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原来缠在他腰上的那块红绫是个法宝,白月光伏在地上努力抬起头,看到他的裤子正牢牢被一条蓝色罗带系着,不由遗憾地撇起了嘴。
      
      红绫蛇行缠绕她的肢体,冰凉凉地在肌肤上游走。哪吒是无意,但这勾起了白月光的某些回忆。
      
      低声:“小色鬼。”
      
      哪吒收敛笑容:“你说什么?”
      
      白月光索性翻过身来,正对他稚气未脱的面孔提高声音:“我说,你是小色鬼。上午才见面,这么快就想我了?”
      
      哪吒的脸立刻变成了桃花的颜色:“谁是色鬼,谁想你了?”
      
      她不怀好意地盯着某处:“你可是起反应了哦。”
      
      “我没有!”对方矢口否认,但他不自觉放在小腹的手出卖了他,哪吒正色改口,“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嘻嘻嘻嘻……”
      
      他阴沉地俯视她:“不许笑,不然我让混天绫把你的骨头一寸寸捏碎……”
      
      原来这个法宝是混天绫,白月光暗暗记下。
      
      “假正经!”她超大声地喊。
      
      哪吒又显出十分焦躁的神情:“你别瞎叫,不然我永远不会放了你。”
      
      白月光眼睛一亮,声音娇滴滴的能掐出水来:“永远不放了我?”
      
      哪吒虚脱地单膝落地。
      
      白月光继续嘴贱:“你是要求婚?”
      
      哪吒却一声不吭,拉扯着她衣襟坐起来与其平视:“我托你的事,做了没有?”
      
      白月光看到哪吒一双乌中泛蓝的眼睛,他白皙的眉心有道细长的血色竖痕,听说那是他出生时父亲李靖一剑砍的,于是颜色诡异的疤痕留存至今。
      
      白月光早在哪吒尚是其母腹中胎动的血肉时就听过了他的故事——谜一般的托生、他作为灵珠子的前生、阐教、昆仑、他的师父,后来又听说素知夫人熬足三年零六个月才将他诞下,之后身体便一直不怎么好。
      
      哪吒目光闪烁,声音居然在发抖:“回答我,我在问你话。”
      
      白月光大奇:要害怕也该是她害怕吧。
      
      她纳闷地看着他:“你放了我,我就告诉你。”
      
      身上的混天绫有所松动,哪吒稍稍后退,别过脸去。
      
      “你的心真软!”白月光老毛病又犯,八爪鱼一样缠上去到他耳边呵着气,“京文他说,你不过是个不懂天高地厚的毛孩子,哪吒,你是毛孩子吗?”
      
      哪吒紧紧闭上眼睛,白月光伏在他胸口倾听片刻,抬身去捏他的脸:“京文他太小看你啦,你不是毛孩子了,嘻嘻……”她意有所指,“哪吒,你为什么闭着眼睛呀,我有那么可怕吗?你刚才不是很威风么……”
      
      哪吒艰难地睁眼,仍不正面迎她,白月光兴致勃勃地搂着脖子亲吻他白皙优美的侧颜,看到他喉头滚动,预备再吻嘴角惊觉对方几乎未曾挣扎,反而垂手一副引颈就范的姿态。
      
      这少年的动机一下子变得耐人寻味起来。
      
      “妖女!”哪吒突然把她推到地上,“妖女妖女妖女!”他羞辱又失望,眼睛满裹泪水,他这辈子从未感觉如此挫败。
      
      白月光的良心被打动,到嘴边却成了:“你是真的正经,行了吧?”
      
      哪吒拾起混天绫,头也不回地走了。
      
      “嗨!”白月光提着裙子站起来,在原地欢快地蹦跳,“你还来吗?你下次还来吗?你明天来不来?”
      
      “哪——吒——”她长长地叫他的名字,然后喧闹地欢笑起来。
      
      直到他的身影望不见了,她才转身,看到波光粼粼的水上有个丑陋的深蓝色东西在探头探脑。
      
      “李艮,你在这儿做什么?”
      
      那怪物从波涛上立起来,握持大斧连连向她作揖:“贵主恕罪,贵主恕罪,小的只是路过,什么都没看到。”
      
      “你就是看到了又怎样?九湾河离陈塘关近,你以后别来这边,免得吓到人。”白月光朝他龇出嘴唇的黄色獠牙望了一眼,胸口一阵翻涌。
      
      十分腥臭……还挂着红色的肉丝。
      
      “是,是。”李艮点着大脑袋,潜入水下。
      
      涿鹿之战后龙族接受天庭招安,昊天上帝御笔将一批来自西方的夜叉赐下东海,李艮是这批夜叉鬼之首,也是唯一有名字的。玉帝此举本身比较耐人寻味,故敖光等人对他们并不关心,当然也不敢得罪。
      
      后世小说家言的海底龙宫世界,什么虾兵蟹将王八丞相,显然是仿照的人间封建社会等级制度,而上古殷商时代的龙族还未从人身上学到更多东西,过着相对原始的兽性的生活,鱼虾蟹蚌在他们眼里仅仅是食物而不是可供驱使的兵卒手下,他们同样也不知差遣这批丑陋的夜叉鬼怪,故他们名义上做的是巡海的工作,实际无所事事,甚至兴风作浪,抓食出海的人族。
      
      换在从前,白月光会毫不犹豫地将之铲除,但在这个世界她感到无能为力,不仅是因为她无法时时将他们纳在眼皮子底下,更因她透过距今并不久远的神的事迹,甚至从冥冥之中感知,这是个刚翻过“创世纪”篇章的新生世界,天地秩序四方流散,仙神妖鬼界限模糊善恶难分,与之相对的,人间父系秩序大局初定,母性的力量却随娲皇的陨落重重地损伤了。
      
      白月光在九湾河底一夜好眠,黎明醒来去找那几座漂流不定的仙山岛屿,她吃不下海里的血食,便采朱果仙桃度日。瀛洲、蓬莱、方丈三座仙山地物丰厚琳琅,珍禽异兽种目繁多,甚至居住着不少羽衣仙人抑或什么类人的奇特物种,他们生得美貌,性情通常很和善,声音优美比天籁,可惜讲的话她一个字都听不懂。幼年流浪时她初次登上那三座岛屿的其中之一,一名好客的羽衣少年帮她摘了好多有甜味的仙草花果,可把她高兴坏了。大哥哥甚至编了个精致的篮子,殷勤地把水果洗净剥皮,待她美美地吃完,他将她抱到了一早就铺好的草床里。
      
      这场惨案以一名突然扑出的羽衣少女将他一顿乱打作结,那少年从此萎靡不振,哪怕她身形抽长为曼妙少女,他也不敢接近她一步了。
      
      白月光今天运气不好,她游遍半个东海,运极目力,至黄昏仍一无所获,一天就这样浪费掉,还差点被心情恶劣的柏鉴逮到。柏鉴是轩辕黄帝手下大将,因大破蚩尤被火器打入海中,千年未能出劫。他作为古神即使身死化作飞灰,英灵力量亦不容小觑,即使是敖光途经他受困的海域,也是要远远地绕开的。
      
      她百无聊赖,捡回昨日落下的海螺(居然还在原地?!),浮出海水面向西方如血的残阳,用力地往里鼓气,海螺发出的尖利啸叫将她吓了一跳。
      
      白月光嘀咕一声,敖光出其不意地出现,这下不止是吓一跳了。
      
      “月儿,听说你昨天见到了那个哪吒?”
      
      “偶遇而已。”白月光转身不去看他,假装对手里的海螺大感兴趣。她怀疑李艮跟他打了小报告,委实吃饱了没事干。
      
      越是不负责任的父亲,越是喜欢耍弄权威。敖光挥手打来一道禁制迫使她转身,白月光恼怒不驯地瞪着他,当初敖丙化形是照了他爹的样子,他俩长得很像,但久之相由心生,比起头脑子简单的敖丙,敖光的眼睛深不见底,不言笑的时候显出十分的冷酷。
      
      “离他远点,无事不许上岸。”
      
      白月光顶嘴:“你为什么不管管你的好儿子呢,他最近换了新口味,和哪吒的族姊搞上了,我看早晚要出事!”
      
      “京文比你大,他有分寸。”
      
      白月光·气坏了:“啊——你双标!”她冲破敖光的禁制,举起海螺对他一顿猛吹,刺耳的声音令敖光白玉色的脸变成了比晚霞还要红的猪肝色。
      
      她溜之大吉,敖光一拂袖,骂:“小冤家!”
      
      旁边青君窃笑:“你自找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