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第二十一章 ...

  •   “黄飞虎是个重情义的人。”
      
      月光忍不住道:“那些被抛下的黄门眷属,商王不知会如何对待他们。”
      
      “离开的人若有血性,心中一定无时不刻想着报仇。”
      
      她难忍伤感:“黄飞虎背叛商王,是因为他不愿做商王的奴隶,但那些被牺牲的人,何尝不是他的奴隶,却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
      
      冰夷哈哈大笑,她怨他一眼:“你笑什么?”
      
      “天下熙熙,一盈一虚,一治一乱,何为治?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何为乱?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你可懂我的意思?”
      
      月光道:“这就是男人掌权的坏处了。”
      
      这冰夷虽然身为神灵,倒挺有“男人”的自觉,他脸上现出十分的迷惑来:“我笑人族愚昧。你这话作何意,天下治乱和男人掌权有甚关系?”
      
      “你要是能解我的意,宓妃也不会离开你了。”
      
      冰夷烦恼地篦乱一头银丝:“你们一个个,尽喜欢拿宓妃来气我。”
      
      ……
      
      冰夷偷望她冰雕般的侧颜,以一种颇为自怜的语气道:“男人掌握了这天下的权柄又有何用,只要你们女人笑一笑,汉子们不还得乖乖地听话。”
      
      她在心中给河伯盖棺定戳一个“蠢”字。
      
      所谓划江成陆,即将大江,大河,甚至大海从中划一条线,让水沿着这条线分成两半,而线两边的水则像被两堵墙挡住了一样,不能往中间合拢,江,河,湖,海的底部在这条线的范围内露出来,供过河,过江,过湖,过海的人走过去。
      
      法术作用期间,水底的淤土软泥会暂时成为坚实的硬路。
      
      黄河中游宽约五百里,深约2.5里,行进并不困难,黄天化认得这种与人方便的法术,但为劝服黄飞虎等人下到那两堵波澜壮阔的“水墙”中间费去他好大一番口水,故待河伯的“宝龙香车”去又复返,一大家子人在河底,战战兢兢,小心翼翼,才堪堪走过五十里。
      
      驾在父亲脖子上的七岁儿童黄天祥好奇地伸出指头戳身边壁立的河水,周纪紧张得近乎神经质:“小公子,别惊扰了它。”
      
      黄天禄问:“惊扰谁,黄河里的怪物吗?”
      
      队伍里落在后方的一个青年放声惨嚎:“大河,大河在合拢——”
      
      众人惊惧地回头,果见两道水墙渐渐凝合,翻滚的黄浪正逐一覆盖走过的路……“慢慢走,不要害怕。”月光飞身而下,“是为阻拦追兵。”
      
      “追兵?”黄飞虎问,“你看到了?”
      
      “东方有大队人马迫近,我看到一面白底黑纹的玄鸟旗帜。”
      
      黄飞虎沉声:“是祖伊的追兵。”
      
      “祖伊?”
      
      “祖伊是武丁之长子祖己的后裔,对商王很是忠心。但我不畏祖伊,祖伊毕竟只是凡人,我怕的是闻仲。此人幼年拜师截教碧游宫金灵圣母门下,学成五十载后下山辅佐先王帝乙,他座下有墨麒麟,手持雌雄蛟龙双鞭,法力无边……”
      
      月光嗤嗤笑起来:“法力无边……”
      
      飞虎叹息:“我只知商王派出的追兵若是他,我是断不能活着等到你们了。”
      
      “那为何商王派的人不是他呢?”
      
      “闻太师奉命出征,平定夷方叛乱,离朝13载矣。”
      
      “真是个大忙人呐。”月光感慨着,飞到黄河对岸天化的身边,“你怎么沉着脸啊?”
      
      天化道:“你还怪我脸沉?”
      
      “是咯——”她笑起来甜甜的,“我最讨厌男人摆我脸色看了。”
      
      天化朝前走几步,背对着她:“那你讨厌吧。”
      
      反了!反了!这是要反了!
      
      一行人走了五百里河道,前者踩后人的肩膀攀登上岸,黄天化帮着抱出幼弟天祥,拖拉马匹坐骑,当所有人对着下面那头庞伟的五色神牛一筹莫展,月光粗暴地用长绡将牛捆了猛一提,神牛四蹄当空乱尥,放声惨哞。所幸未有屎尿齐流才勉强保住一代神兽的尊严。
      
      “五色神牛是我征伐东夷驯获的神物,全力奔跑时大地震动,无人可当。”黄飞虎哀悼地抚摸他惊魂未定的宠物,满脸心疼。
      
      此时,以凡人的肉眼也看到了东方地平线上商军的玄鸟旗帜。
      
      冰夷驱水车下:“武成王,渡了黄河又欲何往?不必跪,以免某女怨我视尔等如奴隶。”
      
      黄飞虎拱手作揖:“神灵对我等恩重如山,受再大的礼都是应当的。”
      
      冰夷笑:“如果你未想好去处,我愿给你指条明路——西方的周国是个不错的地方,。”
      
      黄飞虎再拜:“昔日周方伯姬昌在朝歌位列三公,我与他有旧,他若肯纳我等,愿效犬马。”
      
      三公里的九侯鄂侯是多年以前的朝廷重臣,也是较早被商王处决的一批臣子。
      
      九侯的女儿生得貌美,嫁给商王受德做妃子,九女天性不喜床帏之事,触怒商王被杀。九侯受到牵连,商王“醢九侯”,把九侯剁成了肉酱。鄂侯看到九侯父女遭此横祸,极力在商王面前辩解求情,或者说鸣不平,结果也被杀,商王“脯鄂侯”,把他杀死后做成了人肉干。西伯姬昌听说两位同事死得如此之惨,暗里叹息,被一个名崇侯虎的人探得,崇侯虎为有崇氏国君,侯爵,名虎,是商王的重要羽翼。他把姬昌叹息的事告于商王,商王疑心西伯有反意,遂囚他于羑里。
      
      七年后,西伯长子伯邑考带着珍稀的礼物来到朝歌向商王求情,商王封他为大夫,其实就是人质。
      
      商王听到了一些姬昌是圣人的传言,为做检验,他醢杀伯邑考制成饼饵予姬昌食。在黄飞虎的记忆里,姬昌面不改色地食下了那些鲜美的饼饵,然后下跪谢恩。按理说,无人告诉姬昌其子伯邑考正在朝歌之事。但不知为何,黄飞虎觉得,当时众目之下大啖亲儿肉身,吃得满嘴流油的西伯昌,全程都是心知肚明的。
      
      冰夷好心告诉他:“文王姬昌业已故去,如今的周主是他的次子姬发。”
      
      文王?黄飞虎暗地里凛然,原来姬昌已经在西方称王了吗?
      
      辞别了河伯,再往前走就是孟津。
      
      孟津位于黄河南岸,夏朝时属于孟涂氏封国。早商时期孟津距商朝王邑很近,属于畿内之地,为防备西边过来的威胁,商王特在孟津设下孟津关。
      
      孟津关北濒黄河,南依邙岭,有山河作托,关隘便于坚守,形成了以关制河、以河卫关的局势。因其形势险要,易守难攻,成为兵家必争之地。由于孟津的地位如此重要,前期一直都是大邑商的直辖土地,只是到了商朝后期,商朝王邑迁往殷地,才逐渐失去防守。二来,也因孟津之后又设了渑池、临潼、潼关、穿云等关隘,再在孟津上耗费兵力看似是无必要的事了。
      
      镇守黄河孟津的商军早于百年前完全撤走,留下一截土城的残垣孤吊一轮亏蚀中的凸月。
      
      破败的城墙后渐次点染起星罗棋布的火,人们把饼子放在篝火上烤热就水吞咽,周围一片单调的咀嚼声。
      
      孟津,渑池,临潼关,潼关,穿云关,界牌关,汜水关,首阳山,桃花岭,燕山,岐山,西岐。
      
      黄天化捡了根树枝在地上圈圈画画,规划出一条从孟津至岐周的路线。
      
      “渑池的邑主是张奎与其妻高兰英,他夫妻二人俱是法术高强的奇人,张奎善使地行术,可日行一千五百里,手使一把长柄大钢刀,坐骑乃一匹独角乌烟兽。其妻兰英夫人更是身怀异宝,那妇人有个红葫芦,中藏四十九根太阳神针,可封人眼目。但毋用担心,我知道一条路,可绕过他二人……”
      
      “那临潼关呢?”
      
      “扼守临潼关的乃是张凤,与我父亲黄滚,即你的祖父有一拜之交……”黄飞虎见天化笑,“不要高兴太早,张凤其人,傲慢且迂,那点交情他哪放在眼里。”
      
      “不,父亲,我是笑,既与祖父论交,他的年龄恐怕已经很大了。”老家伙还能蹦跶多久。
      
      黄飞彪跟进来一句:“越老越顽固。”
      
      “潼关主将陈桐与我有隙,他昔日在我麾下犯了军令,本该枭首处死,众将为之求情才许他立功代罪。然后,我向大王请愿,将他调离朝歌至此,如今他见我落魄定会寻机报复。”
      
      “他很厉害?”
      
      “陈桐武技平平,但身上有一据说是异人秘授的火龙标,最擅诈败而走继以暗器伤人。当年正是他玩弄左道法术误杀了庶人,我才要处置他。”
      
      黄天化一脸牛逼:“不足惧。”
      
      ……
      
      “穿云关的守将是陈桐的兄弟陈梧。界牌关……”黄飞虎停了一息,“你的祖父黄滚在那儿 。”
      
      天化又笑出了声:“好办,跟他说说他家大王干的好事,你们几个小的——”他挨个点眼巴巴看他的三个弟弟,“都给我放声地哭,争取用亲情感化他。若有必要,我到时陪你们一起哭。”
      
      黄天禄拍开天化手指:“到时叫你的女人扮个大肚子,说已怀了黄家的曾孙……”
      
      莫cue我!月光勃然大怒:“你住口,我不是他的女人,他也没能耐让我怀孕!”
      
      “是,我住口。”天禄干脆地捂住自己的嘴,憋不住地发笑。
      
      黄天祥困惑地问天化:“真的吗?”
      
      四周响起零落的笑声,黄飞虎发觉二人一路没怎么说话,正要劝说天化几句,几个嫌口淡外出打猎的青年慌慌张张地跑来跪在地上:“主人,外边有妖!”
      
      黄明第一个长身立起:“什么妖,你看到了什么?”
      
      天化坐在原地未动:“我没闻到妖气。”
      
      月光道:“也许是个千年万年的大妖,你闻得到妖气就怪了,略略略。”
      
      黄飞虎皱眉:“你可看清妖长什么样子?”
      
      “回主人,他长得一副人样。”
      
      周纪性急跳将起来:“究竟是人是妖?”
      
      “看起来像个人,但长得特别妖。”
      
      ……
      
      黄天化、黄飞虎、黄飞豹等人决定出去一看,要同去的黄天禄被父亲喝退悻悻而回,留下的人各都警戒地按住了手边的武器。
      
      他们很快回来了,中间簇拥着一个同黄天化差不多大的少年。
      
      “白鹤师兄跟从你们一路,知道了你家的事。清虚师伯与师父怕你一人难以应付,便派我过来帮你们。”
      
      天化含笑:“好个阴险的白鹤,居然一直跟着我们。不过我可不是孤身一人,有她呢。”
      
      那少年扬起一张俊艳的面孔朝她的方向望望,叹:“终究是个女子。”
      
      天化大惊地抓住少年衣袖:“哪吒,你不要这么说她,她还在跟我生气!”
      
      黄天禄凑来与她咬耳朵:“勿怪人把他当成妖,确实挺妖的。咦,你脸色怎么这么不好看?”
      
      她冷冷:“我的脸色……今天好看过吗?”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