“难道是……我们的爸爸?”
      
      敖丙咂嘴:“你想私会哪吒自己离开就罢,何必施给他定身法,害他被海鱼食蛀一空?”他捧着她的脸蛋痛心疾首,“你可知道,你这是要向玉皇大帝谢罪的!”
      
      白月光惶然摇首:“我不知道,我也想不到夜叉的肉居然能吃。”
      
      “小乖乖,不止夜叉的肉能吃,你的肉也能吃。”敖丙狠狠研磨上下两排白牙,“但是,谁让我爱你呢,现在,让我们把李艮的尸骨埋了,千万别叫父亲发现。万一被发现……”敖丙阴森森在她耳边嘶声道,“就说是哪吒干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