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十九章 ...

  •   他是当时唯一往天上看的人。
      
      龙在这年头不是稀奇生物,但背着条船到处飞的龙却是闻所未闻,他再定睛一瞧,才发现原来船下还有个人顶着。
      
      他猜那是神仙,神仙行事总是异于凡人。但神仙也通常明辨是非,救苦救难,就像此前若非某不知名的热心神仙使出一招乾坤大挪移,连他与兄弟儿子在内叛出朝歌的五十余口早被祖伊逮了回去下油锅了。
      
      大河剪道,既无舟楫,也无桥梁,他们这一行人已然到了穷途末路,被商人军队赶上只是时间问题。
      
      所以只能尝试碰碰运气,寄希望于祖宗神灵的保佑。
      
      月光坐在船舷上等天化,但也一开始就注意到了那个偷偷接近的人。
      
      人高的野草被一双大手分开,露出一条胡子拉碴的巨汉。
      
      月光动动身子往后挪一寸,仰头看着他。
      
      男子放低魁梧的身躯,尽力让他那张好几天没修的面上露出一丝笑来:“小淑女莫怕,我不是坏人。”
      
      月光抿嘴微笑,意思是我不怕,这男子虽然形容狼狈,但衣衫绝不褴褛,她见过穷人的模样,知道他们穿什么样的衣服,而眼前这位显然是落难贵族。她同样注意到他面善的英挺五官,那双俊秀又温柔的眼睛尤其像啊。
      
      男子见她微笑大受鼓舞,问:“小淑女可是神仙?”
      
      月光谦虚道:“只是粗通一些法术,不敢僭称神灵。”
      
      “这船是你的么?”
      
      点头。
      
      “我想借仙子的船渡河,可否?”
      
      月光站起来:“用船当然可,但船不独属我一人,还要看我朋友的意思,你等等吧,他马上就回来啦。哎,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把心一横,单膝跪下道:“我已经走到了绝路,不敢隐瞒仙子什么。在下姓黄名飞虎,前身是殷商镇国武成王,家族七世忠良,战功卓荦,只因性情耿介得罪了小人,小人诬我有反心,让商王疏远我。我的妻妹都因商王而死,贞人说是神灵的意旨,但她们是我至亲,我如何能当做没发生过呢……”
      
      黄飞虎说起伤心事,眼泪哗哗的流,月光又是替他难过,又很不好意思,她从身上搜出一块鲛帕给他擦泪:“我不懂人间朝堂的事,但我觉得你做得对,你是个真正的男子,快起来吧。”
      
      回来的黄天化见月光给一个陌生男人擦泪,姿态很是亲密,眼睛都看傻了:他才离开一小会儿啊……
      
      他大踏步过去拽开月光,毫不客气地对那男子道:“你是什么人?”
      
      月光怒叱:“天化不得无礼!”
      
      天化说:“我偏要对他无礼,你和他认识吗?”
      
      “从前不认识,现在认识了。他是殷商的武成王黄飞虎,商王害死他的妻子妹妹,他不得才已背叛原来的国家。现在他要借我们的船渡河。”
      
      黄天化面色缓和了许多:“商王为何害他的妻子妹妹,帝王都是这般滥杀无辜的吗?”
      
      黄飞虎打量天化的面孔暗自惊讶,道:“商王祭祀先王先妣,贞人卜筮,说祖宗今年需要特殊的祭品……”然后他再也说不下去。
      
      “祭品?”月光瞠目,“你说你得罪小人,会不会是小人买通贞人,故意要害你呢?”
      
      他凄苦地摇头:“无论是否有小人,我的妻子妹妹总归是商王杀的。况且帝王多疑而雄猜,他要借此测试我的忠心也未可知。好比他醢杀伯邑考制成饼饵予西伯食,就是为了试探西伯的顺服之心啊。”
      
      黄天化扭头骂了句什么。
      
      月光想,他会不会是姐姐说过的朋友,问:“先生可认识一个叫女媖的神仙?”
      
      黄飞虎否认:“我只知有不少截教门人在殷商做官,但未曾听过你口中的女仙。仙子,为何有此一问?”
      
      ”没什么。”她决定就此揭过换个话题,“你们两个真是像啊,而且都姓黄呢。”
      
      天化道:“世间长得像的人很多,一个姓也没什么奇怪的。”
      
      黄飞虎觉得月光这话来得蹊跷,但很合他的意思,他向天化靠近一步:“小仙君竟是姓黄么,那全名岂不是叫——黄天化?”之前月光喊他的名字,他用心记下了。
      
      他前进,天化则后退:“我是叫黄天化,但你别叫我什么仙君,怪怪的……”他别过头去。
      
      “是——”黄飞虎大着胆子说,“我应该叫你儿子。”
      
      月光鼓掌欢呼:“恭喜天化,你有爹爹啦!”
      
      “去去去!”黄天化翻个白眼,“你大可不必为了渡河,就瞎认儿子啊。”
      
      黄飞虎将他一把抓住:“我且问你,你父母是谁?”
      
      天化像只小鸡在他手下挣扎:“我怎么知道,师父从奴隶贩子手里救的我,可能我父母实在太缺钱就把我卖给了奴隶贩子吧。”
      
      “你今年几岁?”
      
      “16……”
      
      黄飞虎一个熊抱:“是了,你是我儿子!”
      
      天化被对方铁棍似的胳膊勒得直吐舌头:“一个凡人,为何这么大力气……”
      
      黄飞虎抱得够了,又猛把少年按到眼前:“天化,我告诉你当年的情形,13年前商王宴飨诸夷来宾,王邑朝歌到处是陌生人。你虽只有三岁,但非常好动,总喜欢甩开奴隶自己跑出去……你就是在那个情形下不见的。我们上祷神灵,下问巫卜,奈何神灵无应,贞人也尽是无用的饭桶。你,你可知你母亲为此哭了多久……”
      
      天化惶恐地摇头。
      
      父亲抚摸他的面孔,满怀柔情又泪如雨下:“倘若你母亲的魂灵在另一个世界有所感应,她该多么高兴……”
      
      天化羞赧:“你快别哭啦,小月亮,你安慰安慰他,这是你擅长的事。”
      
      月光咬着小手指故意看其他地方:“谁的父亲谁安慰,而且他拿着我的鲛帕呢。”
      
      待黄飞虎情绪平复,就要拉天化去认他的叔叔兄弟。其实先前的天祥听到这里有动静,早回黄门驻扎的地方通报了其他人。
      
      黄飞虎有黄飞彪黄飞豹兄弟二人,又有黄明、周纪、龙环、吴谦四个结义兄弟。次子黄天禄,今年14岁,三子天爵12岁,最小的黄天祥则只有7岁。
      
      这支队伍余下的四十人都是黄门家将,如日中天的青壮年。黄飞虎叛出朝歌不可能带走一支军队,因为殷商的神权军权皆握商王一人之手。内服王畿千里,外服关卡重重,除去无论如何也舍不下的儿子,他也没法再带上其他妇孺老弱。
      
      他们留在朝歌的家小会遭受什么对待,这是每一个离开的人不敢细想也永远回避的。
      
      多可笑,他们为女人叛逆,但逃跑的时候却“忘记”了女人。
      
      天化的叔叔们待他很热情,几个弟弟却还未习惯这个突然出现的“神仙”大哥,打过招呼后就茫然地站在了边上。
      
      黄家次子大着胆子和月光搭话:“你是他的女人么?”
      
      月光不喜他的表述,简短道:“我们要好。”
      
      对方凝视着她含笑:“有多要好?”
      
      月光不可思议地看他一眼,他才14岁,小小年纪已经学会卖弄风情,可以推知平日的为人。
      
      “二哥,不要僭越。”
      
      黄天禄气恼地瞪他:“你这么快就叫我二哥了?”毕竟在公认业已死去的黄天化出现之前,他一直是以黄家长子的身份示人。
      
      “天化是我们的大哥,你难道不高兴?”黄天爵人站得笔直,说话也硬挺。他长得竟和天化有五六分像,但眉骨略高,目光深邃,有些阴郁孤绝之气,和开朗的天化是截然相反的类型。
      
      月光看着黄天禄说:“天化好不容易回到亲人身边,你们要友爱他。”
      
      她不及天禄开口又道:“我们会想办法帮你们渡河。”
      
      所有人聚到黄河边,天化望着滚滚黄水兴叹:“水流太急太大,就是有船也会被吞没的。”
      
      这里除天化以外唯一知道月光真身的黄飞虎心里有个请求,但他自觉不好意思开口。黄飞虎哪里知道,他们这些人的肉骨凡胎重似泰山,区区一条小龙哪里驮得起。
      
      天化突然问:“父亲,姑母做了多年商王的妃子,她有孩子吗?”
      
      这个问题恰似一支无形的飞来的箭,喧闹的人们一下子寂静了。
      
      黄飞虎嗫嚅:“有……飞英有个女儿,小你一岁。”
      
      天化理所当然道:“等我忙完你们的事,就杀去朝歌救妹妹。”
      
      黄飞虎劝阻:“天化,别去了,你会失望的……”商王连亲生的两个王子都能下手,还会在乎一个女儿吗?
      
      天化没有回答,经他决定的事情无可更改。
      
      月光来到他身边:“天化,我想到了,我们可以求助河伯。”
      
      黄天化看看大河,看看她:“如何求助?”
      
      她微笑:“我听说他喜欢美女。”
      
      天化面上酸酸的:“你难道要下去找他?千万别,我今天已经烦恼得够了。”
      
      “我不会以身犯险。”她说着截下一块尤带香气的素白纱披,令其随风而去。
      轻如鸿毛的鲛绡在哮吼的浪涛上一掠而过,人们看得分明,是什么东西把它抓下去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