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第二十二章 ...

  •   如果算上哪吒作为灵珠子的前生,他该是天化的师兄。但今生的哪吒又比天化小了一两岁,黄天化便理所当然地把哪吒视作自己的师弟了。
      
      两个少年真可谓一见如故,相见恨晚,加之哪吒是天降的救兵,他的到来让前路更加确定,老黄一家老小围着哪吒说长道短,嘘寒问暖,大有收他做干儿子的架势。
      
      月光向他呆望,恍如隔世。莲花重生的哪吒,容貌看似没有任何变化,长发依然披肩,用红绸结成两个总角,唯一陌生的,是他身上的水合道服,彰显身份的道袍把他与陈塘关的红尘俗世割裂开来。他眉宇舒朗,态度从容地与黄家人谈笑风生,月光心想,这才是他,这才是他想要的……
      
      如蝉蜕去浊秽的外壳进入生命的更高级形态,哪吒舍弃父母精血给养之肉·身破开家庭樊笼,他终于获得自由了罢。
      
      但他分明离她很远了,就如黄天化与生父相认后,她莫名与之产生距离感一样。
      
      这天底下就是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和十全十美的人。
      
      月光猛然想起一桩事,如果按哪吒说的,白鹤童子跟踪了他们一路,那么她和天化在船上……可恶!
      
      她又想:太乙说得对,我若对哥哥有义,就不该再和哪吒有什么,否则就是与自己为难,又让大家为难。
      
      她也想起当时女媖始终没有正面回答她敖丙是否死去的问题,稀里糊涂地就那么被带过去了。
      
      “小月亮。”黄天化终于把她想起,拉她到僻静处,“我知道哪吒与你东海有怨,但他已以性命相抵,你不要和他计较了好不好?”
      
      月光道:“你多虑了,我对东海没有感情。你知道,我是鲛女的孩子,而非纯正的龙种。我听说鲛女其实是不愿意和敖光……否则她也不会把我舍弃了。”
      
      这是天化第一次听她正面谈及自己的身世,心生怜惜地抚摸她的发顶。“你真好。”天化紧紧地拥抱她,“听说哪吒是为给他喜欢的姐姐报仇才杀了敖丙的。”
      
      喜欢的姐姐?月光酸酸地看着他。
      
      黄天化白日里尝到了甜头,对她的身体格外有感,也很主动,低头从她嘴里窃了几口香津,渐入佳境。月光在心里骂一句狗男人,把他推开:“我不想在荒郊野外……”
      
      天化兴致不减,千央求百央求,她仍不肯,他不好真的强迫她,只得搂在怀里缠磨勉作抒解,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清早起来,队伍里多了头雪白色的麒麟,大家先惊后喜,麒麟毕竟是祥瑞的吉兽。天化认出那是青峰山的玉麒麟,也许清虚道德真君一直在暗处看顾着他们。
      
      队伍里有坐骑的仅黄氏一干人与黄门四秀(周纪、龙环、黄明、吴谦),四十黄门武士皆步行相随。黄飞虎把幼子天祥抱到自己的五色神牛上,与天祥共乘的黄天爵则被赶去二叔黄飞彪那儿,这才给给哪吒匀出一匹马,哪吒推辞不过。
      
      月光拥有与黄天化共乘玉麒麟的殊荣。
      
      麟、凤、龟、龙自古被誉为四灵,而麒麟一族性情温和,身怀强大法力却从不伤害人畜,也不践踏昆虫花草,故被世人称为仁兽。也许正是因为太“仁”了,所以经常被神仙骑,其余三族若是技不如人也会沦为坐骑。从前她很不理解,在自己的同胞被做成瑶池盛会上的一道大菜(龙肝凤髓)的时候,敖光是怎么做到向天庭称臣并处之泰然的,直至她亲眼目睹陈塘邑人的祭祀,突然茅塞顿开,如果人族能毫无心理负担地任一部分同胞被奴役,被屠杀,龙族为何不行?
      
      她所来自的修真.世界的人类相对“文明”,至少大规模的人牲血祭业已淡出世人印象,但国与国、族与族,门派与门派的杀伐纷争仍可谓家常便饭。
      
      龙也好人也罢,说到底,大家本质上无有分别。
      
      河伯的四龙车驾,她不也做到了“处之泰然”么。
      
      黄天化驭使麒麟在队伍最前方,不急不缓地行进。
      
      月光突然发一问:“天化,你的玉麒麟能变人么?”
      
      “师父说,麒麟一族能化人形的很少。”
      
      “它若能变成人,你还骑它么?”
      
      天化戏谑地闷笑:“那自是不好意思了。”
      
      她莞尔:“你也知道不好意思?”
      
      “如果是你,还是好意思的。”
      
      她秒懂,不甘示弱:“我若变回原形足把你一口吞下,你最好对我客气点!”
      
      天化下巴在她发顶轻轻一碰:“一口吞下岂不浪费?我望你把我咬烂了,嚼碎了,和着血,混着骨,细细地品尝,一点点地咽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一路西行,非止一日,前方出现一道黑线,正是张奎与其妻高兰英驻扎的渑池,黄飞虎带领队伍取道林中小径绕城而走,有惊无险地渡过一关。
      
      黄昏时分,众人在树林边缘驻扎造营,月光空着两手无所事事。
      
      肩背寒意丛生,她用余光发现哪吒靠着一根树向她凝望,神情若有所思。一直以来,哪吒确实表现得一副与她素昧平生的样子,她也竭力避免与之交谈。
      
      她薅下玉蝉,在手心紧了又紧,胸口一阵酸疼,以堪称义无反顾的心情将玉蝉用力丢至远方点染着枯黄色的草丛。
      
      别了……她默默地想。
      
      一个黄色生物“嗖——”窜了出去,又“嗖”地跑回。
      
      小黄狗把这个疑似受了诅咒怎么也甩不掉的玉蝉吐在她脚边,摇摆尾巴快乐地吠叫。
      
      “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要丢掉?”问话的是个年可二十许的黄门少年,身材十分高壮,头佩绿色抹额,长发凌乱遮挡住一目,却愈衬显目光灼烁如流星。
      
      月光在心底赞叹一声,道:“不高兴时就想丢东西,狗是你的?”
      
      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有些拘谨:“小宝。”
      
      “几岁?”
      
      “十七。”
      
      她拾起玉蝉,顺便揉把小狗毛乎乎的脑袋:“你的名字又是什么?”
      
      “它叫大宝。”
      
      她感叹:“好久未听过这么接地气的名字,比什么丹朱晧髯哪吒黄天化亲切多了。”
      
      少年抱起小狗:“仙子,我不能再和你说话,大公子要杀人了。”
      
      小宝一溜烟跑开,月光旋身即见黄天化的大脸。
      
      天化阴沉地以一种命令式的口气:“以后未经我同意,不许和别的男人说话。”
      
      月光嗤之以鼻:“你没事吧?”
      
      天化:“我没事。”
      
      他俩不欢而散,哪吒走上前来:“天化,你不能这样,她不是私物,你不可能将她如钱币时时放在你的口袋里。”
      
      黄天化发足踢飞一颗无辜的石子,咕哝:“白鹤讨厌,河伯讨厌……”
      
      “漂亮的女子是非多,即使她不去勾汉,汉子也会来勾她,这没有办法。”
      
      “哪吒,你也觉得她漂亮吗?”
      
      哪吒道:“那当然,我又不瞎。”
      
      黄天化笑嘻嘻一拳打在他肩膀:“那我看你还是瞎了好。”
      
      月光跑去跟黄飞虎直言不讳:“你手下里的那个小宝长得好俊,身体也很结实。”
      
      黄飞虎不疑有他,和善地笑笑:“小宝是商王俘获的羌奴,本该用于祭祀,我见他根骨奇佳,是习武的良才,有意纳入黄门,便用家里另一个奴隶与商王作了交换。仙子,你若喜欢他,我就将他送你。”
      
      月光张口结舌,不懂黄飞虎的意思。黄天禄趁机拖住她的手晃晃:“龙女姐姐,我也很俊,我的身体也很结实,考虑考虑我呗。”
      
      黄天爵甩来一记眼刀:“当心挨大哥的揍。”
      
      她对黄飞虎苦笑:“人怎么能随便送来送去?”又抽手对黄天禄假笑,“你年龄太小,待毛长齐了再来找我。”
      
      这件事传到黄天化耳里,他又坐不住了:“你怎么对那个小表这么上心?”
      
      “人家叫小宝。”
      
      “好吧,小碧。”
      
      “小宝。”
      
      “小池。”
      
      “小宝!!!”她扑上去将黄天化一顿乱打,黄天化挨了打反而开心地笑出来,真是天生的欠揍。“小宝长得像我弟弟嘛。”她随口胡扯。
      
      天化怒了:“你可以当我瞎,但不能当我是傻子,你分明是敖光最小的女儿,如今更是独女,哪来的弟弟?”
      
      “呃呃,上辈子的弟弟。”
      
      旁边的哪吒:“什么?你是敖光的女儿?!”
      
      天化以头抢地:“我这张嘴啊——”
      
      原来搅和了半天,哪吒竟还不“知道”她是东海龙王的女儿。
      
      他的杀气绕梁数日不绝,期间没人敢和他说话。直待临潼关那不起眼的土城墙出现在人们视野,哪吒的面色终于缓和了一点点。
      
      天化与她策骑玉麒麟走在队伍最前方,此时夕阳斜照,映得他们脚下的土路一片通红,天化望城兴叹:“这道关卡是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了。”
      
      然后他听到月光低低说了一句:“他们来了。”
      
      月光身为龙族,五感比他敏锐得多,果不其然,临潼关土城的方向扬起大片在夕阳下仿佛血色的尘土,虽然这个时候的通讯并不发达,商王身边暂时也无替他飞天遁地快速传信的截教异人,武成王一家叛出朝歌的事情目前尚未闹得天下皆知,但黄飞虎辅佐殷商数十载,他的模样谁人不识,即使不记得他的长相,他的坐骑——赫赫有名的五色神牛亦是错不了的。
      
      临潼关土城前巡游的士卒,望见一大批人马远远迫近,岂有不上报的道理。
      
      黄氏一干人等早已勒马停在当地,四十黄门武士抽出武器预备迎战。
      
      对方为首的是名头发花白的老将,正是与黄飞虎之父黄滚有一拜之交的张凤,论辈分黄飞虎还得叫他一声叔。黄飞虎忙催五色神牛上前行了个礼,但张凤看到他带着如此之多的人马,兄弟儿子一个都不落下,心中立刻有了计较,一双老眼严厉地瞪了起来:“黄飞虎,你怎么……你难道是……反啦?”
      
      黄飞虎沉声承认:“是,我背叛了殷商,但是商王对我不起在先……”
      
      张凤脾气火爆,未等他说完便大声嚷嚷起来:“王如何对你不起?你身为朝臣,王破例授予‘武成王’之位,满朝荣华尽归你黄门。你黄氏祖上并非殷人,却享国恩200余年。黄门七世忠良的美名,难道要葬送在你的手里?黄飞虎,还不快快下骑受缚,让我将你等押解朝歌,兴许帝念你往日功劳,恕你一时糊涂,饶了你全家性命。”
      
      黄飞虎听到“七世忠良”不禁冷笑一声,这四字在过去是每一个黄门子弟引以为豪的铭牌,但在殷人甲士向武成王夫人举起斧钺的那刻便俨然成了一幅不堪其苦的讽刺画。
      
      他忍下怒意,大睁的眼睛浮上一层淡红:“张凤,如果是你自己的夫人妹子在祭祀场上为殷人屠杀,你会怎么做?”
      
      张凤愣了一下,脱口而出:“真没想到……”
      
      “个中细节,我不愿再提,也不忍回忆。张凤,今日你放我出关,来日我必报答。”
      
      综合实力己方有绝对优势,但黄飞虎希望尽可能以语言打动对方,毕竟自己曾为殷商重臣,对方亦与父亲交好,他不希望张凤死在自己手下。
      
      然而张凤并不这么想,他若放黄飞虎一行人出关,其罪等同叛国,商王怎可能饶恕他?在脑子里勾勒了一圈自己受炮烙、烹杀、饲狮等酷刑而死的惨状后,张凤打了个寒噤,他掩饰住恐惧,声音愈发高亮起来:“你夫人为大商的神灵相中,是她的荣耀,你怎可认为是王负了你?即使王真负了你,为人臣子,王要臣死,臣岂有不死的道理?”
      
      月光被他的价值观惊呆了:这不是奴隶,这是奴才。奴隶尚知反抗,奴才可是从奴隶日子里咂摸出甜味来了。
      
      此时,黄门众皆被气得说不出话,哪吒亦是忍无可忍,冷笑:“你这人奴性怎么这么重,殷商的神灵是个什么东西,我怎么从没听说过?依我经验,神灵未必正确,神也可杀,若神灵贪索无度草菅生命,就杀了换个新的,和人间改朝换代一个道理。”
      
      “黄口小儿,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张凤被哪吒一番“经验之谈”唬得一抖,见眼前的少年容貌绝俗,周身有红缎飞舞,断定他是仙人,心想难怪黄飞虎这么有底气。
      
      哪吒提醒:“你系张氏,那便是出自姬姓,说起来岐周王室跟你五百年前是一家,要不要随我们一道回去认祖归宗?”
      
      黄天化森冷地盯他一眼:“不然,也许哪天殷人的神灵也相中你了,不过张老将军既认为是荣耀,必定会感激涕零地赴死吧。”
      
      月光:“能不能直接开打,又不是打不过!”
      
      

  •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小宝,小宝……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