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第二十三章 ...

  •   “好无法无天的丫头,也敢说话!”张凤吼了一声,将所有的怒气倾向距他最近的黄飞虎,手中铜刀挟着劲风朝对方当头劈下。
      
      但黄飞虎只是用腿轻碰五色神牛腹侧,神牛往旁边一跳,便躲过了这一击。
      
      身后的黄天化微微倾身到她耳边:“你看,果真是老了。”
      
      黄飞虎迅速摘下挂在鞍侧的铜枪,但未等他自己出手,就见眼前疾飞过一道金光,只听“当”一声巨响,张凤被震得气血翻涌,险些堕下马去。
      
      哪吒抬臂截回乾坤圈,沉声:“不想死就退回去。”
      
      “张老将军!”黄飞虎急忙趋前,“我不愿与你为敌,只求你放我一家人出关。”
      
      “咳,黄飞虎,你是商朝的支柱……”张凤提刀费力,仿佛生了大病,乾坤圈是天下至刚之物,纵使哪吒手下留情,但这一击也足让年事过高的张凤受了不小的内伤。
      
      黄飞虎摇摇头:“求你放我们出关。”
      
      张凤苦笑:“你有神仙相助,凭你之能,还需求我么?”他话音一落,便身形摇晃,当真从马上堕下,后被几个反应迅速的部下托住。
      
      黄飞虎看哪吒一眼,不知是惊于他本事厉害,还是怪他下手过重。
      
      “武成王,你们先进城,我留在这儿看着他们。天化,关与关之间,必有信使互通声气,我恐他们联合起来,人多难以应付,你先去前方查探一番,看有没有到潼关通风报信的人。”
      
      “还有你——”
      
      “我?”月光指自己。
      
      哪吒面无表情:“你护送黄将军等人出关。”
      
      月光:“你太看得起我了。”
      
      哪吒扭过头去。
      
      黄天化笑:“你还挺会发号施令的,行,就依你说的,我去前面看看。”说罢化光遁去。
      
      张凤暗暗称奇,黄飞虎的队伍里竟不止一名神人,他不认得那名化光飞去的少年,但他长得与黄飞虎又实在相像,难道……黄飞虎看出张凤的心思,牵引缰绳走动两步:“他是我当年走失的儿子天化,如今拜在阐教青峰山仙人清虚道德真君门下。”又跟他介绍月光,“这位仙子乃东海龙君敖光之女。”
      
      哪吒殿后,把张凤及他带出的三百人马挡在城外,月光就这么与黄门众大摇大摆地进了城。
      
      月光独霸玉麒麟,往麒麟肉角上轻轻一拍,教:“玉麒麟,快些跑!”
      
      麒麟稍稍加快速度,但未几又慢下来,不急不缓地小跑前进。
      
      一道黄色影子超越了她,伴随众人的笑声,她听到小宝在后面叫:“大宝回来!”
      
      她自言自语:“连只小狗都跑不过。”
      
      黄飞虎与她并驾齐驱:“天化的玉麒麟过于温和,不适合骑着上战场,我见过闻仲的那头墨麒麟曾把商王百兽园里的一头白狮撕咬成碎片,端的是凶猛无比。”
      
      月光道:“麒麟一族本就是温和的,闻仲的那头……恐怕是混进什么凶兽的血统了。”
      
      这座土城为屯兵守关而建,城里除却练兵的校场和一排排简陋的土房再无他物,一派荒凉单调景象。
      
      月光跳下玉麒麟捉住跑到近前的小狗,小狗热情地摇着尾巴,用暖烘烘的舌头舔她的手。它身上的气味很不好闻,月光施予一个清洁的法术,高兴地递还给小宝,她垂目看到小宝系在腰带上的一个大红葫芦,正要问句什么,前方突然闪出一批人马,未待众人反应,为首的一名高瘦武将敏捷地下马拜倒,神情极是激动:“黄将军,您可还认得我?”
      
      黄飞虎一怔,想了起来:“萧银,你怎会在这里?”他回首命令众人,“放下武器,他是我从前的部下。”
      
      萧银道:“黄将军,一别六年,我现在在张凤手下做副将,不想在这儿又见到将军,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示意黄飞虎身后的一干家小和护卫,任是傻子也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当黄飞虎把对张凤说过的话再与萧银简短地复述一遍,萧银当机立断:“黄将军,那咱们是没时间叙旧了,我这就开角门放你们出关。毋用担心,留在城里的多数是我的亲信,有我命令他们断不敢横加阻拦。”
      
      黄飞虎急急问:“张凤那儿你如何交代?”
      
      萧银慨然一笑:“有仙人坐镇,我怕什么?当年您在东夷战场上屡次救我的命,如今终于有机会报答了。”
      
      一路果然顺畅无阻,萧银送众人出角门,只叮嘱了一句快走便拨马回城。此时天已擦黑,哪吒在大后方拦截可能的危机,黄天化迟迟不回,飞虎不敢怠慢,命所有人沿长道疾行,直至看不到临潼的土城轮廓为止。
      
      他们在路边稍事休息,小宝的同伴与他说:“那位龙神仙冲你笑,她的眼里有秋波呢。”
      
      另一黄门少年道:“我听到她向主人夸你长得好。”
      
      小宝摸摸脸:“我这等人,长得好又有什么用。”
      
      两个同伴不明所以地大笑。
      
      哪吒与黄天化几乎同时回来,两人面上都是眉飞色舞的。哪吒说你们猜怎么着,那个萧银居然直接把他顶头上司张凤老将一刀砍了,又杀了好几个忠于张凤不肯屈服的;黄天化则果然在路上捉到信使,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趁夜直接飞到潼关杀了守将陈桐。
      
      “他的火龙标不错,可惜没我的剑快。”黄天化跟父亲炫耀战功,呈上他缴获的战利品,黄飞虎一看果真是陈桐的火龙标,细问经过,天化说那陈桐本欲脱衣睡觉,见有人闯入且来者不善,第一时间祭出他的看家宝贝,却被天化用一只花篮收走。再眼前飞过一道光华,须臾间身首分离。从头到尾他未有机会发出一声,而和他同床的一个女人早就吓得昏死过去。
      
      几个叔叔纷纷大侄子长大侄子短的夸他好本事。
      
      “潼关群龙无首,必成一盘散沙,我因急着回来就没去穿云关杀他的兄弟。”
      
      哪吒道:“潼关的人发现他们主子死了,必去穿云关通报守将陈梧。待我们赶到,只怕两个关的人马早已集结起来等着对付我们了。”
      
      黄天化轻描淡写:“人再多也不敌我轻轻一剑。”他对黄飞虎微笑,“父亲,我一定安全护送你们到西岐。”
      
      月光听那俩人汇报完战绩,找了个角落小憩。天化未提那信使如何,估计也是被他杀了。
      
      天化期期艾艾地跟过来,手里提着那口让陈桐毙命的长剑。
      
      月光警惕地看着他:“你要做什么?”
      
      天化在她身边坐下,爱惜地抚摸寒光湛湛的剑身,言此剑是青峰山镇山之宝,非铜非铁非金,乃是乾元百炼精,名曰“莫邪”,光华闪出,人头即落。
      
      “然后呢?”
      
      天化笑:“其实,当年师父铸造了一对夫妻剑,雌剑是莫邪,雄剑叫干将。”他挠挠头,“早知道我就用干将了,干将厚重,莫邪轻巧,适合你们女孩子。”
      
      月光问:“干将莫邪是情剑?”
      
      “没错,它们有灵性呢,师父说我带走了莫邪,干将会想它的。”天化眼睛放出光彩,“等我问过师父的意思,就把莫邪送你,我用干将,这样它们就不用分开了。师父一定会同意的。”
      
      她说:“你把莫邪收起来吧,怪危险的。”
      
      果如哪吒所言,潼关几成空城。
      
      这几天,月光的冷漠令黄天化十分焦躁。“你怎么老不说话,是不是怪我……”
      
      “怪你什么?”她掰扣紧在腹部的黄天化的手,无果后作罢,“我从没杀过人。”
      
      天化松了松力道:“杀人本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事,我也是迫不得已。”
      
      “我在东海的时候,因为贪玩,给一个奉命看守我的夜叉施了定身法,结果他因毫无反抗之力被海鱼吃成空架子,吓得我好几天没睡好。”
      
      黄天化大笑起来:“想不到你也是这么刁蛮的,说说看,你在东海是不是还稍不顺心就打骂手下的鱼奴虾婢?”
      
      月光有些生气:“龙宫不蓄奴(毕竟都直接吃掉了),夜叉是玉帝赐给东海的,但我们很少使唤他们。”
      
      天化笑得够了,捏捏她的掌心:“我不会让你白嫩嫩的小手沾染血腥的。”
      
      他话语里的宠爱让她撇起了嘴,时长日久,她算是看出来了,黄天化年纪虽轻,但很有些大男人的主义。在没有强势到惹她不快之前,她姑且放任他去。
      
      后方突然一阵骚乱,走在前方的人纷纷勒马,频频回顾,问:“出什么事了?”
      
      有人高叫:“小宝的狗子叼来一个人头!”
      
      “是个女人!”
      
      一少年提断首快步上前,还特地拨开乱发让黄飞虎等人看头颅的脸。
      
      黄天化:“咦……是和陈桐一起的那个女人。”他忙向所有人否认,“不是我杀的。”
      
      跟来的少年小宝看了看那张颇有几分秀·色的面孔,指着额上一个浮凸的烙痕道:“她是女奴,可能因公子杀了陈桐,陈桐的手下迁怒于她,让她一并做了刀下之鬼。”
      
      众人认可了小宝的猜测,那少年笑嘻嘻把女奴头颅一抛老远:“小宝,你的狗真有意思。”
      
      小宝突然怒气冲冲喝止懵懂的小狗:“死畜生,下次再乱叼东西,我剥了你的皮!”
      
      小狗臊眉耷眼地折身返回,委屈地朝主人呜咽着。
      
      少年埋怨:“狗又不懂事,凶它做什么?”
      
      黄天化一时不知该和谁道歉:“对不起,这件事我有责任,父亲,我们找个地方将她葬了吧。”
      
      黄天禄不以为意:“奴隶而已,大哥何必自责。父亲,我们快点走吧,不要浪费时间。”
      
      黄飞虎微微点头,命令队伍继续行进。
      
      天化一路无话。
      
      出了关门,哪吒策马追来:“如果你情感上过不去,这时候还来得及。”他是对黄天化说的。
      
      天化摇摇头:“算了。”
      
      哪吒感叹:“所谓仙道贵生,不过嘴上说说。”
      
      天化道:“我又不是故意的。”
      
      “我是在说我自己,我负一千七百杀劫出世,好日子还在后头。”
      
      天化苦笑:“略有耳闻。”
      
      “那个小宝挺有意思,听说他是奴隶出身?”
      
      “入了黄门,就不再是奴隶了。”
      
      月光很努力地扭头去看后面。
      
      只听哪吒悠悠道:“天化,留心看好你的女人,我听说龙性本——”
      
      她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关你屁事,反正淫不到你头上!”
      
      哪吒假装害怕地发抖:“恶龙咆哮,好可怕。”
      
      天化冷汗涔涔,主动把手送到她嘴边:“你要是气不过,就咬我吧……嗷——你还真咬?!”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