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第二十章 ...

  •   与女游兮九河,冲风起兮横波。乘水车兮荷盖,乘驾两龙兮骖螭。
      
      ——《九歌·河伯》
      
      河伯,本名冰夷,或称冯夷,“九折注海而流不绝”的滔滔黄河之神。“河者水之伯,上应天汉”,为“四渎之源”(长江、黄河、淮河、济水的合称),故称河伯。传说河伯是位不守帝规的放浪之神,身边总是伴着各式各样的美女,他的伴侣洛水女神宓妃伤心愤怒之下也与被妻子嫦娥冷落的射日英雄大羿相好,两个失意的人互相慰藉。别看河伯他自己四处拈花惹草,当看到宓妃和别的男人在一块儿,他禁不住妒火中烧,化作白龙飞到天上兴风作雨,存心打搅底下二人的约会。但大羿也不是吃素的,他冷冷一笑,祭出吃饭的家伙直接射瞎河伯一只左眼。宓妃可傻了眼,她恨大羿残忍心疼河伯,又觉得河伯不配她的安慰,为难之下索性两个男人都不要,孤身返洛水下定决心从此独自美丽。
      
      宓妃彻底不要他了,河伯守了“鳏”,脾气越来越暴,一怒之下洪水四溢,为安抚这位鳏夫的失妻之恨,民间祭祀便有了为河伯“娶妇”的习俗。
      
      “我听说河伯住在黄河砥柱处的从极之渊,这离他住的地方那么远,他会知道吗?”
      
      ”别说话!”月光恶狠狠地打断黄天化,张耳倾听水里的动静。
      
      天化还要继续多嘴:“你刚才为何问我父亲认不认得你师父?”
      
      “以后再告诉你。”
      
      黄天祥穷极无聊,学月光的样要把石子掷入水中,被周纪给拦下:“小公子不可不敬。”
      
      黄天禄质疑:“真的有用吗?”见月光看过来扮起一个温情脉脉的笑,“我的意思是,也许河伯今天不在家呢。”
      
      黄飞虎的兄弟黄飞彪在那儿高声叹气:“我们凡人是弄不懂神仙的事的。”
      
      “河伯是不是嫌礼物薄了,要不我把我的衣服丢给他吧?”
      
      “别冒傻气。”月光去捉黄天化的手,天化嬉笑着反手握回。
      
      二人拉拉扯扯,打打闹闹,直到旁人脸上都露出酸意,空中突然落下年轻男子含笑的声音:“你这须眉浊物的衣服不要臭到了我。”
      
      天化大怒:“谁,是谁辱骂我?”
      
      月光指着天空大叫:“是河伯!”
      
      河伯坐于荷叶为盖的水车,驾乘四龙从云端奔乘而下。
      
      “淑女与我游九河可乎?”
      
      沁浓厚水汽的狂风在天化等人身边掠过,待他们睁开眼睛,现场已然少掉一人,河伯的车驾也远游无踪。
      
      “哦,果然有神灵!”人们纷纷击掌赞叹,引以为奇。
      
      “她,她呢?”
      
      天爵道:“似乎,似乎是给河伯掳走了。”
      
      黄天化闻言差点背过气去,天禄的自语更是在他的心情上浇了把火:“河伯果然喜欢美女。”
      
      黄飞虎按住心急如焚的儿子:“天化不可莽撞,你知道上哪儿找她吗?”
      
      黄飞豹温言:“天化,你不要着急,河伯是尊贵体面的神灵,不会伤害你的姑娘的。”
      
      天化气得拂袖:“你们不要把所谓的神灵看得太伟岸,如果神灵也有体面与不体面之分,那河伯肯定是最不体面的那个!”
      
      黄飞虎劝慰:“我们再等等吧,月姑娘是水中龙子,她与河伯同为水神,定然不会有事。”他补充,“河伯是十分古老的神灵,虽然喜怒无常,但总不见得是恶的。”
      
      天禄微微一笑:“父亲,大哥怕的不是河伯恶不恶,我曾听族里的巫者说水族重欲,龙性本……”
      
      黄天爵踹他一脚:“你少说两句!”
      
      月光坐在河伯的水车上。
      
      河伯冰夷是鱼尾人身的俊美男子,样子很年轻,看上去只有不到20岁。头发呈银白色,眼睛和鳞片是流光溢彩的琉璃色,但左眼的颜色要浅些。他的身上散发出淡淡的水香。
      
      九曲黄河,浊浪滚滚,四条螭龙拖曳水车在浪峰间穿梭如飞,河伯车驾过处涛波狂澜尽皆俯伏听命。
      
      眼前的滚滚巨流,忽而化为相距各两百里的九道支流,即徒骇、太史、马颊、覆鬴、胡苏、简、洁、钩磬、鬲津。
      
      冰夷睥睨:“九河,何如?”
      
      月光攥紧裙裾:“壮阔。”
      
      他们转向上流急驰,神灵不经意间的敞笑,引发冲天而起的飓风,挟带如山的巨浪壁立而起,又天崩地裂般四碎而下。
      
      “你不必怕我,我只是寂寞,想让你陪伴我一会儿。你身上有媖子的气味,是她什么人,莫不是女儿?”
      
      月光绷紧的神经渐渐松懈:“我是她的徒弟。”
      
      冰夷慨叹:“想不到她也收徒了,她真是收了个好徒弟。小淑女,你且回去帮我问问你师父,我送她的玉可还带在身边。”
      
      好个花心的河伯,月光想,只可惜自家姐姐对他不怎么上心的样子。
      
      她嘴上答应,趁机道:“我有一事相求……”
      
      冰夷摆手打断:“媖子和我打过招呼,我已划江成陆,他们有一个时辰的时间过到对岸。人世纷乱,我不想理会,说说你,你叫什么?”
      
      “月光。”
      
      冰夷淡淡:“不是坏名字,但叫出去不够响亮,难让世人记住,我再送你个别号——望舒,如何?”
      
      月光道:“好,好滴很。”望舒听着也不响亮啊。
      
      “师父托你相助的人就是黄飞虎么,我不久之前还问他,他说并不认得我师父。”
      
      冰夷哼了一声:“这你得问你师父了,这辈子不认识,兴许前生认识。你师父是个风流的,当年不仅玉虚门下两大金仙为她险些反目,人间也留下情债无数,所幸凡人命短,不然那些男子的妒火有她好受。”
      
      月光睿智一笑:身为一名海王,只要实力强过池子里任意一条鱼,小黑屋就没在怕的。
      
      “那傻小子是你情郎?”
      
      月光知道他指的是黄天化,有些羞涩地点了头。
      
      冰夷再问:“第一个?”
      
      她假装贞洁烈女,十分羞涩地点了头。
      
      “相识多久?”
      
      “半载。”
      
      河伯突然苦口婆心起来:“仙年辽阔悠长,你年纪尚轻,需多尝试,一颗心老挂在一个人身上,多无趣。”
      
      她目瞪狗呆:河伯宓妃曾双双协助大禹治水,河伯献河图,宓妃献洛书,但其实你河伯献的不是河图,而是八卦图吧。
      
      他们的车驾升到了极高处,放目但见云海茫茫,万山皆伏,黄河如丝,飘忽而去。
      
      她抱怨:“你再不送我回去,光天化一个的妒火就有我好受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